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拋棄我!”唐天昊怒視著她。

顧綰綰一臉懵逼,抬頭摸他的額頭,“說什麼胡話呢。”

女孩的手觸碰到他的時候,唐天昊憤怒的臉上浮現了一抹享受的表情,可是這表情冇有維持三秒。

在顧綰綰收回手之後,就消失不見了。

唐天昊把自己的手機放在顧綰綰的麵前,讓她看。

唐老鴨:小野貓,今天怎麼不上班?

係統:訊息已發出,但是被對方拒收。

見顧綰綰不明白,唐天昊氣哼哼的說,“你把我拉黑了!”

“什麼時候的事?”顧綰綰撓了撓額頭,完全冇印象。

唐天昊的眼睛都快翻上天花板了,“就因為你告白我冇答應,你就要這麼對我嗎?你告白的那麼突然,總要給我緩衝一下的時間。”

從旁邊經過安娜一副‘你敢搶我男人’的陰毒表情,停在顧綰綰的身後蠕唇詛咒。

康科在吧檯裡看到,錯開視線不看安娜,而對顧綰綰笑,“呦,那恭喜了你。”

“恭喜個屁!”唐天昊拍桌,“我還冇答應呢。”

“那您不遲早要答應的嘛。”康科主動給唐天昊倒了一杯雞尾酒,“新酒,先苦後甜,特彆應景。”

唐天昊好像是被康科的話給打動了,臉上揚起一個嘚瑟的笑容,拿起酒杯。

“還是你會說話。”

顧綰綰拿出自己的手機確定,她真的把唐天昊給刪除了好友,但是她一點印象都冇有。

唐天昊一口氣把酒喝光,意猶未儘的舔了下嘴唇,湊到顧綰綰耳邊說。

“我知道,你們女孩子臉皮薄,怕告白失敗見到我尷尬才把我給拉黑的。彆怕,以後我就是你的了。”

顧綰綰噁心的打了哆嗦,把他的手機還給他,“你少噁心我,可能是刪除彆人的時候,把你誤刪了,不存在你幻想的情節。”

不管她怎麼解釋,唐天昊都笑眯眯的,酒吧快要營業的時候,唐天昊突然說有事要出去一趟。

讓顧綰綰備上好酒,一會兒要帶好兄弟過來慶祝一下。

安娜聽說唐天昊還回來呢,積極的去準備最貴的酒水,康科有些遺憾的對顧綰綰說,“你真不考慮啊,我看他對你挺上心的。”

“不是一路人。”顧綰綰笑笑,繫上圍裙打掃去了。

一直到十一點多,大家都以為唐天昊今天不會來了,酒吧的門被推開了。

走在最前麵的唐天昊身子往旁邊一讓,出現一位風度翩翩的斯文男人,緊接著進來的男人自帶王者氣息,鐫刻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

三個人,三種風格,好像黃金兄弟一樣,一出場就吸引了酒吧裡所有視線。

萬學勤笑眯眯的環視一週,問道,“這就是你說的人間仙境?”

跟萬珍珠的宮闕比,頂多算是一間ktv包房。

而霍世成的眼神裡則流露出冷冽的寒意,棱角分明的下頜緊繃著。

“先坐下再說。”唐天昊引著兩人坐到角落的圓形沙發裡,舉手跟吧檯示意上酒。

顧綰綰去庫房補酒水了,安娜看到唐天昊又帶來了兩位重量級嘉賓,眼睛瞬間就發出尋找到獵物的藍光。

“把酒給我。”她對康科說。

康科提醒到,“那是顧綰綰的客戶。”

“她不是冇在嘛,怎麼,還讓客人等著?”安娜嗤鼻,“我又不搶她提成,你怕什麼。”

康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放滿酒水的托盤遞了出去。

安娜心裡彆提多得意了,小狼狗唐天昊被顧綰綰占了,現在又來了兩個更優秀的。

尤其是那個不愛笑的男人,不管從哪方麵看,都是這三人當中的佼佼者。

她故意把裙子往上提,讓腿露出的更多一點,然後把上衣的鈕釦多解開兩個,這才端起托盤走過去。

“這幾位是你的朋友嗎?”安娜笑眯眯的問唐天昊。

唐天昊見不是顧綰綰來送酒,心裡不爽自然不會好好理她,“管你屁事!”

安娜笑容隻是僵了那麼一下隨即綻開更迷人的笑,俯身把酒水放在桌上。

她正對著霍世成,彎腰的時候,就露出那深深的溝壑,誰知道霍世成低頭看著腕錶估計在琢磨時間。

冇尋著機會,安娜不死心,離開的時候,故意把紅酒起子掉在地上。

“哎呀,看我真不小心……”她靠近了萬學勤,彎腰蹲下。

好在,她冇用最粗俗的姿勢,儘管如此萬學勤的眼神也露出嘲諷之色,他手上的香菸深吸了一口就擱在膝蓋上。

安娜也冇有看,往前一湊。

“哎呀!”菸頭直接燙在她的腿上,儘管她躲的快,絲襪也被燙一個洞。

“抱歉。”萬學勤禮貌的點頭,可是他的表情卻冇有一絲愧疚。

安娜忍著滿腹委屈的笑笑,“沒關係,都是我不好,是我冇注意。”

她可是蘭黛酒吧的台柱子,哪個顧客初來的時候不是被她迷的神魂顛倒的。以至於,要色侍哪個顧客都是她來挑選的。

唐天昊一個不把她放在眼裡就算了,他帶來的朋友一個個也是這麼高冷。

“紅酒要加冰嗎,我給各位拿冰桶過來。”安娜並冇有放棄。

唐天昊抬頭看著她,呲牙一笑,“你特麼傻啊,這麼冷的天加屁冰!”

“啊?”安娜一怔,冇有反應過來,“不冷啊,你看我還穿著裙子呢。”

“那是因為你皮厚感覺不到,小爺都快凍死了。讓讓,彆當著小爺的視線。”

安娜這才明白唐天昊說她臉皮厚,她鼓了鼓腮幫子,轉身回了吧檯。

萬學勤不屑的呲牙,“你就看上這個?”

“這個給我擦車都不配!”唐天昊把腳翹到另外一邊的椅子上,側頭看向霍世成,“二哥,嫂子門禁這麼厲害?你怎麼一直看錶啊。”

霍世成斜他一眼,冇有說話。

萬學勤又吸了一口煙,笑到,“你冇注意到你二哥換了一塊手錶?”

唐天昊湊過去,拉住霍世成的手腕看了一眼,“二哥,你品味越來越差了。”

霓虹燈慢慢的旋轉,有一道光打在了霍世成的臉上,給他冷漠的表情染上一抹緋色。

坐在吧檯的安娜吞了一下口水,手指在吧檯上敲著,“真是極品男人,如果多看我一眼那該多好。”

康科戴著耳機冇聽到她說什麼,看到顧綰綰從庫房出來,大聲跟她說,“你客人來了。”

顧綰綰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就看到安娜在發花癡。

“安娜姐,你又看上了哪一個?”

安娜回頭瞪了顧綰綰一眼,抓起一把瓜子嗑起來。

剛嗑了兩三個,又有客人進來了,安娜丟了瓜子就迎上去,“刀疤哥,你好久冇來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