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彆墅大門關閉的聲音讓顧綰綰瞬間清醒。

這混蛋半夜三更回來,就是為了乾一炮?

神經病吧!

顧綰綰跳起來,衝到視窗,就看到樓下那輛銀色邁巴赫傲嬌的一掉頭,開走了。

“王八蛋!”顧綰綰氣的跳腳。

他是爽了,她睡不著了。

顧綰綰清理乾淨,抱著平板消消樂,越想越氣,越想越氣,然後一個電話打給季寒。

“我的道具冇了,給我充值!”

季寒睡的迷迷糊糊的,“好,充值。”

掛了顧綰綰的電話又打給霍世成,“霍總,您睡了嗎,太太想充值。”

霍世成悠哉的躺在床上,眯著眼睛回味,“剛剛不是充過了。還要?”

原話返回,顧綰綰氣的爆粗,“湊不要臉!給我的消消樂充值!”

季寒納悶,除了消消樂霍總還跟太太外其他遊戲?

電話又打給霍世成,得到回覆,“250關纔給衝。”

季寒撇嘴,霍總不是挺大方的嘛,怎麼這會變摳門了。太太要是有精力不就不用充值了嗎。

冇辦法,複述男人的話,又打給顧綰綰,“太太,您現在多少關了,霍總讓您打到二百五十關給您充值。”

“我現在二百四十九,要是能打我還用他充值?”

尼瑪,他纔是250!

季寒無語,又給霍世成打。

“給她衝十塊,必須打過一關。”

季寒:“……”

你們兩口子有話直接說不好嗎,為什麼非要他在中間傳話。

於是,顧綰綰十分鐘給季寒打一個電話,“過關,給我充值。”

整整一晚,顧綰綰熬了一對黑眼圈,“一共給我衝了多少?”

季寒翻著小本本彙報,“一共二百三十塊。”

“行,折給我一半現金。”

季寒:太太,不帶這麼坑人的。

恒億集團總裁辦。

季寒把太太的訴求轉達給霍世成。

霍世成眼皮都冇抬一下,“按太太說的辦。”

季寒想死一死,他陪著熬了一個通宵,不僅冇有加班費,還倒貼了一百塊?

這上哪說理去!

不過話說回來,都是熬通宵的人,為什麼霍總看著精神抖擻呢。

……

京大正門。

顧綰綰確定廖西城不在附近,才快速衝進校門。

“綰綰?你怎麼了?”甄橙舉著豆漿,兩人差點撞在一起。

“快走快走。”顧綰綰低著頭拉著甄橙往裡走。

“乾嘛,一看到我就走。”一個熟悉的聲音攔住她們。

顧綰綰抬頭一看,竟然是宋瑤,她抱著手臂嘚瑟的鼻子都快到翻到天上去了。

“呦,宋瑤?在島上的時候,你可以不是這樣的。”甄橙冷嗤。

宋瑤一歪肩膀,“島上?什麼島,我不記得呀。”

“你……”甄橙被顧綰綰拉了一把,“走了,彆跟她費口水。”

“等等。”宋瑤再次攔在前麵,看著顧綰綰的笑,“不知道你的作品怎麼樣了,我的可是進了前十的。”

“恭喜恭喜。”顧綰綰假惺惺的笑。

“那行,給您們報完喜訊我就去上課了。”宋瑤說完,美滋滋的一聳肩,走了。

甄橙氣鼓鼓的,“有病吧她,上次求我跟什麼似的,說要跟你道歉的。現在就是一副狗臉……”

“我不是跟你說了,不管前十還是前一百,我們都可以參加複賽,有什麼區彆呢?”顧綰綰提了提揹包,笑眯眯的。

“像你這麼心大的人真是少見了。”甄橙咂咂嘴跟上,“名次靠前,總是容易被評委記住的吧。”

“最差的那個也容易被人記住。”顧綰綰說完,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朝自己快步走來。

廖西城!?

他竟然在教室門口等她!

“綰綰,我有話跟你說。”廖西城攔下顧綰綰。

“我警告你,不準亂來。”甄橙老雞護小雞似的把顧綰綰擋在身後。

廖西城毫不客氣的把甄橙給甩開,“綰綰……”

“我跟你冇什麼可說的。”顧綰綰往後一步,躲開廖西城的手。

誰知道廖西城另外一隻手突然抓住了顧綰綰的書包,他往後一拉,扯開了顧綰綰的衣領,露出一片吻痕。

顧綰綰下意識的用手遮住。

廖西城的眼神瞬間變得狠毒,眯縫著眼睛冷嗤,“你還說他冇有家暴你!這是什麼!”

他抓住顧綰綰的手高高舉起。

顧綰綰手腕上被束縛過的痕跡完全暴露了出來。

“這是情趣,你懂什麼!”顧綰綰用力抽自己的手,可是廖西城的力氣特彆大,強製拖著她往外走。

“彆在自欺欺人了,他如果真的愛你,怎麼會這麼對你。”廖西城回頭看她一眼,眼神裡都是疼惜,“綰綰,他怎麼可以這麼對你!”

“綰綰……”甄橙追上來,跟廖西城搶人。

她也不過是黃帶的級彆,簡單防身可以,可是跟廖西城比就很雞肋。

甄橙一連被廖西城摔倒好幾次,顧綰綰看不下去了。

“不準傷害橙子!”

廖西城冷嗤,“跟我走。”

“綰綰……”

顧綰綰被拖著往外走,扭著頭對甄橙說,“如果有人問起我,就說我在你家。”

甄橙明白,這個藉口是說給霍老師聽的。

顧綰綰再次被帶到昨天的彆墅。

顧曉曼在廚房裡弄著什麼,看到顧綰綰進來就摔摔打打。

顧綰綰也懶得搭理她,大咧咧的往沙發裡一倒,“我的牛還在吧,給我來杯奶。”

保鏢:……

廖西城應允,保鏢才轉身走開。

廖西城拿出香菸點燃,抽了大半根纔看向顧綰綰的脖子,那次痕跡蟄的他眼疼。

“你為什麼不肯離開他。”他說話的時候,煙霧從他的嘴裡溢位來,然後緩緩消散。

“我為什麼要離開他?”顧綰綰嗤笑,“他有錢,長得帥,體力好,最重要的還是對我百依百順……”

“你撒謊!”廖西城突然摔了手裡的煙,伸腳碾滅,氣呼呼的瞪著顧綰綰,“他明明就虐待你,羞辱你,打你罵你,虛榮心就這麼重要嗎?承認就這麼難嗎?”

看著情緒激動的廖西城,顧綰綰嫣然一笑,“到底是我虛榮還是你虛榮?就算他是個賣身的牛郎,我也一樣喜歡。就算你是廖家的繼承者,我也一樣不喜歡!”

“你撒謊!”廖西城突然抓住顧綰綰,一雙猩紅的眼睛緊盯她櫻紅的唇。

顧綰綰知道自己不該激怒他,在體力上男女懸殊,吃虧的是自己。

她排斥的表情柔和了一些,還不等她說話,廖西城突然壓了下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