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橙其實也盯著那個龍蝦好久了。

但是霍世成表情冷凝,氣場強大,就算他不開口說話,甄橙也不敢招惹他。

見龍蝦盤挪到了顧綰綰的麵前,甄橙立刻拿起筷子。

“這龍蝦看著跟天上人間的做法差不多……”

唐天昊緊挨著甄橙坐,見她的筷子越過麵前的鵝肝醬直奔龍蝦而去,他立刻推著甄橙的手到法式焗蝸牛上。

“你嚐嚐這個,也跟天上人間的味道一樣。”

甄橙:……不好意思拒絕,夾起一個。

顧綰綰夾了一塊筷子龍蝦肉,享受著味蕾綻開的幸福感,大大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嗯!橙子,好好吃!”

“真的嗎?”

甄橙再次拿起筷子,又被唐天昊給推到了蔬菜沙拉上。

“你吃的太油膩,利利口。”

一次兩次,甄橙還覺得可能是巧合,一晚上下來,她算是看明白了。

隻要是顧綰綰愛吃的菜,她都不能碰。

不僅僅是她,就連醬板鴨跟唐老鴨都不碰,始終保持沉默的霍老師偶爾嘗上一筷子,但如果他覺得味道不夠好,就會立刻讓服務員撤走。

顧綰綰顯然對霍老師這種霸道的獨裁行為習以為常。

他讓她吃,她就吃。不讓她吃的,她一筷子也不動。

飯後,唐天昊提出消遣,“打麻將怎麼樣!誰輸了在誰臉上畫畫,每次畫一筆,看誰先畫出小王八。”

甄橙不屑的翻白眼,“要玩就玩大的,贏家可以問輸家一個問題,輸家如果回答必須是真的,如果選擇不回答,就在臉上畫王八!”

“玩就玩,誰怕誰!”唐天昊立刻響應,並且極力說服萬學勤跟顧綰綰。

顧綰綰挖挖耳朵,實則悄悄看了霍世成一眼。

見男人黑如鴉羽的睫毛垂著,冇有反對的意思,點頭,“行,我玩。”

公開場合還是不要跟他對著乾比較安全。

戰場準備在唐天昊的房間裡,他提前跟前台要了記號筆,就為了畫上王八之後不是那麼容易洗掉。

顧綰綰對麻將的瞭解僅限於入門,太複雜的不會,所以一開局就陷入了弱勢。

第一局唐天昊贏,他問:“小野貓,你說真心話,我帥不帥!”

顧綰綰揉揉鼻子,“不帥。”

“你撒謊!”唐天昊從位置上竄起來,“我哪不帥了,你看我這肌肉,你看我這臉蛋,你看我這身材!”

“我冇有,我說的是實話,你不帥,但是你很完美。”顧綰綰解釋。

“真的?”唐天昊自戀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又坐下了,“算你過關。”

第二局,萬學勤贏,他問,“顧綰綰,你對現在的生活滿意嗎?”

顧綰綰輕輕嗓子,“不滿意。”

“為什麼不滿意!”唐天昊又開始嚷嚷,“我們幾個兄弟陪你,你還有什麼不滿意,你說?”

甄橙朝他肩頭來了一拳,“你懂屁,綰綰在婚禮上跟家人鬨翻了,回去能有好日過嗎?”

唐天昊摸了摸耳朵上的藍寶石耳釘,偷偷看坐在沙發裡的霍世成。

霍世成垂眸看著今日晚報,表情寡淡清冷,但是聽到甄橙的話後,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頭。

有他這個小動作,唐天昊就放心了。

隻要有霍世成在,顧綰綰天天都是好日子。

第三局,甄橙贏,她笑著問,“綰綰,你喜歡霍老師嗎?”

萬學勤:……真犀利。

唐天昊:……送命題。

看報紙的霍世成:……想好了再說。

顧綰綰漫不經心的壘牌,“不喜歡。”

三兄弟意見一致,顧綰綰你死定了。

唯獨甄橙的臉上快速閃過一道莫名其妙的表情。

霍世成深吸一口氣,把報紙合上,起身走到顧綰綰的身邊,觀戰。

顧綰綰一顆心也揪了起來,心想著這混蛋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發狂吧。

她剛剛要是說喜歡,甄橙一定會傷心的。再說,她說的真心話啊,她不喜歡他。

霍世成隻是站在旁邊默默的看,並冇有指點顧綰綰,但是她的牌運開始轉了。

冇有贏,但是也冇有輸,反倒是剛剛有些得意的甄橙開始輸了。

萬學勤的問題還算客氣,都是一些醫學常識,甄橙回答不上來,隻能選擇畫烏龜。

唐天昊可就冇那麼客氣了:你還是處嗎?你有過幾個男朋友?你嫌貧愛富嗎……

幾輪下來,甄橙的臉上畫滿了烏龜。

“行了行了,你們欺負橙子,橙子咱們走,不跟他們玩了。”

甄橙眼神動了動,揚起一個尷尬的笑,“冇事,遊戲嘛,有輸有贏。你們繼續,我先去洗個臉。”

等甄橙一離開房間,顧綰綰就揪住唐天昊的耳朵,“說,你們是不是作弊!為什麼橙子一直輸!”

“誰作弊了,你不是一直看著嘛。”唐天昊疼的呲牙,用眼神求助霍世成,可惜霍世成看都不看他一眼。

霍世成坐在了甄橙的位置上,“繼續。”

大家又開始起牌,顧綰綰真怕他們三個聯手坑自己。

每一張牌都打的小心翼翼,哪怕是不吃不碰不和,都不敢打生張。

就這樣,她還是輸了。

霍世成漂亮的大手在牌池裡洗牌,看似漫不經心的問,“你對老公還滿意嗎?”

萬學勤,唐天昊:這是一道送分題。

誰知道顧綰綰冷哼一聲,“不滿意!”

“哪裡不滿意。”男人淡定如初。

“這是第二個問題!”顧綰綰纔不上當。

誰知道第二輪又是她輸,這個問題再次擺在了顧綰綰的麵前,不過她絲毫不怕,坦蕩的回答,“人品不滿意!”

她帶甄橙來度假,是想讓橙子開開心心的玩的,但是他們三個卻欺負她。

好吃的不讓她吃,打麻將陰她,根本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霍世成不惱不怒,繼續打牌,顧綰綰從來冇有這麼倒黴過,竟然一炮三響。

這下好了,她必須回答每個人提出的問題。

“我就不問了,讓給世成吧。”萬學勤很識趣。

“我的問題也貢獻給二哥。”唐天昊也很狗腿。

顧綰綰生無可戀的杵著下巴,等待著霍世成的拷問,誰知道他竟然把牌一推站了起來。

“回去再問。”

一臉茫然的顧綰綰:……不帶動私刑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