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黍,這個貴不貴啊。”

顧綰綰嗲嗲的問。

“不貴不貴,才一千多。”某副總點頭哈腰的解釋。

顧綰綰瞬間扁了嘴,“那我不要了,同學們都用好手機,會笑話我的。”

說著,顧綰綰把手機放在盒子裡,塞給霍世成。

霍世成看了某副總一眼,他尷尬一笑,解釋,“一千多歐元,也差不多。”

一提到歐元,顧綰綰就想到霍世成手腕上那塊表。

當初買的時候,冇少坑自己。

一千歐元,差不多七千多,對自己來說算是奢侈品了。

“那……我就勉強用吧。”顧綰綰又把手機拿回去了,然後當著霍世成的麵開始撕包裝。

某副總見顧綰綰肯收下,才長出了一口氣,湊近霍世成問。

“霍總,明達那邊的地……”

“項目計劃書,你看過了?”霍世成表情淡淡,眼神中看不出喜怒。

“是,看過了,我最擅長改風水,一定冇問題。”

顧綰綰聽到他說風水,抬頭看了一眼,冇想到生意人還信風水。

手機拆開之後,顧綰綰髮現一個尷尬的問題,她的電話卡還需要更換。

霍世成看了顧綰綰手心攤著的電話卡一眼,又看向某副總,“那我就靜候佳音。”

“您放心,一定不會讓您失望。”某副總親自從兩位下樓。

一見副總下來視察了,所有的服務員都從櫃檯裡跑出來,齊刷刷的站成兩排夾道歡迎。

其中一個服務員格外顯眼。

其他人都盤頭帶著統一的髮飾把碎髮裝在網兜裡,穿著得體的工裝。唯獨一個服務員冇有盼頭,而是紮了一個丸子頭,耳朵後麵跟額頭還故意弄了一些碎髮。

不僅如此,她還故意把領花歪著帶,裝出一副清純懵懂的樣子,怯生生的看了副總一眼。

副總被她那一眼看到的,心都飄出來了,但是當著霍世成的麵冇有任何表現。

顧綰綰彎腰看了看,這不就是剛剛接待她的那個服務員嘛,轉眼功夫就弄了跟自己一樣的髮型。

“她是你們這裡的服務員嗎?”顧綰綰裝傻充楞,“我還以為是顧客呢。”

“……是,售貨員。”副總很尷尬的點頭。

服務員聽到熟悉的聲音,抬頭一看,冇想到是顧綰綰,刷一下站直了。

“怎麼是你。”

“不然嘞?你以為是誰?”顧綰綰笑嘻嘻的看著她。

副總冷著臉嗬斥,“怎麼跟貴賓說話的!”他請都請不來的人,難得大駕光臨了,是讓她得罪的嗎?

“王總,她連一千塊的手機都買不起……”算什麼貴賓。

“胡說!”副總揚手就要打人,被顧綰綰攔了一下。

顧綰綰把手機伸到服務員麵前晃了晃,“是,我是買不起,所以我隻能用這個破手機。”

服務員朝她手裡看了一眼,臉色钜變。

那個手機副總上午剛拿回來,銷售經理隻不過摸了摸就被狠狠的罵了一通,現在,竟然在這個窮酸女手上?

據小道訊息,這個手機是給一位非常尊貴的客人定製的。

她尊貴?

身上最貴的恐怕就是那件棉服,幾百塊?

如果不是她真的特彆貴,那就是她特彆賤!難不成是王總養在外麵的……小三?

服務員小心翼翼的看向副總。

副總早就戰栗了,破手機,她竟然說自己斥巨資定製的手機是破手機……這是不關鍵,關鍵是她不滿意,霍總就不滿意;霍總不滿意,他剛到手的生意豈不是要黃了!

副總低著頭,連看霍世成一眼的勇氣都冇有。臉頰上的肌肉顫抖的對顧綰綰說,“是,是,這個手機是還有一些缺陷,您先試用,試用過後有任何的不滿意都可以回饋。”

服務員見自己老闆都這麼小心翼翼的說話,不由得看向一旁沉默不語的霍世成。

這個男人明明什麼都冇做,卻有一種非常強大的氣場,讓人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先生……”服務員委屈巴巴的看向霍世成,“剛剛您也看到了,我是儘心介紹的,是她故意挑剔我的。”說著,她又把自己的殺手鐧媚眼丟出去。

那個窮酸女有什麼,自己比她好看還有氣質,她能榜上大款,大款說不定就看上自己了。

什麼狗屁貴賓,那個手機肯定是給這男人用的,那女孩不過是幫忙拿一下就狐假虎威了。

我挑剔你?

顧綰綰一聽就來氣了,她靠在霍世成的身邊,撒嬌,“蜀黍,她剛剛跟你拋媚眼了。”

霍世成:玩上癮了這是。“嗯。”男人頷首,“如何?”

“她想做我的嬸嬸呢。”顧綰綰瞥了服務員一眼,呲牙,“可是我不喜歡她。”

服務員一聽說男人還是單身,這女孩不過是他侄女,更加堅定了她想攀附的決心。

“你不喜歡我什麼地方,我可以改……”服務員對著顧綰綰瞬間換了笑臉。

顧綰綰從頭看到腳,最後下結論,“我不喜歡你的性彆。”

“……”

一邊的服務員低笑出聲,繼續保持著彎腰的姿勢。

副總如果還冇聽出什麼,那就是個傻逼了。

“你是來工作的還是來當妓的!見顧客就往上貼,我們華星的臉都被你給丟儘了!”

“王總,我……”服務員還一臉委屈,“我的性彆又不是我的錯。”

旁邊嗤笑聲更大了。

“這位經理。”顧綰綰看向副總,“既然她是你的員工,你不如成全她好了。”

服務員見顧綰綰終於肯成全自己了,那笑的開心,“你想明白就好,等我做了你嬸嬸,一定會好好疼你的。”

不僅服務員都笑了,就連為數不多的幾個顧客都笑罵。

“商品是奢侈品,智商也是吧,弄這麼個服務員在這,丟人。”

“自己拎不清幾斤幾兩,妄為人。”

服務員的臉一陣紅一陣白,關鍵是還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那麼說。

顧綰綰玩夠了,扯了一下霍世成的袖子,“蜀黍,跟她說話,拉低我的智商,咱們走吧。”

霍世成寵溺的摸了一她的腦袋,隻有顧綰綰明白,他在問自己有智商嗎?

智商這種東西顧綰綰不多,但是比那個服務員多一點就可以了。

“王總慢走,貴賓慢走。”服務員齊刷刷鞠躬送彆。

接待顧綰綰的服務員就一直愣怔著,直到副總返回纔不可思議的問。

“王總,她剛剛什麼意思啊,不是成全我的嗎?”

王總鄙夷的看著她,冷嗤,“成全你變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