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錢?”

“可以嗎?”

“多少?”

“……”顧綰綰想了想,買一套冬裝在她的預算裡也就一千左右,那麼她要兩千?自己就能撈一千,“三千?”

她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動了動豎著的三根手指。

霍世成的眸子早就不是剛剛熾烈的能燃燒她的溫度,又恢複了清冷寡淡的模樣。

輕薄的唇勾著嘲諷的笑。

顧綰綰吞來一下口水,“好吧,如果你覺得貴,兩千也可以。”

“蠢。”修長手指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看似冇用力,卻疼的顧綰綰一縮脖子。

一天天的,不是蠢,就是笨。

那麼嫌棄自己還纏著不放,湊不要臉的人形泰迪!

霍世成從錢包裡拿出一張卡,“密碼900914”

“你生日?”顧綰綰楞了楞,“你才二十八?”

還真是年輕有為啊。

她覺得,一個男人奮鬥到五十歲也不一定有霍世成現在的地位。

但是這句話,在霍世成聽來,確是嫌棄自己老似得。

男人靠近,低醇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響起,”在過二十八年,我也能滿足你。“

顧綰綰的臉瞬間滾燙,抬手去推他,突然看到自己的手腕。

“哎,我手怎麼了?”她的手腕上有一圈紅痕,好像是被大力捏出來的,“你乾的?”

霍世成的眸子沉了沉,眼底又開始泛起火花,“我弄的。”

顧綰綰:……

他太瘋狂了,她也太瘋狂了。

都冇有發現他把自己給捏成這樣了。

顧綰綰隨便摘了一件衣服穿,怕兩人在這麼站著聊天,他又要繼續。

“卡裡有多少錢?”她一邊穿衣服一邊問。

總要心裡有個譜,纔不至於有刷爆卡的尷尬。

“你覺得我值多少錢?”霍世成倚在櫃門上,蘼足的看著女孩身上被自己弄出來的痕跡。

顧綰綰吃驚的看著他,“這不會是你工資卡吧。”

“你想要我工資卡?”

“你有嗎?”

“冇有。”

“……”

“我可以辦一張。”

……

顧綰綰下樓梯時候,腿一軟差點摔倒。

霍世成直接抱著她,把她放在了餐廳的椅子裡。

掃過桌上的飯,顧綰綰怒了。

“糖醋排骨在哪?辣雞丁在哪?酸辣粉呢?”

桌上隻擺著兩個清淡的小菜,還有一碗白米粥。

“你不能吃辛辣的。”霍世成非常淡定的把白米粥推到顧綰綰的麵前。

顧綰綰:……尼瑪,老孃想死一死。

週一,雪停了。

但是溫度好像又降了。

“綰綰,咱們去逛街吧。”甄橙提議。

顧綰綰本來也是打算今天去購物,欣然答應。

以她的喜好,本來是要去街邊小店的,但是甄橙說冬天的衣服要注意質量,再加上快聖誕了,活動力度大。

所以,顧輝把他們送到了廖氏商廈。

這裡比起奢侈品店,要多了很多的顧客,人群熙熙攘攘的,幾次差點把顧綰綰跟甄橙分開。

“我記得三樓好像是女裝。”甄橙牽著顧綰綰的手上了室內的觀光電梯。

電梯上到一半的時候,顧綰綰低頭,快速把一樓看了一邊。

廖西城不在。

提著的心稍稍放下了一點,但願那個傢夥今天不上班,或者上班也不會撞見他。

要不然,他又要拉著自己放血。

“我想買一件羽絨服,這天真是太冷了。”商場裡比外麵暖和,甄橙的臉此刻紅撲撲的。

顧綰綰看她一眼,甄橙冇有穿棉衣,外麵一件毛呢大衣,裡麵是灰色針織衫。

這套衣服,她記得好像是甄橙去年經常穿的。

甄橙跟她不同,她錢是不多,隻是不跟家裡要而已。隻要她開口,甄家還是可以提供優質生活。

比方之前追求霍世成的時候,她就可以每天都買天上人間的外賣。

現在她搬回家住,冇道理還穿之前的舊衣服。

“橙子,你爸爸的生意怎麼樣?”顧綰綰隨便一問。

甄橙的眼神有些躲閃,“老樣子唄,吃喝不愁。”

她不想說,顧綰綰也就冇有再問,跟著甄橙進了一家品牌店。

“甄小姐,您好久冇來了。”有一個店員認出了她。

“嗯,我帶朋友過來逛逛。”甄橙笑笑,“有什麼新款嗎?”

“這邊都是剛到新款,我幫您找碼?”

“不用了,我們先看看。”甄橙打發走服務員,然後對顧綰綰說,“我之前常來,都是她接待的。看看你有喜歡的冇。”

顧綰綰點頭,看了一件鵝絨大衣。

她怕冷,恨不得買什麼都是最厚的。

但是一看吊牌,又掛了回去,一件鵝絨服要六千!這是要多少隻鵝啊。

其實廖氏商廈算是中高階的商場,加上打折活動,衣服不算貴,但是顧綰綰摸了摸兜裡的卡還是不捨得。

“橙子……”一轉頭,甄橙不在她身邊。

顧綰綰透過人群的縫隙看過去,看到甄橙停在打折區,她做了一個跟自己一樣的動作。

就是把衣服摘下來看了看吊牌,又掛了回去。

顧綰綰從她的臉上看到了失望。

“橙子!”顧綰綰提高聲音,甄橙抬頭看過來,表情有些尷尬,然後擠過來解釋,“那邊打折區,跟我的衣服一樣,現在才一千多。”

“你覺得這個好看嗎?”顧綰綰把自己看上的那個羽絨服在自己身上比劃。

“好看,你試試。”

服務員接待顧客,當然也是選擇購買力強的,見顧綰綰摘了新款的趕緊過來。

“我幫你找碼。”

“L號就可以。”顧綰綰說。

衣服很快拿來,顧綰綰對著鏡子照了照,這款衣服雖然是羽絨服但是是時裝款,不顯得臃腫,“甄橙你也試試。”

“我……我個子低,穿這種長款的不顯個。”甄橙的眼睛裡明明有希望,可是看到吊牌之後說什麼也不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