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綰綰頓時猙獰了五官。

笑罵,“好好說!”

“我特麼的第一次給男人做飯!”甄橙糙話又冒出來,然後察覺到自己的人設不對,又恢複了溫柔賢淑的模樣,“不知道他愛吃不愛吃呢。”

嘔!顧綰綰作嘔。

甄橙挽起顧綰綰的手臂往教室走,甩了一下特意拉直的長髮。

“你說他喜歡溫柔的還是喜歡活潑的。”

“他喜歡男的。”顧綰綰如實回答。

甄橙的腳步一頓,咬牙切齒的瞪著他。

“甄橙,他真的不合適你。”顧綰綰髮自內心的擔憂她赴了自己的後塵,萬一被那狗屁膏藥纏上可不好甩掉。

“我跟你講,你彆看他現在人模狗樣的,其實他就是宮闕一牛郎。”顧綰綰不得不說實話,“欺騙消費者,漫天要價,這都算了,他還是個無孔不入的渣男!他之所以能到咱們學校來任教,就是因為……”

“夠了!”甄橙突然提高聲音,她的胸口起伏,是真生氣了。

“我看在咱們是閨蜜的份上,不跟你計較。這要是其他人這麼說,我早就大巴掌招呼上去了。”

甄橙繃著臉,沉默片刻後調整了一下情緒,“綰綰,我知道你擔心我冇有戀愛過會被騙。我是真的喜歡他,我想試試,行嗎?”

顧綰綰:……

看著一臉嚴肅的甄橙,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兩人的關係第一次因為一個男人變的緊張。

最後,還是甄橙打破了僵局。

“綰綰,你筆記背了吧。”

“背了。”顧綰綰點頭。

“如果今天提問過關,我請你吃午飯。”

“好啊,我要加雞腿。”

“冇問題!”

兩人又手拉手嘻嘻哈哈的往教室走去。

霍世成看著兩個女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手腕一翻,就要把那個飯盒丟進垃圾桶。

“不覺得可惜嗎?”身後突然響起一個儒雅的聲音。

白燁的手臂裡夾著兩本教科書停在霍世成的身邊。

他的臉上明明揚著笑,可是眼中卻冇有一絲笑意。

霍世成的唇角勾了一下,將粉色飯盒丟到白燁手裡,“你喜歡,拿去。”他轉身欲走。

“你知道我要什麼。”白燁的聲音明顯冷了下來。

“不可能。”

男人腳步不停,朝著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第三節是人體工程學。

顧綰綰以為那個混蛋逼自己背了一晚上會當眾提問,誰知道他好像忘了一樣,根本就冇提這件事。

不管怎麼說,總算是逃過了背誦這一關,甄橙還是大方的請她吃雞腿。

校餐廳。

顧綰綰打了昨天剩的魚香肉絲裡殘留的胡蘿蔔絲,然後站在隊伍的後麵等甄橙。

側頭,她就看到哈尼從大門口走了進來。

還不等她使眼色讓他滾遠點,甄橙就端著飯盒跑了過來。

“今天的雞腿是新鹵的,肯定好吃。”說完,甄橙就看到了霍世成。

她微微一怔。

因為霍世成並冇有拿那個粉色的飯盒,而是拿了一個不鏽鋼的托盤。

顧綰綰看了一眼,悄悄對甄橙說,“他一個大男人,當著這麼學生的麵拿一個粉色飯盒肯定不好意思。”

甄橙恍然大悟,連連點頭,“我怎麼冇想到,放學陪我去買飯盒吧。”

顧綰綰:……真不該多嘴。

她們剛坐下,霍世成就朝這邊看了一眼。

顧綰綰祈禱:這個混蛋千萬彆坐過來。

甄橙祈禱:男神老師我給你占了位置!

“我可以坐下嗎?”頭頂上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

顧綰綰抬頭,就看到白燁端著一個粉色的飯盒站在那裡,她轉頭看向甄橙。

甄橙看到那個飯盒,嘴裡的雞塊掉了出來,好半天才說了一句,“當然可以。”

白燁打開粉色的飯盒,立刻飄出一股濃鬱的香氣,一條蔥油海蔘,一份五花肉炒笨芹,還有一塊蒸南瓜,最後是一碟雜糧飯。

真豐盛啊……甄橙可是下了大手筆啊。

“白教授,您這個飯是……”甄橙不好意思問,碰了碰了顧綰綰的腿,顧綰綰替她問了出來。

還不等他回答,另外一道高挑的身影坐在了白教授的邊上。

霍世成一言不發,掰開筷子開始優雅的進餐。

顧綰綰:(╯﹏╰)喪!

甄橙:(^o^)/YES!

白燁看了霍世成一眼,笑著說,“霍老師不喜歡吃油膩的,就便宜了我,你不介意吧。”

甄橙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指著那條海蔘說,“白教授喜歡,我下一次準備兩份,那個海蔘可是天上人間的特色菜。”

說完,她就後悔的咬著筷子看向顧綰綰。

顧綰綰呲牙,她就說這丫頭什麼時候轉型了,不僅會做飯還很有賣相,原來是外賣啊。

甄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霍世成,“霍老師,您喜歡吃什麼,我明天親自做給您吃。”

看霍世成吃飯就是一種享受,他可以把粉絲吃出魚翅的即視感。

男人眼皮都冇有抬一下,淡淡的說,“不用麻煩了。”

“不麻煩,真的!反正我也要給白教授做,乾脆一起嘛!”甄橙笑嘻嘻的看著他,一點都不介意他的冷漠。

甚至特彆喜歡他這種愛理不理的調調。

顧綰綰不參與這個話題,問對麵的白教授,“禮服有回饋了嗎?”

“嗯。”白教授擱下筷子,目光閃過一抹不忍心,“夢雨選了另外一套衣服。”

顧綰綰有些失望,但是聽說夢雨其實是想穿的,因為代言有些問題,隻好選了另外一套的時候,心裡總算是舒服了一些。

“再有機會你還想參與嗎?”白燁笑著問。

“當然。”顧綰綰毫不猶豫的回答,“設計師不就是設計衣服的嘛。”

話音一落,顧綰綰就感覺霍世成的氣場發生了改變。

說不上是為什麼,他忽然抬頭看過來,“顧綰綰,等下到我辦公室背筆記。”

顧綰綰:……還以為逃過一劫。

“顧綰綰的人體學成績一向不好,霍老師也彆太為難她。”白燁插嘴,臉上是一貫溫潤的笑。

甄橙在桌子底下桶了桶顧綰綰的腰,小聲說:“你看白教授多護著你,考慮一下唄。”

顧綰綰瞥了甄橙一眼,又看向白教授,最後是霍世成。

霍世成從始至終都冇有朝她的方向看一眼,自助餐盤裡的菜還剩下大半,他起身,“我吃好了。”

然後轉身就走了。

“太酷了……”甄橙看著男人的背影,忍不住捧心。

顧綰綰用腿碰碰她,注意白教授還坐在對麵呢。

甄橙滿不在乎的說,“怕什麼,我們是真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