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冷嗤。

怎麼看顧綰綰也不像個傻的。

知道安德烈有些誤會,顧綰綰解釋到,“您聽說過臉盲症嗎?”

安德烈審視的視線再次落在顧綰綰的臉上,她的眼神很真誠,如果這樣還能說假話的話,她可就真的太厲害了。

“願聞其詳。”安德烈說了一句標準的中國話。

“臉盲呢是分辨不清人臉,記憶模糊。我呢,是分辨不出名字。”顧綰綰說,“尤其是姓霍的,我很難記住。”

她依稀記得哈尼也是姓霍,老男人也是姓霍,可具體叫什麼,她真記不起來。

“你說的那個人,也許見麵我會認識,但是你問我我就想不起來。”

安德烈不信,因為顧綰綰說的這個病,他聞所未聞。

兩人又簡單聊了幾句,便走到了校餐廳門口。

“安德烈先生,我請您嚐嚐我們這的學生餐吧。”顧綰綰說著,在兜裡摸飯卡。

“不用了,今天隻是路過這裡,中午還有個飯局。”安德烈跟顧綰綰行貼麵禮,“有機會我請你吃飯。”

“那怎麼好意思呢。”顧綰綰尷尬抓抓耳朵,歪著頭補充:“我隨時有空哦。”

安德烈看這女孩也是真實的可愛,雙方交換了電話。

恒大集團一整天都被冷空氣覆蓋。

上至高層副總主任,下到維修保潔,一個個跟如臨大敵一般,都冇人敢大聲說話。

秘書辦更誇張,隻能聽到敲打鍵盤的聲音,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首席秘書將一個檔案夾塞子季寒的手裡,指指總裁辦的門然後風一樣消失。

季寒撇嘴,他今天捱罵的次數比吃飯都多,轉頭,看到首席秘書躲在卡座裡可憐兮兮的朝她作揖,他又心軟了。

行把,就當加餐了。

砰砰,敲了兩下,季寒推門進去。

“總裁,明日星設計大賽已經關閉報名通道了,今年一共有……”

話說了一半,就看到男人深邃狹長的眼眸掃過來,一眼就能冰封千年。

季寒一個寒戰,心說得罪您的是太太,您瞪我乾嘛。

他抿嘴,努力揚起一個尷尬的笑,“霍總,安德烈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去了京大,要讓他來說一下詳細情況嗎?”順便彙報一下關於太太的事情。

霍世成鐫刻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眼眸更是跟寒潭一樣冰涼刺骨。

“很閒?”薄唇輕啟,冷冷吐出兩個字。

季寒脊背生寒,往後退了一步,“宋遠陷害太太,已經被警方帶走了!我會知會秦隊長好好招待他。”不怕死的繼續說。

“滾。”男人攥著鋼筆的手微微用力,低頭繼續工作。

“另外,京大男的神教授邀請太太做他的私人助理。”季寒快速說完,拉開門就跑。

彷彿慢一步,就會被男人冰刃一般的視線給殺死。

砰。總裁辦的門關閉,季寒籲了一口氣。

屋內,男人如黛的眉峰緊蹙。

京大的男神教授?嗬嗬。

霍世成端起桌上的咖啡,並冇有要喝的意思,而是手腕一轉……適量的將咖啡灑在了衣袖上。

屋外,首席秘書從卡座探出頭,一眼看到季寒手裡抱著的檔案,失望的搖頭,又失敗了。

她剛要坐下,辦公桌上的內線響了,她捧著電話,嘴唇都在發抖,“霍總有什麼吩咐……好,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首席秘書籲了一聲,季寒抬頭看過去。

“總裁讓你進去。”首席秘書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記得把檔案給霍總。”

季寒想死的心都有了,硬著頭皮再次返回總裁辦:“霍總……”

“讓人送件衣服過來。”男人正在拿紙巾擦拭袖口沾到咖啡漬,狠狠咬著‘讓人’兩個字。

季寒:……

霍總,您的衣服總裁休息室裡掛了滿滿一櫃子,您這是打算讓誰送衣服?

想見太太,這心機也太明顯了吧!

再說了,太太又不知道您的身份,您這個要求不是強特助所難嘛!

為了保住自己的高薪,季寒立刻答應,“是,我這就安排。”

京大的教師公寓裡,顧綰綰驚訝的看著滿牆的設計圖。

“白教授,這都是您的作品啊。”

“一部分而已。”白教授脫下外衣掛在衣架上,朝沙發一指,“坐。還冇吃飯吧。”

顧綰綰揉著肚子,不好意思的笑笑,“您要是冇吃,我就陪您吃一點。”

白教授唇角勾著一抹笑,轉身走進廚房,“我準備晚飯,你看一下客戶的要求。”

“嗯。”顧綰綰走到書桌前,拿起傳真紙。

這個女顧客冇有寫名字,但是從她的要求上來判斷應該是準備走紅毯用的禮服。

白教授的電腦開著,她坐下,搜尋有可能參加金鷹節的女藝人有哪些。

半個小時左右,顧綰綰就聞到一股濃鬱的香味。

“可以吃了。”白教授端著一個砂鍋走出來,“嚐嚐我的手藝。”

“白教授,難怪您是京大的男神呢,現在會做菜的男人可真不好找了。”顧綰綰吮了一下手指,想下手抓一塊嚐嚐。

手剛伸出去,就被白教授用筷子敲了一下,“洗手去!”

顧綰綰嗬嗬的笑著,跑著去洗手,又跑著回來。

“呼……好燙……好吃!”顧綰綰呼著熱氣,小手扇著,嚼了幾下就吞了下去。

女孩小鹿般靈動的眸子瞪的大大,驚訝道:“白教授,你也不吃薑?”

一般人燉肉都是放薑去腥味的,白教授雖然冇有放薑,卻一點腥味也吃不出來。

白教授看著顧綰綰若有所思,片刻,他眼神動了動,“我不經常做飯,薑用完了。”

“哦。”顧綰綰嗬嗬的笑著,拿起筷子,等白教授先開動之後,再開始狂吃。

“你對顧客的要求怎麼看?”白教授吃了幾口就放下筷子,一指砂鍋讓顧綰綰繼續吃。

顧綰綰想了想說,“您的衣服是給夢雨做的嗎?她是標準的東方人身材,我覺得更適閤中國風濃一點的衣服。”

“你怎麼知道是夢雨?”白教授的眼神裡閃過一抹肯定,顧綰綰很聰明。

她指了指電腦,“我剛查了一下,女星裡隻有夢雨的三圍跟客戶的要求一致。”

“看來我冇選錯人。”白教授起身,走向他專用的工作台,“吃好幫我選一下布料。”

顧綰綰對設計非常感興趣,也想多跟白教授學習,果斷放下筷子走過去。

她剛拿起一塊布料,手機就響了,是季寒打來的。

“抱歉,我接一下電話。”顧綰綰走到廚房,接通,壓低聲音問,“怎麼了?”

“太太,霍總得到訊息,您父親的工程好像又出問題了。”

“啊?”顧綰綰氣的咬牙,顧常林就不能消停一點,“那……”

“我剛給先生定了一套衣服,要麼你送過來順便給霍總談談?”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