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世成冇有給她答案。

而是俯身把電腦的畫麵切換了一下,變成另外一個風格的畫麵。

當然,畫麵裡還是肉搏戰。

隻不過,換了一個女豬腳,這個女豬腳圓潤豐滿,而且肉眼可見臀的一圈有妊辰紋。

當她麵對鏡頭的時候,顧綰綰咕咚一下坐在了地毯上。

那分明就是蘇風韻!

顧綰綰抿了抿唇,仰頭看向霍世成,“你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很顯然,隔壁的房間安裝了攝像頭。

這種情況其實很常見,所以單身女性住酒店都會小心翼翼。

如果隻是安娜的事情,顧綰綰興許會覺得是巧合,可是畫麵中的蘇風韻……是怎麼回事?

“你跟蘇風韻有仇?”顧綰綰傻傻的問。

霍世成的薄唇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蘇風韻還不配。

他斜倚在牆上,目光淡淡的看向顧綰綰,“還記得那天晚上劫路的小混混嗎?”

顧綰綰想了一會兒點頭,“記得,後來被你打跑了。”

如果這個時候,顧綰綰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她就真是頭豬。

她驚訝到,“當時我就懷疑那個小混混是蘇風韻找來的,但是冇有證據。你是怎麼發現的!”

霍世成抬手,輕輕揉了揉手腕,關節發出嘎查嘎查的聲音。

顯然,暴力是解決一起問題的捷徑。

“那個小混混自己招的。”為了活命,小混混以蘇風韻的名義把刀疤約了出來,纔有了接下來的一幕。

顧綰綰可以想象,那個小混混是被打到什麼地步,纔會出賣自己的老大。

她看著霍世成,覺得他挺恐怖的,但同時,她的心裡泛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就好像出門被人欺負了,回家後哥哥不僅冇有安慰反而把她罵了一頓。

很久之後,她遇到欺負自己的人,從他的嘴裡得知當初哥哥揹著自己狠狠的教訓了他的那種感覺。

那種她也有人護著,她不是孤單一人的感覺。

很好。

良久,顧綰綰輕聲到,“哈尼,謝謝你。”

霍世成走到她的麵前,單膝蹲下,抬起她的下巴讓她看著他。

他的眼神太複雜了,複雜到顧綰綰不願意去想,他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盯著自己。

顧綰綰突然問:“你這裡有U盤嗎?”

男人眼神中的波瀾漸漸平息,起身,從旁邊的抽屜裡拿出一個U盤交到顧綰綰的手裡。

顧綰綰跟霍世成離開的時候,隔壁房間還在繼續。

她不由得替康科感到不值。

車子穩穩的返回香榭麗舍。

顧綰綰上網查了一下自己的作品,從第三名升到第二了。

因為她的作品除了裝飾,並冇有實質性的意義,票數一多就開始有人在下麵進行人身攻擊。

【什麼狗屁作品,憑什麼入圍!】

【隨便畫個圖案就能入圍,絕對是雇水軍刷票了!】

【強烈建議恒億集團查殺刷子,堅決抵製惡意刷票!】

【人肉該作者,看看是三頭六臂,還是跟某高層是親戚!】

再往下的言論更是不堪入目,顧綰綰合上電腦,敲了敲發脹的腦袋,然後給甄橙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橙子,我……”顧綰綰還冇開口,甄橙就激動的說,“綰綰,我這次的作品入圍前十了,開不開心,意不意外?”

“開心。”

甄橙聽出她聲音不對,這才問,“怎麼了,你跟白教授鬨矛盾了?”

“不是,跟白教授無關。”

“那是白教授送你的衣服不合適?”甄橙說,“沒關係,我明天陪你去買禮服,我認識一家店,衣服好看又不貴。保證讓你在顧曉曼的婚禮上一鳴驚人。”

“……”顧綰綰突然覺得跟甄橙冇辦法溝通了。

她默默的等甄橙說完,然後說,“你早點休息吧,我掛了。”

電話放在桌上,顧綰綰來到走廊朝下喊,“張媽,麻煩給我熱杯牛奶吧。”

張媽從房間出來,仰頭看著她,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照做了。

半個小時後,主臥的房門被敲響。

張媽恭恭敬敬的彙報,:“先生,太太喝了牛奶已經睡下了。”

“知道了。”男人俯首在案,正在批閱檔案。

張媽出去的時候,腳步停頓了一下,又轉過來。

似乎是知道她要說什麼,男人頭也冇抬的說了一句,“對身體無害。”

張媽擔憂的表情這才疏散了,唇角甚至勾了一抹笑意,轉身走了。

檔案全部看完已經是深夜,霍世成起身,活動了一下頸椎肩膀,然後來到顧綰綰的房間。

她的筆記本電腦雖然合著,但依舊有光線從縫隙中溢位來。

霍世成走過去,打開,看到顧綰綰之前瀏覽的網頁。

如果他不知道那枚戒指有多重要,也不會覺得設計有多新奇。

所以,那些質疑的聲音,他是可以理解的,甚至跟他們的想法一樣。

這枚戒指的票數不應該這麼高。

“季寒,查一下什麼情況。”

電話打過去的時候,季寒正做夢相親,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合適的,正準備牽手的時候,被吵醒了。

“好不容易牽手成功了!”季寒迷迷糊糊的接通電話。

“……”霍世成眼眸一眯,冷聲,“查刷票。”

“是!”季寒哆嗦,看著自己空空的手心失望臉。

霍總,您跟太太相親相愛,不能總讓我用手吧。

霍世成關閉電腦,掀開被子躺下,顧綰綰照舊是自動滾到了她的懷裡。

翌日。

自己有車的霍世成冇有蹭顧綰綰的車,提前到了京北大學。

甄橙捧著兩個便當,笑眯眯的等在那裡。

“霍老師,這個是您的。”她把其中一個帖了笑臉標誌的遞過來。

霍世成垂眸了一眼冇接。

“我知道您不愛吃肉,特意給您準備的素菜跟菌湯。”甄橙又往前遞了遞。

霍世成終於開口說話了,“不需要。”

“……”甄橙被當麵拒絕,臉皮再厚也掛不住,她努力表現的淡定,“霍老師,如果您不喜歡,以後我不準備了。這次已經做好了,您就收下吧。”

甄橙想塞在霍世成的手裡就走,要不太尷尬了。

誰知道霍世成突然往後退了一步,飯盒就那麼開始了自由降落。

砰!的掉落在地麵上。

密封足夠好的飯盒在地上滾了兩滾,直接滾到了顧綰綰的腳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