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們都穿姐妹裝的,如果你也喜歡咱們就買一樣的。”顧綰綰把衣服塞給甄橙。

服務員也在一邊說,“是啊,甄小姐也不算矮,完全可以撐起來的。”

甄橙試了試,果然氣質不同,顧綰綰看得出來,她也很喜歡。

“這個衣服有兩件嗎?”顧綰綰說,“我們一人一件。”

“綰綰,我不要……”

“我送你,你要不要?”顧綰綰笑著問。

甄橙見鬼似的看著她,“你?你個糖公雞,粘彆人便宜還可以,讓你放血簡直是駭人聽聞。”

“我粘彆人的,貼補給你啊。”顧綰綰抱著甄橙笑,“你介紹我去酒吧工作我還冇謝謝你呢。”

“那也不用送這麼貴的衣服。”

“那你下次給我介紹更好的工作啊。”

甄橙有些為難的笑笑,冇說話。

顧綰綰刷卡的時候,甄橙站在她旁邊,眼睛一直盯著那張黑金卡。

“怎麼了?”顧綰綰問。

“冇事。”甄橙抿了一下唇,還是問出來,“這卡,該不會是霍老師的吧?”

“……嗯,他工資卡。”

“霍老師看起來不像隻是個老師的樣子。”甄橙咂咂嘴,“他是不是還有副業?”

“跟人做生意吧,我也不清楚。”

兩人又買了鞋子跟打底,大袋小袋拎著,準備離開的時候,聽到有人在吵架。

因為就在電梯口的專櫃,所以圍了很多人。

“你連廖西城都不認識,我看你可以滾蛋了!”一個女人尖著嗓子喊。

“抱歉,認識我們經理的人多了,也冇有一個像您這樣白拿的。”服務員禮貌卻不失嘲諷的聲音。

“我白拿?我是他未婚妻!”女人繼續喊,“有本事你叫他出來,看看我可以不可以白拿!”

甄橙用手肘碰了碰顧綰綰,顧綰綰看過去。

那個跳著腳尖著嗓子嘶吼的人不是彆人,真是顧曉曼。

她隻穿了一件白色低領毛衣,褲子的小肚上有很多泥點子,看樣子是走路過來的。

服務員的手裡抱著的,正是顧綰綰跟甄橙一人一件的新款羽絨服。

“抱歉,我們經理在忙,冇時間接待您。”服務員說著,把衣服交給另外一個店員。

顧曉曼見她要把衣服拿走,瘋了一樣衝上去,一把抓住了衣服上的毛領子。

“給我!”

……

甄橙冷笑,“她怎麼弄成這樣了?”

顧綰綰一時間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按理說,廖西城要顧曉曼的腎,肯定對她寶貝的不行,至少之前是這樣的,怎麼突然就變了。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顧綰綰不想管,但是他們堵在電梯口,導致電梯上來的人冇辦法挪動,眼看就要出擁擠事故。

顧綰綰想了想,還是拿出手機,給廖西城打了個電話。

“綰綰?”廖西城的聲音不難聽出激動,“綰綰,上次是我太激動了,我跟你道歉。”

顧綰綰簡單直接的說,“到三樓來把你女人帶走。”

廖西城來的很快。

顧曉曼一看到廖西城瞬間就變的跟溫柔的小貓一樣。

“西城,我看你忙你冇給你打電話。我選了一件衣服,你看好看嗎?”

說著,顧曉曼又去搶服務員手裡的要衣服。

服務員冇想到這個瘋女人真的跟總經理認識,嚇得哆哆嗦嗦的。

“廖總,我們……”

廖西城擺擺手,然後冷著臉看顧曉曼自顧自的把衣服穿上,“不好看。”

顧曉曼一怔,眼神明顯閃過一抹不服氣,但是臉上依舊笑著,“那你說什麼好看,你給我選。”

廖西城看了服務員一眼,讓她把衣服收走。

兩個服務員走了,顧曉曼顛顛的跟在廖西城身後往一邊走,電梯上的人總算是散開了。

“西城,西城你去哪,女裝在這邊……”顧曉曼見廖西城的視線看向其他地方,跺跺腳,又跟上來。

顧綰綰跟甄橙站在另外一家店裡,隔著玻璃看到廖西城在東張西望。

“綰綰,他在找你。”

“不用理他。”顧綰綰說完,轉身,這才發現竟然是在內.衣店裡。

“哇,這件胸衣好漂亮啊。”甄橙拿起一件薄如蟬翼的胸衣,比劃在顧綰綰的身上,“霍老師看到一定被你迷死了。”

顧綰綰的臉刷紅了。

現在他都像吃不飽的少年一樣,在穿這個,她還要不要活了。

“不要。”顧綰綰推開她的手。

“那,這個?”甄橙又拿了一件。

顧綰綰:“……我不穿男士的。”

“情侶的。”

“橙子你學壞了。”顧綰綰嗔怒。

她的手機響了,是廖西城打來的,顧綰綰看了一眼還站在玻璃櫥窗外麵的男人,掛斷。

“西城,你到底在找什麼?”顧曉曼拉著他的手晃了一下,被男人猛地甩開,“剛剛人多我給你麵子,現在立刻給我滾!”

顧曉曼被他甩的踉蹌了幾步,差點摔倒。

“我是你的未婚妻,你讓我去哪?”

“我說的很清楚,我已經跟你分手了!”廖西城咬著牙,一臉的厭惡。

顧曉曼托了一下散亂的頭髮,冷笑著起來,“你敢甩了我,我就告訴媒體,你高價從黑市買腎。“

“顧曉曼!”廖西城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逼著她往後退,身子懸空出天井的欄杆外。

顧曉曼嚇得臉都白了,死死的抓住廖西城的手臂。

“廖西城你瘋了!”顧曉曼快速往下瞥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你這是謀殺!今天這麼多顧客,如果我從這掉下去,你這個總經理還能當下去嗎?”

廖西城被她氣的全身發抖,但是顧曉曼說的也是事實。

他好不容易纔被提拔到總經理,不能因為一個賤人就毀了自己前程。

廖西城的手一鬆開,顧曉曼就癱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你想怎麼樣?”廖西城眼神森冷的盯著她。

顧曉曼揚起一抹嘲諷的笑,“不想怎樣,就是缺錢。”

廖西城拿出錢包,從裡麵抽出一打百元大鈔丟在顧曉曼的身上,“滾!”

顧曉曼撿起來,抖了抖,“你打發要飯的?”

“先用著,改天給你。”廖西城臉色鐵青,側著頭,看也不想看她一眼。

“這點還不夠我買剛剛那件衣服。”顧曉曼耍潑,站起來,把錢塞在包裡,“要不你給我一張卡,讓我在這裡隨便消費。”

“你彆得寸進尺!”如果現在不是在廖氏商廈,如果這附近冇人,廖西城真的會掐死她。

顧曉曼拍了拍身上的土,轉身麵對著天井,突然喊起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