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風韻咽不下這口氣。

想找顧綰綰算賬,又不知道她住在什麼地方。

到醫院來打探廖家老爺子訊息的時候,她突然冒出這麼一個主意。

把顧綰綰騙過來!

顧綰綰看清麵前這個麵目猙獰的人是蘇風韻,眼神立刻就冷了。

“蘇風韻,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明知故問!”蘇風韻像瘋了一樣,一把抓住顧綰綰的衣服向前拉。

顧綰綰猝不及防,往前一步推倒了醫護小推車,跟許多醫護用品一起摔在地上。

到醫院探視的人很多,被巨大的聲音吸引了目光。

“這是怎麼了?”

“看樣子,該不會是原配跟小三打架呢吧!”

蘇風韻抓住她的頭髮,迫使她仰起頭,“你這個小賤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說著,揚手又是一個巴掌。

顧綰綰剛剛跌倒的時候,迅速抓住一枚醫用剪刀。如果蘇風韻再敢動手的話,她真的會用剪子紮進她的身體。

無緣無故打人,她纔不會忍。

女孩的手緊緊的攥著剪刀,關節逐漸泛白。

蘇風韻眼露凶光,恨不得這一巴掌下去能打活顧綰綰的後槽牙。

她昴足了力氣,剛要落下,手腕突然一緊。

“住手!”一道低沉淩冽的男聲突然響起。

顧綰綰眯著眼,頭頂的節能燈發出慘白的光,落在男人刀削般冷冽的臉上。

頭牌大叔?

他怎麼在這!

霍世成麵無表情,手指稍稍用力,蘇風韻就慘叫起來。

“啊!你是哪棵蔥,敢管我的閒事!放手……”

霍世成輕輕一推,蘇風韻就摔倒在地,他看著顧綰綰,伸出手。

第一次,顧綰綰的心暖的一塌糊塗。

雖然,他不出現,她也可以對付蘇風韻。

但那種鬥敗賤人的勝利,跟現在突然有個男人站在身邊保護自己的安全感不同。

顧綰綰抬手,緩緩的,把手擱在了男人寬大的手掌心。

霍世成的手乾燥有力,五指一收就把她的小手攥在了掌心,那一瞬間,好像他得到了世間最珍貴的珠寶。

顧綰綰被拉起來,靠在霍世成的身邊,男人的視線並冇有看向蘇風韻而是側頭看著她的臉頰。

白皙的臉上有一個明顯的巴掌印,都腫起來了。

他的眼神很鋒利,看的顧綰綰有些心虛。

蘇風韻爬起來,見對麵這兩個人在公共場合就眉來眼去,那個火大。

“顧綰綰,他是誰!”

顧綰綰故意往霍世成的身上靠了一下,歪著腦袋說,“你看不出來嗎,我的靠啊!”

“……你也真是夠賤的,看到男人就勾.引,彆忘了你……你……”蘇風韻不敢把顧綰綰結婚的事說出來,氣的用力指指了顧綰綰。

你心裡明白就好!

霍世成垂眸,看著女孩故作堅強的笑容,稍稍用力攥了一下她的手。

顧綰綰澄澈的眸光跟他對上,小女孩嬌羞似的,拉著他的手故意甩了幾下。

甩的男人那顆鋼鐵鑄就的心都變成果凍了。

甩的顧綰綰自己都覺得肉麻了,纔看向蘇風韻,“你問了那麼多,該我問了。你為什麼打我?”

“為什麼?”蘇風韻往前走了一步,懼怕霍世成的氣場,又往回退了一步,說:“都是你這個小賤人,害小曼被關在警察局,你安的什麼心!”

顧綰綰微微一怔,顧曉曼被關在警察局?她不知道啊。

“她為什麼在警局?”

“你少跟我裝!我告訴你,小曼一天冇放出來,你就彆想安生!”蘇風韻氣的臉頰上的肌肉打顫。

“她是誰?”霍世成柔和的目光看向蘇風韻的時候瞬間冰封。

顧綰綰看了蘇風韻一眼,介紹,“她是我小媽。”

“顧常林的姘頭?”

男人話音一落,顧綰綰就噗嗤一聲笑出來,“嗯。”

周遭剛剛還對蘇風韻同情的視線瞬間就變成了鄙夷,原來她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蘇風韻氣急敗壞,指著霍世成質問,“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詆譭我?”

霍世成抬眸,視線看向人群的最後麵,“跟她說說,我是什麼東西。”

說完,摟著顧綰綰的肩頭穿過人群,進入了直達八樓的電梯。

人群瞬間分開兩邊,走出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

萬學勤今天約了霍世成打球,順便幫他檢查一下身體。正準備要走了,突然接到顧輝的電話,說顧綰綰來了第一醫院。

霍世成擔心她有事,就讓萬學勤一起跟來看看,冇想到看到這一幕。

咳咳,萬學勤先清清嗓子。

還不等他開口,已經有人認出了他。

“這不是萬院長嗎?”

“對啊,萬院長醫術高超,是咱們京北的神醫啊。”

“剛剛那人什麼來頭啊,竟然指揮萬院長……”

蘇風韻聽到議論聲,臉色越來越難看,她想跑,卻被人群圍的裡三層外三層。

“你好,我是第一醫院的院長,萬學勤。”萬學勤自我介紹,“如果您有病,我隨時歡迎您來。可如果你……”

“我有病!”蘇風韻突然打斷,然後眼珠一轉,傻笑起來,“你有病!你也有病!你們都有病!”

她往前一衝,嚇得圍觀的人群快速後退。

“原來是個神經病,走了走了。”怕自己被誤傷,人群快速撒開。

蘇風韻瞅準時機,飛快的衝出醫院,頭也不回。

萬學勤無奈的搖頭,顧綰綰都招惹的什麼人啊。

醫辦室。

霍世成領著顧綰綰進門,大手一攤。

“拿來。”

“什麼?”顧綰綰裝傻。

“剪刀。”

顧綰綰:……

從口袋裡拿出來,丟在桌上,“我又不是小偷。”女孩嘟囔一句。

霍世成的眼眸微微眯了一下,能在最危險的時候有這樣的反應,說明她之前經常被欺負。

不知道怎的,突然特彆心疼她。

顧綰綰神經太跳脫,已經完全忘記剛剛發生的不愉快,環視了一圈醫用辦公室後問道。

“你到醫院來乾嘛?檢查身體?”

霍世成冷眼看著,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三秒鐘之後,顧綰綰突然湊近霍世成,一臉擔憂。

“是不是你接客太多,那裡出問題了?”

他就不該心疼這個逗逼。

大掌鉗住女孩小巧的下巴,抬起,“你覺得呢?”

顧綰綰目光坦蕩蕩,毫不保留的說,“我覺得你應該去肛腸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