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綰綰的手機上有記錄。

她幾點幾分下載的,幾點幾分登錄。甚至因為不會玩被隊友罵的聊天記錄都有。

顧綰綰的嫌疑排除,霍萬坤的眼神轉到了孟含語的身上。

孟含語跟霍冶山的關係在彆墅裡無人不知。

霍萬坤更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聽完顧綰綰的話,霍萬坤的表情就不對了。

孟含語是霍冶山的女人,單獨去找霍世成是幾個意思?

被霍萬坤盯的頭皮發麻的孟含語當然不能說自己是霍世成安排在霍冶山身邊的奸細。

她眼珠轉了一下,尷尬的笑笑。

“我……剛剛在晚餐上,冶山有些失禮,我怕霍總誤會,纔想跟他當麵道歉的。”

“這樣啊。”顧綰綰一聳肩,“如果我冇記錯,他好像是對我失禮吧。真要道歉,你不是應該找我道歉的嗎?”

孟含語氣的咬牙。

顧綰綰牙尖嘴利,她早就知道。可是冇想到她會當著霍萬坤的麵給自己挖坑。

她態度這麼尖銳,跟剛剛看到霍冶山傷口時害怕恐懼的模樣截然相反。

越想越氣,孟含語不過腦子的辯解。

“你能到霍宅來還不是因為霍總!尊重你,那是給霍總麵子,你以為你算老幾!”

顧綰綰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然後笑嗬嗬的看著孟含語。

“我這個霍太太算不上老幾,那你這個寄住的外姓人算什麼?”

“……”孟含語語噎。

霍萬坤似乎也冇想到,當初那個尋死覓活不肯嫁過來的女孩,現在竟然這麼犀利,字字珠璣。

霍老的眼神蓄上了一抹探究。

管家過來彙報,“老爺,監控調出來了。”

“拿進來。”霍老師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無意的瞥過霍世成。

能把霍冶山弄成這幅鬼樣子的人,除了他,他想不出還有誰。

保安隊長捧著一個筆記本進來,臉色十分難看,他把筆記本打開,擱在茶幾上,後退了一步。

“過來一起看吧。”霍萬坤招呼霍世成,率先坐在了沙發裡,接過管家遞上的太極球。

他手裡要是不轉點什麼,好像就不能化解他鬱悶的心情。

霍世成跟顧綰綰就跟連體嬰一樣,手牽手的走過來。

霍世成坐在沙發裡,轉手就把顧綰綰抱在腿上,孟含語眼睛裡都是火,當霍萬坤看過來的時候又快速變成了委屈心疼的表情。

畫麵開始播放。

第一個監控的位置,在走廊裡,可以看到霍冶山走過來,對著鏡頭看了一會兒,畫麵黑了。

霍萬坤的臉也跟著黑了。

顧綰綰直接問,“是他自己弄壞監控的?他想乾嘛!”

霍世成攥了攥她的手,讓她繼續看。

第二個監控是在院子裡。

畫麵上出現的人同樣是霍冶山,隻不過這一次,他的手裡多了一把匕首。

霍冶山在綁他的那顆樹下扔了一團麻繩,然後走到監控前看了看,畫麵又黑了。

霍萬坤的臉已經跟墨一個顏色了。

這種畫麵,任誰都看出來是怎麼回事了,顧綰綰偏要說出來。

“天啊,該不會是霍冶山把自己綁在樹上想誣陷誰吧。”說完,她看向霍世成,不可思議的指著自己的鼻子,“陷害我?為什麼!”

霍世成棱角分明的臉冷峻而平靜。

也不知道是畫麵裡的內容冇有引起他的不適,還是他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男人轉頭看向霍萬坤,“大伯,您怎麼看。”

怎麼看!還能怎麼看!

肯定是霍冶山想收拾誰,不僅冇成功,反而被對方利用了他的計劃,悉數奉還了。

心裡一口鬱氣無處發泄,霍萬坤轉頭看向孟含語。

“你也彆總順著他,有些事適可而止!”說完,老人家起身,氣哼哼的走了。

孟含語一臉懵逼,怎麼好好突然扯到自己頭上來了。

“舅舅……”她腳步一動剛要追上去,就聽到屋裡的霍冶山又開始嚎叫,“我不敢了……我錯了……放了我吧……救命啊……”

霍世成起身,清冽的嗓音淡淡的,“讓醫生給他鎮定。”

說著,男人再次摟住纖細嬌.小的身軀,邁腿要走。

“霍總……霍總!”孟含語追到門口,見男人頭也不回,氣的一跺腳,朝站在門口的傭人吼,“還不快請醫生!”

“是,表小姐。”

……

“不回去了嗎?”顧綰綰看著準備沐浴的霍世成問。

“明天回去。”霍世成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

顧綰綰側頭躲開,總是把她當成貓一樣擼來擼去的。

“你說他是怎麼回事?”

“自作自受吧。”霍世成把顧綰綰的手機塞給她,“去玩遊戲。”

顧綰綰撇嘴,“都冇人願意跟我一組。”

說著,她跳到床上,裹著被子再次登錄。

可能是不習慣遊戲的視角,顧綰綰玩了一會兒就覺得頭暈噁心,再次打開她的消消樂。

霍世成沐浴出來,就看到顧綰綰趴在床上,兩隻腳翹著晃來晃去。

有時候幅度大,就會看到裡麪粉色的小褲褲。

女孩白嫩的肌膚吹彈可破,像是可口的果凍布丁,讓人想要品嚐。

床腳一陷,顧綰綰抬頭看過去,“洗好了?”

“嗯。”男人繼續往上,好聞的沐浴乳味不斷靠近。

顧綰綰抬手退開男人濕漉漉的腦袋,另外一隻手繼續消,“彆鬨。”

“你玩差不多了。”男人清冷的嗓音帶著說不出的沙啞,性.感的致命。

他的身子徹底覆蓋上來,拿走顧綰綰的手機擱在了床頭,然後摟著她的腰讓她躺下。

“你要乾嘛……”明知道還要問這種問題,顧綰綰扯了一下嘴角,“我要睡了,我困了。”

她頭一歪,竟然打起了呼嚕:呼……呼……

霍世成的手臂撐著床,垂眸看著嘟著嘴唇,吐泡泡的女孩,眼神微微眯了一下。

俯身,直接咬住了女孩的脖子。

“啊!你連一個睡著的人都不放過!”顧綰綰激烈的掙紮起來,“你這個敗類!”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