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含語跟著回去,一路上就聽霍冶山碎碎念。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這根本就不能……”

“你到底在說什麼?”孟含語一把拉住霍冶山的手,“你這個東西明明就是給顧綰綰的,怎麼又不給了?”

霍冶山動作一頓,歪著頭尋思,“顧綰綰?她叫顧綰綰?”

“哎呀,你到底怎麼了?”孟含語急的跺腳。

霍冶山突然邁開腿,快速回自己的房間,到最後甚至跑了起來。

一進屋,霍冶山就從櫃子裡找出一個鐵盒子,打開,把裡麵的東西都倒在地上。

“哪去了?”

孟含語氣喘籲籲的跟進來,就看到霍冶山趴在地上,在一堆小東西裡翻來翻去。

“你找什麼,我幫你?”

“照片,一張照片……”霍冶山手忙腳亂扒開滿地的明信片,然後好像觸電一樣突然不動了。

靜默了片刻,他纔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孟含語看。

孟含語一頭霧水,看到照片後也是一怔,“這不是顧綰綰嗎?你之前就認識她?”

“顧綰綰?”霍冶山的唇角勾出了一抹冷笑,“哼,好一個顧綰綰。”

“我早就知道顧綰綰是故意裝清純裝可愛,實際上就是人人上的公家車!”孟含語一臉的不屑,“我告訴舅舅,舅舅還不相信,看看顧綰綰今天那個樣子,冇教養!這樣的女人以後能代表咱們霍家出席大場合嗎?”

孟含語又開始喋喋不休的抱怨,而霍冶山則捏合照片坐在了床邊。

顧綰綰?顧綰綰?顧綰綰!

兜兜轉轉,這個女人還是回到霍世成的身邊。

“去把那個水晶球拿過來。”霍冶山突然說。

“水晶球?”孟含語一怔,“冶山,就算她再不配做霍總的女人,可畢竟是霍總帶來的,你的禮物要是太寒酸,會惹霍總不高興的。”

霍冶山一推搡孟含語,“快去拿。”

孟含語不情願的起身,從玻璃展台裡拿出一個水晶球。

這個水晶球看起來跟市麵上十幾塊的水晶球一樣,裡麵是一棟房子,地麵鋪滿了雪花。如果把球倒過去再轉過來,就會有雪花飄落的美景。

“這個怎麼送的出去嘛。”孟含語嫌棄的自己都不想碰一下,單手遞給霍冶山。

霍冶山拿在手裡掂了掂,然後猛地砸在地上。

啪的一聲,嚇得孟含語躲出去老遠。

“你這是怎麼了?”自從看到顧綰綰,霍冶山就變的神經兮兮的。

水晶球被砸破,裡麵的泡沫雪散落了一地,小房子也被摔成了兩半……霍冶山拿起小房子的殘骸,把上麵的風車給拔了下來。

這時候,孟含語才發現,原來那個風車是一把鑰匙。

“這是哪的鑰匙?”孟含語想拿過去看一眼,霍冶山從地上站起來就往外走,“彆跟來。”

孟含語跟到門口,硬生生停下腳步,張望了一會兒,最後還是選擇回來把地麵的殘骸整理乾淨。

顧綰綰跟霍世成從大廳出來,穿過長長的走廊就看到一輛黑色轎車衝了出去。

“不會是現去給我買禮物了吧。”顧綰綰笑著調侃。

霍世成的眸光冷沉下去,薄唇勾出輕蔑的笑,“說不定呢。”

天色徹底黑下來,也冇什麼地方好轉,霍世成就帶著顧綰綰回他在這裡固定房間。

剛走到二樓的轉角,就聽到一個女人輕聲的的喊了句,“霍總……”

顧綰綰側頭,倏地笑了,“你該去辦正經事了。”

可不是嘛,瞧孟含語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一定是有很多話要跟霍世成說。

霍世成把顧綰綰送進房間,“乖乖待著,我馬上就回來。”

“你?馬上?”可以持續戰鬥一晚上的男人,怎麼可能馬上。

顧綰綰權當他安慰自己,推門進去。

這個房間跟香榭麗舍的主臥麵積差不多,裝修風格也差不多,顧綰綰溜達了一圈覺得無聊,就拿出手機玩遊戲。

彆說,雖然看不出這個手機是什麼牌子的,但是網速那是杠杠的。

甭管玩啥動不卡。

聽說最近吃雞很火,顧綰綰準備嘗試一把,正在下載的時候,突然有訊息提示有紅包。

紅包!測網速的機會來了。

顧綰綰快速打開微信,看到‘相親相愛的一家人’裡有個百元大包。

她趕緊點點點!

滴,顧綰綰搶到63塊是手氣王。

【靠,我自己還冇搶呢,就完了?】唐老鴨。

【誰讓你少包一個。】萬美女。

【我冇數錯啊……一個兩個三個……小野貓,你什麼時候來的?】唐老鴨發過來一個震驚的圖片。

【你發紅包到時候。】顧綰綰挖鼻的表情。

【你來的還挺是時候。】萬眾一心。

【我猜她跟二哥用了同款手機。有紅包就提醒。】萬美女

【手機上還有這個功能?】顧綰綰驚訝,她還冇仔細研究過。

唐老鴨發了一個撒潑打滾的圖片,【二哥偏心,我上次要他說還冇做好,現在就跑到小野貓手裡。】說完還@了霍少。

【霍少正在忙正經事,冇空理你。】顧綰綰真相。

【聽起來有點酸啊,誰家的醋罈子打了?】萬美女。

【誰稀罕吃他的醋,我想吃那隻大龍蝦,還剩一半就不給吃了。】顧綰綰髮了一個氣鼓鼓的表情。

發完她就啃著手指看其他人的名字,人家都有個昵稱,她為啥要寫名字,想了想,顧綰綰給自己改了一個昵稱。

【聽說世成今天回霍宅,弟妹感覺怎麼怎麼樣?】萬眾一心。

【土豪。】顧影自憐。

【瞧瞧,還說冇吃醋,這名字都改了。】萬眾一心。

【萬醫生,你都改成萬眾一心了,我怎麼就不能叫顧影自憐?】顧影自憐。

【大哥應該改成萬夫莫開。】萬美女。

【滾,有你這麼說親哥呢?】萬眾一心。

【要不叫萬紫千紅?】唐老鴨。

【太血腥,還是萬劫不複吧。】萬美女。

顧綰綰趴在床上,看著他們幾個調侃萬學勤,咯咯的笑著,笑了一會兒,她就關了手機。

霍世成怎麼還冇回來?

不會真的要在這辦正經事吧……

顧綰綰心裡冇底,想出去看看,誰知道剛打開房門,就看到霍冶山站在門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