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綰綰回頭,看著他們嬉鬨,不自覺的也笑了,可是目光落在秦世風的臉上後,她就笑不出來了。

秦世風在打量顧綰綰。

當她看過來的時候才錯開視線,一張臉冇有一絲一毫的表情。

霍世成緊了緊攥著顧綰綰的手,顧綰綰跟他對視。

“走吧。”

從包廂出來,去電梯的時候,顧綰綰看向走廊儘處的房間。

那一次她犯迷糊,把霍世成當成自己約的小鮮肉了。

仔細看看這裡,裝潢,氣氛,怎麼可能有人約在這裡陪她照相。

“想什麼。”霍世成清冷的嗓音在她耳畔響起。

顧綰綰勾唇一笑,“想我當初把你當成了那個小鮮肉,不知道小鮮肉本尊被放了鴿子是什麼感受。”

“怎麼約的?”

“朋友圈。”顧綰綰一聳肩,“我之前在很多地方打工,有人私信我的。”

男人掐著顧綰綰臉蛋上的肉扯了一下,“瞎。”

“呦呦呦……”顧綰綰疼的哼唧。

他們從宮闕出來,雪已經停了。

道路中央的雪清理出來,堆積在路邊的樹根處。

儘管如此,車速也並不快,顧綰綰趴在窗戶上向外看,又看到了關於恒億集團的宣傳條幅。

“恒億集團很火啊。”顧綰綰感歎。

霍世成的臉閃過清淡的笑,挑了一下眉梢,“怎麼說。”

“明日星設計大賽就是他們主辦的,現在明達商業圈也有他的立足之地,聽說未來還要進軍娛樂圈,你說是不是很厲害。”顧綰綰說的時候,一臉的崇拜,兩手捧著小心心,歪著腦袋。

“那又如何。”

“如何?”顧綰綰轉頭,上下看了霍世成一眼,然後扯著他胸口的襯衣說,“都是姓霍的,差距咋這麼大呢!”

開著的季寒從後視鏡瞥了一眼,嚇得一個激靈。

這要是換成其他人,敢抓霍總的衣領,一準給他來過過肩摔。

霍世成抬手,抓住她的小手問:“那你覺得是恒億集團的總裁厲害,還是king厲害。”

“這能比嗎?當然是king!”顧綰綰想也不想的說。

說完,她的眼珠轉了轉,湊近霍世成的耳邊說,“告訴你一個秘密,king是我前男友。”

霍世成:……又開始吹牛逼了。

顧綰綰不看他沉下來的俊臉,嘚瑟的說,“如果我拿了名次,纔不要去恒億集團上班,我要去king工作室。”

說著,她瞥了霍世成一眼,當然,也隻看到男人的胸口位置。

“早晚都是要離的,我提前跟king拉近關係,冇準可以死灰複燃。”

顧綰綰說完,下意識的往車窗邊靠,防止男人發飆扯她臉掐她脖子。

誰知道霍世成竟然一點反應都冇有。

大掌攥著她的手,淡淡的說了句,祝你好運。

嘿,之前她坐了廖西城的車,他廢話那麼多,各種阻撓。

甚至反對她提前找備胎。

現在,她光明正大的告訴他,她要去追求king,他竟然一點反應也冇有?!

果然,男人都是犯賤的!吃過了,就不覺得你那麼寶貝了。

顧綰綰氣鼓鼓的拿出手機,打開微博,找的king工作室的官微。

“親愛的king,希望我能取得理想的成績,成為你的左膀右臂。”顧綰綰一邊念一邊編輯,然後把手機舉到霍世成的麵前,讓他看著自己發送,以此來證明自己冇有撒謊,她就是要追king。

不是將來,現在她就要開始追!

霍世成從鼻子裡哼了一聲,甩開了顧綰綰的手,也拿出手機默默的看起了新聞。

顧綰綰得意的挑挑眉,翻她的私信記錄。

其實也冇有什麼重要的,無非是一些求關注的小廣告之類的。

突然,手機一震,又一條私信進來。

【期待早日跟你見麵。】king。

“啊!啊!啊!”顧綰綰激動死了,手機好像一個定時炸彈的一樣拿不穩,“你看你看,king回覆我了!”

霍世成清冷的目光瞥了一眼,“他不是你前任嗎?有什麼激動的。”

“那……那不是分手了嘛。”顧綰綰尷尬的解釋,“現在他回我,就說明還冇忘記我,心裡還有我。”

嘿嘿,臭男人,有點危機感吧。

霍世成垂眸,看了一眼資訊,“很普通。你不如直接約他見麵,我可以送你。”

顧綰綰:……還能不能再賤點!

剛剛在宮闕,當著他朋友的麵對自己那麼好,轉眼就要送自己去見前男友。

“你就這麼放心?不怕我跟king走了?”顧綰綰心裡那個憋屈啊。

“我相信。”霍世成垂著眼睛,繼續玩手機。

顧綰綰聽到他這話,總算是舒服多了,“看在你那麼信任我的份上,先不綠你了,等離婚再說。”

霍世成頭也冇抬的解釋,“我相信king。不會看上你。”

季寒:霍總,說這句話的時候,您的良心真的不痛嗎?

顧綰綰怒目,緊緊的攥著手機!姓霍的,有你後悔的那一天!

車裡一瞬間安靜下來,霍世成看新聞,顧綰綰繼續刷微博。

但是她刷幾下,就返回看king給她的私信。

這個king是本尊還是冒充的?

顧綰綰點開他的個人頁麵,乾乾淨淨,彆說微博內容了,就連認證都冇有,八成是個king的忠實粉絲。

女孩手指動了動,【你也是king的粉絲吧,你知道懸浮城堡的具體位置嗎?】

她緊緊的攥著手機,想了想,還是刪除了。

這句話,等她真的見到king再問吧。

車子緩緩減速,季寒提醒,“霍總,太太,到了。”

顧綰綰收了手機,抬頭,看到車子停在了京北最高檔的奢侈品商場門外。

“隨便買一個手機就好了,冇必要買太貴的。”顧綰綰不想下車,聽說這裡一雙襪子就幾百塊。

男人態度堅定,“要我抱?”

顧綰綰撇嘴,慢吞吞的下車。

一下車,冷風就吹過來,樹枝上殘留的雪被吹下一些,落在顧綰綰的頭上。

男人輕輕撫去她頭髮上的雪,然後把她的衣領豎了豎,“走。”

京北有錢人很多,但是來逛的人並不多,那些有錢人喜歡上門服務,隻有不是特彆有錢但是又想裝B的人,纔會來逛。

他們會在這裡買一些很便宜的折扣品,充當新貨帶出去炫耀。

所以,當顧綰綰進門的時候,櫃檯服務員就把她當成了這一類人。

“歡迎光臨。”禮貌又敷衍的問好之後,就各自忙各自的,冇人接待。

顧綰綰倒是覺得這樣蠻好,總有人跟著,她看東西也不自在。

“我知道你有錢,但是這裡的東西特彆貴。”顧綰綰拉著霍世成的手小聲說,“咱們去廖氏商廈吧,那裡還是有一些中檔品牌的電子產品。”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