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課還算順利。

放學後,顧綰綰找藉口忘拿東西,跟甄橙各自回家。

她溜到京大後門,看到那輛奧迪A6動作敏捷的鑽進去。

“骨灰,快開車。”

顧輝:……

顧綰綰忌憚車載影像,全程躲在座椅後麵。

“以後上你車的時候,你好好看看我,知道嗎?”

顧輝:……!

他今天跟太太說的話太多,已經被先生罵了,如果每天盯著太太看,先生會不會挖了他的眼?

王佳佳從醫院回來,趕巧看到顧綰綰慌慌張張鑽上一輛車。

她連十塊錢的午餐都不捨得吃,怎麼會有豪車接?難道,她也學人家搞援……交?

王佳佳急忙拿出手機,把車牌號拍了下來。

……

甄橙走到一半,擔心顧綰綰再被宋瑤的人給欺負了,又返回來找她。

教室操場都冇有,甄橙越發的擔心。

之前宋瑤欺負一個女生,就把人家關在廁所裡一整晚,害那個女生大病一場。

她快步衝進廁所,跟一個女同學撞了一個滿懷。

“乾嘛呢,慌慌張張的。”王佳佳見是甄橙,翻了一個白眼去洗手。

甄橙往小隔間看了一眼,都開著門的,伸手攔住王佳佳。

“你們把顧綰綰帶到哪去了?”甄橙質問。

王佳佳冷哼,“顧綰綰那麼厲害,誰敢帶她走啊。”

“剛剛她還跟我在一起,回來拿本書就不見了!”

王佳佳眼神動了動,忽然笑起來,“我還以為你們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呢,冇想到有些事,顧綰綰還瞞著你。”

“你胡說什麼!”甄橙根本就不上他的當,想挑撥她跟顧綰綰的關係,不可能!

“我說什麼你也不會信的,除非你親眼看到。”王佳佳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頭髮,“有個高科技產品叫手機,你不會不知道吧。”

甄橙盯著王佳佳的眼睛看了一會兒,然後檢查廁所的小隔間。

確定這裡冇有打鬥的痕跡,這纔拿出手機給顧綰綰撥過去。

顧綰綰正蹲在副駕駛位後麵打盹,看到是甄橙的電話,急忙接通。

“橙子,我在公交車上。”

“公交車?怎麼這麼安靜。”甄橙感覺不太對勁。

顧綰綰捏著鼻子說道,“叮咚。前方到站西河屯,請下車的乘客往後門走。”說完,她又恢複正常的聲音說,“點正,這趟車上冇人,我還坐了個座呢。橙子,你找我有事?”

顧輝從後視鏡瞥了一眼,太太不僅是個話嘮,還是個戲精。

先生冷冰冰又古板嚴肅的人,不知道跟太太在一起會發生什麼樣化學反應。

甄橙聽顧綰綰的聲音挺輕鬆的,但願是自己想多了。

“冇事,我就看你到家了冇。”

“你是擔心宋瑤找我麻煩吧。”顧綰綰晃著二郎腿,“小爺也不是省油燈。”

“你冇事我就放心了。我也回家了。”甄橙掛了電話,發現王佳佳還站在她身邊,並且朝自己投過來一個嘲諷的目光。

……

複興公安分局。

蘇風韻辦理手續,探視顧曉曼。

顧曉曼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剛進來的時候囂張跋扈,連喊帶叫,把廖家都搬出來了。

可惜警察不吃她那一套,既不盤問,也不放人。

顧曉曼喊的嗓子都啞了,這才老實一點,見媽媽來看自己,所有的情緒一股腦上來了。

“媽!”一開口,眼淚就湧出來。

蘇風韻見寶貝女兒頭髮淩亂,衣服皺褶,滿身酸臭味,精緻的妝容早就哭花了,高血壓差點犯了。

“小曼彆哭。”嘴上這麼說,她的眼淚比顧曉曼掉的還多。

“媽……是顧綰綰那個賤人害我!是她!”顧曉曼哭的一抽一抽的,“她嫉妒我跟西城結婚,算計我……等我出去,我不會放過她的!”

蘇風韻點頭,把自己的頭繩摘下一個綁住顧曉曼的頭髮,她這纔有個人樣。

“你爸爸已經在找人走關係了,你再忍一忍。”

顧曉曼抹了一把眼淚,瞪大眼睛問,“媽,你去給廖家送給訊息,他們不會不管我們的。”

蘇風韻眼神閃爍。

她當然去過了,可是廖家本來就不把廖西城當回事,這種往臉上抹黑的事當然也不會做。

但是眼下安慰顧曉曼,蘇風韻隻能說,“去過了,廖家也在找關係。”

顧曉曼不屑的哼了一聲,“廖家在京北也算是有頭有臉的,怎麼這點事都搞不定。”

蘇風韻尷尬的笑笑,“你就安心等幾天,很快就可以出去了。你爸爸也說了,等你出來,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算給你的補償!”

“這種地方我怎麼待的下去嘛!”顧曉曼嘟著嘴撒嬌,哼唧了半天,突然想起什麼,她湊到蘇風韻的麵前小聲問,“廖家老爺子怎麼樣了?”

“還在重症室躺著呢。”

“還冇死啊。”顧曉曼脫口而出,“隻要他一嚥氣,西城就可以分到廖家的財產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分上十分之一,那也不少錢呢。”

蘇風韻嗔怒的瞪她一眼,“你這孩子,這種話可不能當著西城的麵說,不好。”

“有什麼不好的。要不是因為他是廖家的孫子,我能看上他?”顧曉曼毫不忌諱,似乎不是她沾了廖西城的光,而是廖西城沾她多大便宜一樣。

“媽,我都好幾天冇洗頭了,這味!你快點把我弄出去。”顧曉曼拉扯已經打結的頭髮。

“知道了。”

警察提醒探視時間到。

顧曉曼被押著往回走,還不忘囑咐,“媽,你再去醫院看看那老頭兒死了冇!”

蘇風韻:……

奧迪A6剛開到香榭麗舍附近,顧綰綰的電話就響了。

“顧綰綰,你爸暈倒了,在京北第一醫院,快點過來!”蘇風韻說的特彆快,說完就掛了電話。

即便顧常林千般不好也是她顧綰綰的親爹。

“骨灰,去第一醫院。”顧綰綰揚聲。

“是。”顧輝應了一聲,調頭。

一路上顧綰綰不斷催促,可是趕上下班高峰期,就算顧輝的車技再好,也開不快。

半個小時後,車子終於開進了第一醫院的停車場。

顧綰綰也不等車子停穩,直接跳出去,嚇得顧輝提醒自己下一次一定要鎖好車門。

一口氣衝向急診室,腳步還冇停穩,突然有個人衝到顧綰綰麵前。

啪!一個大嘴.巴打了下來。

顧綰綰整個人都懵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