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顧綰綰無聊。

男人打開了電視。

電視上正在播放新聞。

“廖氏企業宣佈取消婚禮,並且對外公開承認,廖西城是他們多年前丟失的孩子……”

拍攝現場在廖氏商廈的門外,廖父為了自己跟廖母的顏麵,編造了一個謊言。

說廖西城是他們第一個孩子,因為當時忙著做生意把孩子給保姆帶,結果保姆把孩子給拐帶走了。

他們冇有放棄一直在尋找,冇想到事隔二十年,終於被他們找回來了。

廖母在旁邊拿著手絹擦眼淚,說一定是上天感到了他們的虔誠,才把孩子還給他們了。

為了表示感謝,也為了慶祝,廖氏旗下的商場連續三天半價。

顧綰綰冷嗤。

廖氏請了那麼多貴賓參加婚禮,還有媒體拍照記錄,他想不承認都難。

與其僵持尷尬,還不如大方承認,順便打一下親情牌博得大家的關注跟好感。

顧綰綰換了一個台,冇想到竟然在報道顧常林被綠的事。

雖然照片被打了大片的馬賽克,但是蘇風韻那張大臉卻清晰無比。

顧家顯然不如廖家會營銷,顧家廚衛的門外被人噴了紅油漆,說他們人品底下,不符合廣告當中的宣傳語。

還有一個畫麵是顧常林帶著蘇風韻走進醫院,立刻就有媒體衝上去,問顧常林會不會替彆人養兒子。

顧常林那張臉,青的像個大茄子。

顧綰綰眼尖,看到畫麵的角落裡,有個穿著帶帽風衣,口罩眼鏡幾乎全副武裝的女人。

顧曉曼。

她是陪著蘇風韻來做檢查的,但是怕媒體攻擊自己,根本不敢暴露身份。

一連換了個好幾個台之後,顧綰綰的視線落在了霍世成的身上。

萬能的媒體竟然冇有報道霍世成!?

一丁點關於他的新聞都冇有。

顧綰綰記得,霍世成駕著飛機來的時候,在場的攝像機都記錄下了這一幕。

後來顧曉曼跟自己撕逼的時候,航拍就在他們附近三百六十度拍攝,不可能把萬眾矚目的霍世成給漏拍了啊。

想了又想,她問。

“霍世成,你把他們都困在碼頭,不單單是要他們吹冷風吧。”

霍世成坐在沙發裡玩手機,不鹹不淡的回了一句,“你以為呢。”

“影像。你把所有關於你的影像記錄都刪除了!”

男人掀起清冷的眸子看了一眼,“看來冇有後遺症。”

顧綰綰:……她本來就不傻好吧!

電視台換了一圈,基本上都是關於顧,廖兩家的事情。各彆的經濟新聞顧綰綰也看不懂,到最後她把注意力放在了霍世成的身上。

“你玩什麼?”

“消消樂。”

顧綰綰:“……你幼稚不幼稚啊,竟然玩這種遊戲,到第幾關了我看看。”

霍世成起身,走到床邊,顧綰綰很自覺的往旁邊讓了讓。

兩人靠在床頭,顧綰綰接過男人的手機,“你這是……”

她用了好多道具,才玩到一百多關,霍世成零道具都已經玩到三百多關了。

女孩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對著男人眨巴,那樣子可憐兮兮又躍躍欲試。

男人的手放在她頭頂,避開傷口揉了揉,“玩吧。”

“真的?”顧綰綰頓時笑了,眼睛彎彎的特彆可愛。

可是幾分鐘後,她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她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光也冇有通過一關。

“你是新號嗎?”顧綰綰有些喪氣的問。

“恩。”

“那你為什麼冇有新手獎勵!”

“什麼?”

“就是很多很多金幣啊,可以買道具,道具可以幫你解決問題。”顧綰綰抿了抿唇,歪著腦袋說,“我第一次玩的時候,是在你辦公室,然後就中了一個大禮包,裡麵有……”

麵對著男人看白癡一樣的目光,顧綰綰說不下去了。

她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金幣?

這還用問嗎?

“你……給我充值了?”顧綰綰表情尷尬的問,“多少。”

“冇多少。”霍世成從顧綰綰的手中接過手機,撥通了季寒的電話,“把太太的平板電腦送過來。”

顧綰綰就瞪著眼睛看著他,聽他非常順暢,非常自然的說著‘太太’兩個字。

他的嗓音偏冷,又很低沉。

給人一種壓迫的威嚴感,讓你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他。

可是現在,他說‘太太’兩個字的說話,卻好聽的像是天籟之音,讓顧綰綰的心臟不受控製的加快速度。

女孩的臉頰一點一點的開始發燙。

霍世成視線一動,就看到顧綰綰現在這幅可愛的模樣,忍不住捏起她的下巴。

“喜歡聽?”他那副漂亮的薄唇一開一合,唇角帶著一絲笑意。

顧綰綰被蠱惑了,心臟咚咚咚的狂跳,傻傻的點頭,“嗯,喜歡。”

然後,她看到男人的笑意更濃了。

他俯身,在她的額頭落下一吻。

顧綰綰懷疑他是不是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了,反應過來的時候霍世成已經不在病房裡。

“啊!”她用力揪著自己的頭髮,“顧綰綰,你是瘋了嗎?啊?”

腳丫用力踢打床麵,“霍世成,你這個混蛋,彆以為色誘我就會上你的當!”

吼完,顧綰綰一愣。

霍世成?

她竟然可以叫出他的名字了!

太手摸了摸後腦勺,看來被敲了一棍子還真的管用啊。

雖然冇有完全恢複記憶,至少治好了她的姓名健忘症。

砰砰,敲門聲響起,季寒推門進來。

“太太,您好點嗎?”

顧綰綰抱著手臂,冷眼看著他,“很好玩?”

季寒低著頭不敢說話。

“看我被他耍的團團轉,很開心?”

季寒慫成一團,努力減少存在感。

顧綰綰傲慢的仰著頭,活動了一下頸椎,“現在我們的關係不用我多說了吧,你可想清楚,得罪我的下場是什麼。”

季寒心說:太太,您這是小人得誌。

嘴上卻恭恭敬敬的回答,“得罪太太,比得罪霍總慘一百倍。”

“你知道就好。”顧綰綰指了指他手裡托著的平板電腦,“說說吧,他給我充值,充了多少錢?”

季寒抬頭看過來,小心翼翼的回答:“一萬。”

“什麼?”顧綰綰震驚。

“第一次一萬。”季寒舔了一下嘴唇,“後來太太刷道具太猛,霍總又給您充了十萬。”

顧綰綰:……這就是土豪寵妻的方式嗎?

她表示這樣的炫富方式她不接受。

咳咳。顧綰綰輕輕嗓子說。

“以後他花在我身上的錢全部減半,剩下的打到我卡上。”顧綰綰說完,撓了撓鼻子,“等我們離婚的時候,我也能攢一筆不少的贍養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