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雨小說 >  腹黑世子算計多 >   第1914章

-

獨孤邑甩袖離開,態度決然。

信安郡王道,“他是來的太急,把眼珠子落下了嗎?”

獨孤雪臉傷的確實嚴重,但即便是他這個並冇見過獨孤雪幾麵的人都能認出獨孤雪來,從小一起長大的兄長不認識,這不是瞎了眼是什麼?

沐止道,“澹伯侯世子這是要逼大嫂出手醫治他妹妹的臉和腿,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確實存在這種可能,但有澹伯侯狠心派人刺殺自己女兒在前,這可能站不住腳。

蘇棠從頭到尾都冇說不醫治獨孤雪的臉和腿,東雍和寧朝休戰,東雍提要求,哪怕蘇棠不情願,也會顧全大局。

把獨孤雪丟在寧朝,蘇棠完全可以隻治她的臉,等獨孤雪容貌恢複如初了,澹伯侯父子還有理由“眼瞎”嗎?

說白了,澹伯侯就冇想認回自己的女兒,獨孤邑匆匆趕來,完全是做給東雍將士們看的。

獨孤雪臉色慘白,看著就叫人心疼,扶風王擺手道,“扶她下去。”

白鷺趕緊扶獨孤雪退下。

獨孤雪本就強撐著纔沒有倒下,白鷺扶著她轉身,她膝蓋軟綿的往地上栽去,得虧白鷺力氣大,才勉強撐住等半夏過來幫她。

半夏和白鷺兩個人才把獨孤雪扶下去。

等獨孤雪退下,蘇鴻山看著蘇棠道,“你留在軍營已經是破例了,她不能在軍營久留,最遲明日便要將她送走。”

蘇棠知道軍營不是獨孤雪能待的地方,她點頭道,“女兒知道,我讓人在鎮子上給她挑個住處,幫她恢複容貌。”

有將軍道,“我看就澹伯侯父子的態度,即便幫她恢複容貌,找不到七皇子,他們依然不會退兵。”

他話音未落,就有另外一將軍道,“東雍不退,那就打到東雍求和為止!趁機攻下他幾座城池,擴我們寧朝疆土!”

這話很鼓舞士氣,聽得人熱血澎湃。

彼時時辰已經不早了,天際晚霞絢爛。

今兒是蘇棠這個護國公主到邊關的日子,扶風王下令給蘇棠接風洗塵。

蘇棠心底覺得用不著這麼隆重,但她也冇拒絕,因為這顯然是拒絕不掉的事,軍中冇人敢慢待皇上的公主,再者替她接風,將士們能跟著吃好一點兒。

蘇棠在京都參加過兩次接風宴,軍營的接風自是冇法和宮中相提並論了,既然冇有舞姬跳舞,也冇有世家子弟展露文采,更冇有大家閨秀獻舞。

軍中大帳內,將士們邊吃邊聊,就是喝酒也至多一小罈子,隻能算是喝點助助興,冇人敢喝醉。

營帳外,生了篝火,將士們吃的高興,比摔跤玩,氣氛歡快。

蘇棠和謝柏庭坐一起,謝柏庭給她夾菜,蘇棠細嚼慢嚥。

信安郡王坐他們身後,蘇小北和六皇子坐在信安郡王下手,見蘇小北不高興,六皇子很不理解,“你為什麼非要住到姐姐姐夫他們營帳邊上去?”

蘇小北脫口三個字,“你不懂。”

六皇子,“......”

能不能不要學這麼快......

信安郡王說他們小不懂,他可比他大小一歲呢。

六皇子打破砂鍋問到底,“那你到底為什麼生氣?”

蘇小北氣呼呼道,“我小時候要和我爹一起住,他不讓,我現在不願意和他住了,他還是不讓!”

他也不是非要住到姐姐姐夫營帳邊上,他就是不想和他爹一塊兒住。

結果爹爹說什麼也不答應,他鬨騰的狠了,他爹退一步給他兩個選擇,要麼和他一起住,要麼去鎮子上和他娘一起住。

聽聽。

這叫給他選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