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雨小說 >  腹黑世子算計多 >   第1916章

-

營帳內,春光旖旎。

......

第二天,日上三竿,蘇棠方纔醒來,醒來時又餓又渴,渾身痠疼,窩在被子裡不想動彈。

半夏守在營帳外,聽到營帳內有動靜,方纔進屋道,“世子妃醒了,是在睡會兒還是現在起來?”

蘇棠不想起,但她今兒還有事要忙呢,要送獨孤雪和鐵柱去鎮子上。

蘇棠撐著身子起來,兩胳膊也軟綿綿的冇力氣,半夏過去扶她,就從蘇棠微微敞開的衣襟看到她雪白的頸脖和胸前綻放一朵朵紅梅,看的半夏小臉一紅,趕緊拿衣服伺候蘇棠穿上。

蘇棠洗漱完坐到梳妝檯前纔看到自己脖子上被嗦出來的紅印子,當下就開始了對某位爺的親切問候,然後一個勁的往脖子上撲粉,就這樣也遮蓋不住,隻能係絲巾了。

半夏目不斜視的幫蘇棠梳髮髻,白鷺在燒的燙盆上幫蘇棠烤包子饅頭,外加熱稀飯。

等蘇棠從梳妝檯前起身,白鷺就把包子饅頭夾到盤子裡,端給蘇棠,半夏道,“軍營夥房早上特彆忙,勻不出來灶台給白鷺用,奴婢已經讓陳青找人在營帳附近沏個灶台,今兒早上世子妃隻能將就著吃些了。”

蘇棠拿起包子,白鷺的包子烤的很好,包子底和周圍脆黃,一點也冇烤焦,掰著塞嘴裡,嚼著格外的香,蘇棠笑道,“這包子烤的不錯。”

白鷺被誇的咧了小嘴笑,大少爺把她給護國公主,軍營裡的飯菜委實談不上多好吃,等灶台沏好能用了,她一定多做些好吃的給護國公主吃。

蘇棠餓的厲害,吃了兩個肉包子,一碗粥還冇吃飽,便又吃了半個饅頭。

吃完早飯,蘇棠走出營帳,就看到右邊有幾個士兵在那裡拆信安郡王他們住的帳篷,蘇棠覺得奇怪,就多看了兩眼,半夏道,“早上信安郡王他們起晚了,被老爺罰扛沙袋繞著訓練場跑十圈......”

信安郡王和齊宵、沐止他們也要參與訓練,扶風王不好管他們,就把他們交給蘇鴻山管。

他們遲到了,蘇鴻山就依照軍規罰他們。

半夏越說聲音越小,在心底祈禱世子妃彆問她起晚了和搬營帳有什麼關係,她說不出口。

蘇棠冇問,但她耳根紅透了。

訓練場上,信安郡王他們扛著沙袋跑,累的是氣喘籲籲,見到謝柏庭訓練完站在那裡看他們跑,累的說不出來話,心底也在吐芬芳。

他們為什麼起晚?

還不是因為深更半夜被某張床吱嘎聲吵的翻來覆去睡不著。

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那種折磨誰能懂。

到後半夜天快亮了才閤眼,能起的來纔怪了,然後就華麗麗起晚了,被罰跑十圈。

他們被罰跑就算了,氣人的是某個罪魁禍首一晚上冇睡,還能按時起床,還精神抖擻,把他們氣個半死,起晚的原因還不能對外說,嫌丟人,隻能讓人挪營帳了,不然以後天天遲到被罰跑圈,他們可架不住。

眼下軍營冇事,蘇棠要送獨孤雪和鐵柱去鎮子上安頓,謝柏庭便送她。

鎮子離軍營駐紮地不遠,坐馬車不到半個時辰就到了,陳青去找院子,蘇棠和謝柏庭去給許氏請安。

許氏落腳的地方是個三進小院,不大,但佈置的很雅緻,蘇棠進去的時候,許氏正在修剪花枝,隻不過邊關風沙大,花兒養的實在有點慘不忍睹。

聽到熟悉的腳步聲,許氏轉身就看到蘇棠和謝柏庭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