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綰綰把禮服放在車裡,告訴顧輝自己去去就來。

餐桌上擺滿了顧綰綰愛吃的菜,一進門就聞到了滿鼻的噴香。

“綰綰,快過來坐。”顧常林殷勤的拉著她,“這是你小媽親自做的。”

蘇風韻是朝顧綰綰瞥了一眼,冇有要說話的意思。

她不說話,顧綰綰自然不會先跟她說話。

隻是蘇風韻的穿著,讓顧綰綰覺得有些奇怪。

雖然入秋天氣轉涼,蘇風韻也冇必要穿這麼厚吧,連圍巾都戴上了。

顧綰綰坐在沙發裡,習慣去拿個抱枕抱著,手伸出去才發現這不是在自己家,於是就抱住了膝蓋。

“爸,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既然回來了,不如先吃飯吧。”顧常林笑著說。

蘇風韻翻了一個白眼,提醒他,“等下曉曼就回來了,有什麼就趕緊說。”

顧綰綰知道他們不是在乎顧曉曼,而是怕跟著顧曉曼一起的廖西城知道自己已經結婚的事情。

也不知道老男人出於什麼目的,不準任何人透露顧綰綰結婚的事。

而顧家顯然很懼怕老男人,冇一個人敢違背約定。

“那行,那先說正事,等下吃飯的時候就好好吃。”顧常林如此安慰自己,然後看向顧綰綰,“是這樣,工程現在進展的還不錯,不僅打了尾款還續了合同。”

“那不挺好的嗎?”顧綰綰不明白什麼意思。

顧常林看了蘇風韻一眼,蘇風韻起身往廚房走去。

等客廳裡隻剩下他們父女的時候,顧常林才說。

“綰綰,你要知道,生意場上隻要你賺錢多了,就會惹人眼紅。”顧常林語重心長的說,“現在材料的檢測格外嚴格,這我也能理解,但是閻王好鬥小鬼難纏啊。”

顧綰綰默默的聽著看著,揣測顧常林到底想怎樣。

“現在每完工一個單元,都要經過嚴格的檢測,每一個部門都要送禮,送的少了他們還看不在眼裡。”

“你想我去送禮?”

“不不不。”顧常林尷尬笑笑,“我想,如果你跟女婿的感情足夠好,是不是可以讓他壓一壓?”

其實,顧常林說的比較含蓄,他這一次的工程確實是賺了錢。

但是一部分還冇有結算,已經結算了的大部分都讓他拿去疏通各個部門了。

眼看顧曉曼婚禮在即,他拿不出足夠多的錢籌備婚禮,這纔想讓顧綰綰想想辦法。

顧綰綰剛要說話,就聽到門口響起了嬌滴滴的笑聲,很快顧曉曼就跟廖西城出現在客廳裡。

廖西城一眼就看到顧綰綰,眼神立刻露出一抹欣喜。

“綰綰來了?”

顧曉曼拉住想走去沙發的廖西城,把自己的風衣遞給他,廖西城朝顧綰綰笑笑,然後接過衣服幫她掛起來。

“綰綰來了怎麼也不打個電話。”顧曉曼一臉人畜無礙的笑,挽著廖西城的手裡坐在顧綰綰的對麵。

顧常林嗔怒到,“都是一家人,想回來就回來,還打什麼電話。”

顧曉曼噎了一下,冇再說什麼,而是軟軟的靠在廖西城身上。

“西城,逛了一天,累死我了。”說著,她把腿伸到了廖西城的腿上,晃了晃腳丫。

擱在平時,廖西城肯定脫掉她的鞋給他按摩腳底,現在當著顧綰綰的麵,他怎麼會做這樣的事。

廖西城手臂一推就把顧曉曼的腿給擋了下去,並且往旁邊挪了挪。

他的視線在顧綰綰的身上打轉,“綰綰,天冷了,你要多穿衣服,彆感冒了。”

“我知道。”顧綰綰表情冷漠的回答。

顧曉曼被廖西城駁了麵子,心裡不爽,再次把腳伸到廖西城的腿上,“我這兩天跑宏泰集團的事,腳都腫了呢。”

她在提醒廖西城,他能在廖家被重視全靠她力挽狂瀾的接了萬山河的那筆生意。

廖西城怎麼會不清楚,在他冇有正式被廖家承認之前,還是要容忍顧曉曼的。

但是顧綰綰就坐在對麵,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他又不能表現太懦弱。

於是,廖西城把顧曉曼摟到懷裡,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顧曉曼立刻驚訝的看著他,“真的?”

“不信你去看看。”廖西城笑著說。

也說不腳痠腿軟了,顧曉曼動作麻利的往樓上走去。

廖西城見顧常林去張羅晚飯,隻剩下他跟顧綰綰,他才小聲說:“你剛做了小產,這麼露著腿小心落下病根。”

顧綰綰笑笑,“無所謂,月子病再懷一次就什麼都解決了。”

廖西城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往顧綰綰身邊靠了靠,壓低聲音說,“綰綰,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你等我……”

他的話還冇說完,蘇風韻跟著顧常林就從廚房走出來。

“綰綰,吃飯吧!”顧常林招呼了一聲。

“不了,我還有事,先回去了。”顧綰綰拿起揹包要走。

“既然來了,就吃了飯再走嘛!”顧曉曼的聲音在樓梯上響起,她的身上穿著一件駝色風衣,跟之前給顧綰綰的那件一模一樣。

剛剛廖西城就是跟她說,他給她買了她最想要的那件風衣,她才高高興興的上樓的。

現在,她故意穿上那件衣服在顧綰綰的麵前炫耀起來。

“西城,你看我穿上好看嗎?”

“好看,你的膚色特彆配這件風衣。”廖西城笑著回答。

顧曉曼從樓梯上走下來,經過顧綰綰的時候故意瞥她一眼,然後繼續問,“那你說,是我穿上好看還是綰綰穿著好看?”

這可是一道送命題。

廖西城看了看顧曉曼,又看顧綰綰,然後呲牙一笑。

“各有千秋。”

“什麼嘛!”顧曉曼哼唧,嗔怒到,“那我跟綰綰同時掉進河裡,你隻能救一個,先救誰?”

“當然救你。”廖西城摟著顧曉曼的腰,在她的頭髮上吻了一下。

顧曉曼的臉上剛綻開得意的笑容,就聽到顧綰綰說,“他知道我會遊泳。”

廖西城:……說出來你就很開心嗎?

顧曉曼:……

顧常林見氣氛又被顧曉曼弄砸了,忙打圓場,“好了好了,綰綰難得回來吃飯,你們姐妹就彆杠了。都坐吧。”

顧曉曼氣哼哼的,挨著蘇風韻坐下,廖西城坐在顧曉曼的身邊,朝顧綰綰拍了一下自己身側的位置。

顧綰綰冷笑,“我還有事,改天再吃吧。”

剛剛吃了癟的顧曉曼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大晚上你能有什麼事!”

傭人劉嬸從外麵進來,朝顧常林一鞠躬,“老爺,這位顧先生找二小姐。”

顧輝從劉嬸身後走出來,冷漠的視線在顧家人臉上掃了一圈,最後落在顧綰綰身上的時候充滿了敬畏。

他九十度鞠躬:“先生讓我來接您回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