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起來。”

顧綰綰伸手去拉他,唐天昊身邊的女孩突然擋了過來。

“你乾什麼?”

“乾什麼?看不到他喝多了嗎?”顧綰綰指了指桌上的酒,“你為了賣酒,人命都不管了!”

兼職的就是不靠譜,恨不得一次性多推銷酒水,拿了錢走人。

根本就不瞭解客人的具體情況。

唐天昊雖然經常來喝酒,但是他很節製,基本上就是一瓶的量,之所以多開一瓶是為了讓顧綰綰多賺錢。

可是眼前的唐天浩眼睛眯成一條縫不說,臉頰耳朵都紅了,而且腦袋沉的好像被灌滿了鉛似得。

被指責的小貝抿了抿唇,站起來,傲慢的看著顧綰綰。

“他願意喝我倒的酒,怎麼了?”

似乎是為了證明她的說法,小貝俯身又倒一杯紅酒,遞到唐天昊的手裡,聲音軟糯糯的說:“昊哥,再喝一杯吧。”

唐天昊在聽到她的聲音之後,果然了有了反應,他努力睜開惺忪醉眼,搖搖晃晃的去接酒杯。

“好……喝!不醉不歸!”

就在唐天昊的手快要觸碰到酒杯的時候,顧綰綰動作迅速的搶過那杯酒,揚手就潑在小貝的臉上。

“啊!”女孩尖叫著往後退,一個冇站穩跌坐在沙發裡。

鮮紅的酒順著小貝的臉往下淌,滴落在她白色的衣裙上特彆的狼狽。

“你敢潑我?”小貝的眼神瞬間變得狠辣,惡狠狠的瞪著顧綰綰。

她用的是廉價睫毛膏,被紅酒沾濕之後就化開了,紅色摻雜著黑色的液體往下滴,特彆的詭異。

一部分紅酒灑在唐天昊的身上,他眨眨眼好像清醒了一點。

小貝見唐天昊轉頭看向自己,瞬間露出一副清純少女的表情,委屈的嘟著嘴,“昊哥,我被人欺負了……”

“嗯?”唐天昊盯著她大大的黑眼圈發楞。

“就是她。”小貝怯生生的一指顧綰綰,彷彿看到可怕惡魔一樣,頭都不敢抬,小聲的說,“好端端的的,她走過來就潑了我一臉酒。”

唐天昊抬手抹了一把小貝的臉,本就混亂的妝容更難以入目了。

他嗤了一聲,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誰特麼……敢,敢潑你……”

“我。”顧綰綰往前一站。

“你?”唐天昊湊近了看顧綰綰,眉毛一邊低一邊高,看起來特彆搞笑。

“對。”顧綰綰下巴一揚。

“算了算了。”小貝假惺惺的拉住了唐天昊的手臂,“昊哥,我吃點虧算了,您彆跟她計較。”

說完,小貝環顧四周後膽怯的說,“她敢這麼做,一定有後台的,昊哥,不值得跟她生氣。”

顧綰綰清楚的看到小貝眼裡閃過的那抹陰狠。

好傢夥,讓她遇到一朵極品白蓮花。

“你走吧,我不跟你計較了。”小貝故作大方,擦了擦自己裙子上的酒液,“裙子也不用你陪,我再買條新的就好。隻不過,你以後彆這麼霸道了,幸虧是遇到我們,如果遇到其他人,一定給你教訓的。”

顧綰綰嗬嗬的笑起來,“說說看,我會遇到什麼教訓啊。”

小貝往唐天昊的身後躲了躲,好似很怕顧綰綰一樣,小聲說,“我,我,我怎麼知道。有可能……以牙還牙吧。”

“以牙還牙?”顧綰綰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端起桌上的一杯紅酒。

嘩的一下,再次潑在小貝的臉上。

“你……你得寸進尺!”小貝扁著嘴,看樣子就要哭了。

唐天昊被眼前的一幕驚的瞪大眼睛,左右看了看。

“你就是看我善良才欺負我……”小貝雙手捂臉嗚嗚的哭了起來,可是眼睛卻透過指頭縫隙看顧綰綰。

擱在平常,唐天昊見她被欺負一定替她出頭,今天她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潑了兩次酒,他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再加上他的醉意,一定讓這個女人好看!

果不其然,唐天昊彎腰拿起酒瓶,往另外一個杯子開始倒紅酒。

小貝看到後,就放下了手,眼巴巴等著看這杯紅酒是怎麼潑到那個壞女人身上去。

紅酒到了三分之二,顧綰綰笑著說,“太少,再加點。”

唐天昊冇說話,但是按照顧綰綰說的,把酒加的滿滿的,端起來的時候還灑了不少。

“昊哥,你可彆為了我……啊!”小貝的話還冇說完,就感覺臉上一涼。

那杯滿滿的紅酒冇有潑在顧綰綰的臉上,反倒是又淋在了她的臉上。

“你……你怎麼……”小貝一臉茫然。

唐天昊轉頭看著她,眼神恢複了幾分清明也多了幾分狠辣,他勾著唇角,依舊是那痞氣的笑。

“你特麼知道她是誰?”

小貝第一次見唐天昊這幅表情,嚇得瑟瑟發抖,下意識的問,“她,她是誰?”

“她是我的女……”唐天昊停頓了一下,轉頭看向顧綰綰,然後一把摟住了顧綰綰的肩頭,“神!”

“女神?”小貝驚訝的瞪大眼睛。

唐天昊喝的太多了,身子搖搖晃晃的站不住。

小貝想扶著他,誰知道唐天昊手臂一甩躲開她,嗓音冷漠的說了句,“你回去吧。”

“可是……我不放心你。”小貝弱弱的攪著衣角。

唐天昊伸手拍了拍小貝的臉,臉上揚著笑,眼神卻很冷漠,“聽話。”

這是他最後的耐心。

小貝轉身拿起揹包,經過顧綰綰身邊的時候,不甘心的瞪了她一眼。

“來,咱倆繼續。”唐天昊招呼康科再上酒,被顧綰綰攔住,“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唐天昊歪著腦袋看著顧綰綰笑,“你怎麼送?”

顧綰綰:“……你膽子夠大嗎?”她的駕照還冇考過。

唐天昊噗嗤一聲笑了,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鑰匙,塞在顧綰綰的手裡,稀裡糊塗的說了一句,“我什麼……都大!”

顧綰綰瞪他一眼,打電話讓顧輝進來,幫自己把唐天昊弄出去。

走到蘭黛門口的時候,唐天昊又醉的睡了過去,顧綰綰無奈隻能揪住他的頭髮問,“醒醒,你住哪啊。”

一開始,顧輝看到唐天昊的時候,有些擔憂。

擔心等下先生趕來看到太太跟四爺在一起會吃醋,要知道霍總吃醋的方式那可是千奇百怪防不勝防。

但是看太太這揪頭髮的力度,他提著的心就放心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