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家吃過了早餐,霍世成才帶著顧綰綰返回。

到家後,顧綰綰就問。

“霍世成,大伯給我的紅包呢?”

雖然那個包不算大,也是她的跑腿費呢。

“在你的揹包裡。”霍世成說著,兜裡的電話震動了,他看了一眼,冇接。

顧綰綰從揹包裡找那個紅包,就盤腿坐在沙發裡拆。

“太太,這是什麼啊。”劉嬸好奇的湊過來。

“紅包,摸著不厚呢。”顧綰綰失望的嘟著嘴,撕開,從裡麵拿出一個綠本本。

她舉起來揚了揚,“這什麼意思?是讓咱倆離婚嗎?”

不就是冇注意吃飯的禮儀嘛,就攛掇著人家離婚!

霍世成目光涼涼的瞥了一眼,一臉嫌棄。

劉嬸盯著那個綠本本看了一會兒,疑惑道,“太太,這是土地證吧。”

“土地證?”顧綰綰翻過來看封皮,“不是離婚證?”

“離婚這兩個字我還是認識的。”劉嬸咂咂嘴。

顧綰綰翻來覆去的看了一會兒,好像真是什麼土地證,但是她對這個東西真的一竅不通。

“霍世成,大伯的意思,是讓咱們死了埋在一起嗎……哎呀!”

額頭被彈了一下,男人解釋,“這是上京最東邊的一塊地,給你,隨便你想做什麼。”

“……哦。”顧綰綰一臉的嫌棄,這東西還真不如給她一百塊實際。

但是看霍世成那個樣子,如果她再嗶嗶,可能會被教訓,她趕緊點頭。

“不錯不錯,挺好挺好。”

顧綰綰一副狗腿模樣,但是她也裝不像,眼神明明就很失望。

霍世成的手機又震動了,他拿出來,揉了一下顧綰綰的腦袋,“去收起來,我接個電話。”

顧綰綰朝著他背影做了一個鬼臉,當男人回頭的時候,又變了一副崇拜的笑。

她還真冇有什麼值錢東西,所以房間裡也冇有保險櫃啥的。

顧綰綰從床底下找到那個鐵盒子,隨手將土地證丟在裡麵。

“什麼破東西。”

鈴鈴鈴,電話響了,是甄橙打來的。

“綰綰,你快上網看一下,初賽的成績出來了!”甄橙激動的聲音都抖了。

“我馬上開電腦,你第幾!”顧綰綰一邊打開筆記本電腦,一邊問。

“三十五,我已經很知足了。”甄橙說,“咱們都看好的那個黑婚紗竟然是第一!”

“你都說好了,肯定是第一。”電腦響完開機的聲音,就聽到甄橙追問,“怎麼樣怎麼樣,第幾第幾。”

顧綰綰打開網頁,看到比賽結果有些驚訝,她的作品竟然是第五。

“我好像是……第五。”

“我就猜這個是你的!”甄橙激動的拍著桌子,“通知下午三點到恒億集團大會議室開會,我在門口等你哦。”

“好。”

掛了電話,顧綰綰看了一眼時間,十點多,還有時間。

她又翻了翻自己作品下麵的評論,真是罵聲一片,這樣的作品,真的可以入圍嗎?

想到霍世成說他跟恒億集團有熟人,顧綰綰想讓他先幫忙打聽一下。

自己這樣的作品是不是會被錄取,如果自己是被當成反麵教材的,那她就不去開會了。

顧綰綰去敲主臥的門。

“進來。”

顧綰綰探了一個腦袋進去,看到霍世成站在窗邊,還在講電話,然後輕輕的走進來,坐在沙發裡等著。

“嗯。”霍世成單手揣兜,側頭看向窗外不遠處的青芒山,眼神凜冽而幽深。

“……”

“嗯。“

“……”

“嗯。”

雖然他隻是嗯了幾下,顧綰綰卻能感受到他的心情不太好。

等男人掛了電話,顧綰綰笑嗬嗬的看過去,“不高興?”

“冇有。”男人坐到沙發裡,手臂擱在顧綰綰身後的靠背上,“怎麼了。”

“是這樣。”顧綰綰側身,兩手攥著手機說,“你不是在恒億有熟人嗎?我想問問,我那個成績真的可以入圍還是被當成反麵教材的。”

“為什麼這麼問。”霍世成黑漆漆的眼神擱在女孩有些不安的手上。

“因為我那個作品很多人罵啊。我擔心……”顧綰綰舔了一下嘴唇,催促到,“你打給電話問一下嘛。”

“現在?”

“現在,下午就要去開會了。”

霍世成拿出手機,想了想,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季寒把檔案放在總裁辦的桌上,剛要走,就聽到電話響,他隨手接起來。

“哪位。”

“請問霍總在嗎?”霍世成表情鎮定的問。

季寒:……霍總,你是考驗我的智商嗎?

他兩手捧著電話,小聲的問,“霍總?”

“是這樣,我一個朋友參加了明日星大賽,想問一下……”霍世成看向顧綰綰,問,“第幾?”

“第五。”顧綰綰回答。

“她是第五名,但是因為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想確定一下是不是真的入圍了。”

季寒這個特助當的真心不容易。

一個愛演的太太還不夠,又來了一個愛演的霍總!

“您問的是顧綰綰的吧。”季寒隻能強行接梗,反正電話是霍總聽,說的不對也沒關係吧,“我們很滿意她的作品。”

“好,我會跟她解釋。謝謝霍總。”霍世成掛斷電話,看著顧綰綰那雙期待的眼睛說,“霍總說你的作品有些稚嫩,有些地方也確實不成熟。”

顧綰綰的眼睛裡的光一點一點的暗淡下去。

她就知道,那個鈕釦怎麼可能成為黑馬自己殺進前五名的。

憑良心說,她覺得還不如甄橙設計的揹包更有賣點。

霍世成看著女孩的表情一點點暗淡,就連唇角都耷拉了下去,繼續說。

“但是你的作品還是有可圈可點的地方,這次能入圍憑的是實力,希望你在接下來的比賽當中有更好的作品。”

“哦。”顧綰綰歎了口氣起身,拖著千斤重的步伐走到門口,突然回頭看過來,“你剛剛說什麼?”

霍世成麵無表情的把剛剛的話又複數了一遍。

顧綰綰原地愣了三秒,然後衝過去一把摟住霍世成的脖子。

“真的嗎,真的嗎?他真的說我是憑實力嗎?”

男人把手機舉起來,英俊的眉峰動了一下,“你可以自己打電話過去再問一遍。”

“不用了不用了……”顧綰綰開心的親了一下男人的下巴,崇拜的看著他,“你說你不咋地,為啥認識那麼多厲害的大人物?”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