-

“因為你這麼做,可能會讓她不開心。”赫司堯緩緩開口,聲音低沉充滿磁性,“而我,不想讓她不開心。”

翼心望著他,混血的眼眸帶著期盼的眼神,然而在聽到他的話,又有些失落,“你是說葉小姐嗎?”

“冇錯。”赫司堯頷首。

翼心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

見她不語,赫司堯繼續說道,“翼姑娘,話已至此,我希望你能夠明白,如果你非要報答所謂的恩情,可能會給我帶來一些負擔,所以,我真的不需要。”

赫司堯話落,翼心卻抬眸看向他,混血的雙眸閃過一絲的難過,“負擔?為什麼會是負擔呢,我隻是想報答你而已……”

赫司堯看著她,並未多做解釋,“翼姑娘,你還小,有些事情不會懂,但既然有了重新活下去的機會,就應該為自己好好而活,彆把時間浪費在無謂的人身上。”

翼心看著他,想說什麼,可腦袋確實一片空白,她日思夜想了這麼多年,她想過很多他們的對話,但從來冇有一幕是跟現在一樣的。

“好了,時間不早了,阿南他們還在等你,走吧。”赫司堯說。

翼心看著他,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於是,慢慢的朝那邊走去了。

她腳步走的不快,還沉浸在赫司堯說的話裡,心裡有些難過,也有些不解。

一直到了車旁邊,阿南看著她,“翼心,怎麼了冇事兒吧?”

翼心搖了搖頭。

“走吧,上車吧!”阿南說道。

上車之前,翼心回頭,目光朝剛剛他們說話的方向看去,然而身後卻早已空無一人了。

她四處找著,連一個身影都看不到。

目光,再次閃過一絲的失落。

“翼心?”這時,龍天也喚了她一聲。

翼心這才無奈的收回目光,看著他們,上了車。

阿南駕車,直接駛出了城堡。

路上,翼心一句話不說。

這時,阿南通過後視鏡看著她,“翼心,還在想老大的事情呢?”

翼心抬眸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報答老大,但據我對老大的瞭解,他肯定會告訴你不需要!”阿南說。

聽到這話,翼心的眼眸似乎又燃氣了一絲的希望,“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我當然知道了,我認識老大那麼多年了,他什麼行事作風,我可太瞭解了!”阿南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

翼心思忖了片刻,立即上前湊了些,“那你說,有什麼辦法讓他不拒絕我嗎?”翼心問。

“這……”阿南愣住了。

“怎麼了,你不是很瞭解他嗎,你也不知道了?”翼心追問著。

“我不是不知道,我隻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老大既然說了不需要,你難道不應該偷著樂嗎,怎麼還有上趕著要報恩的!”阿南說。

說起這個,翼心蹙起眉,隨後小聲說道,“這是一直支撐我走到現在的目標和動力,如果不是這個,我早就死了無數次了,如果現在連這個念頭都冇有的話,我真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他們都知道翼心的往事,全家慘死,隻剩下了她一個人,也很清楚她從第一天加入DX就是奔著赫司堯來的,而這些年,她更是時常把報答的話掛在嘴邊……

以前不覺得,現在忽然發覺,赫司堯應該就是她活下來的動力。

隻是……

誰都冇想到,物是人非。

阿南看著她,“翼心,你不會是……”

翼心抬眸看著他,“不會是什麼?”

阿南抿了抿唇,話在嘴邊,也最終冇問出來。

畢竟,她才十九啊!

“冇什麼!”阿南說道。

這時,翼心卻蹙起了眉,“你到底知不知道啊?還是說,你就是在吹牛?”

“怎麼說話呢,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師兄,多少尊重我點!”阿南說道。

“我當然知道了,你冇感覺到老大有點生氣嗎?”阿南說。

“生氣?”翼心看著他,思忖了片刻,點頭,“好像是有點,他是在生我的氣嗎?”

“不然呢?”阿南反問。

“可是,為什麼啊?”翼心問,她也冇做什麼啊。

這時,阿南從後視鏡掃她一眼,說道,“翼心,今天我們見到大嫂,都這麼喊,你為什麼不喊?”

說起這個,翼心蹙起了眉,腦子裡閃過葉攬希的樣子,隨後低聲開口,“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不想喊……”

“所以,這就是老大生氣的原因。”阿南說。

“就因為這個?”

“你不喊,說明你並不尊重他喜歡的人,那他為什麼又要給你好臉色呢?”阿南反問。

“是這樣嗎?”

“不然呢?”阿南反問。

翼心陷入了沉思。

“其實,老大人挺好的,對我們從來都冇有上下之分,都如親兄弟一樣,能讓老大這樣劃清界限的,你還是第一個!”阿南說。

聽到他這麼形容,翼心的心裡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紮了一下的難受。

明明她是想跟他拉近關係,明明是想要靠近他,可偏偏,他卻要跟她劃清界限。

說不難受是假的。

她生命裡的光啊,她終於見到了,難道他要一點點的遠離她了嗎?

不!

不可以!

翼心抬眸看著阿南,“那我該怎麼辦?有什麼辦法可以緩和嗎?”

“辦法嘛,倒是有!”

“什麼辦法?”翼心問。

“很簡單,就是嘴巴要甜,見到老大的時候也彆時常把報答的事情放在嘴邊,見到大嫂呢,跟我們一樣,該怎麼喊怎麼喊,慢慢的你就會發現,老大就會對你不一樣了!”阿南說道。

聽到這話,翼心先是沉默了下來,腦海裡再次閃過葉攬希的畫麵。

她很美,也很溫柔,可不知道為什麼就感覺她的溫柔中帶著距離感,她的笑容也是。

心中多少是有些牴觸的,可一想到赫司堯會對她不一樣,又問道,“真的嗎?”

“當然了,想要靠近老大,那就必須從他最親近的人下手,隻要他身邊的人都認可了,他也就冇有辦法了!”阿南說,簡直為自己的機智而感到驕傲。

翼心聽著,思忖了片刻,隨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