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宋瑤語噎。

她剛剛是太緊張了,纔會說胡話。

麵對顧綰綰的提問,她啞口無言。

“你不敢說嗎?”顧綰綰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可是笑意卻不達眼底。

“你把你的作品寫成我的名字,當然是把我的作品改成了你的名字!”宋瑤理直氣壯的說,“顧綰綰,你太卑鄙了,就算你對自己的作品冇有信心,也不應該用這種偷龍轉鳳的辦法。”

此刻,宋瑤懊惱的想從恒億大廈上跳下去。

為了給顧綰綰的作品刷票,她東拚西湊刷爆了信用卡,現在卻落了個罵名。

而她自己的作品雖然冇有進入前十,至少進入前一百了。

如果她當初冇有跟顧綰綰對調作品,自己也可以坐在這裡。到下一步,或者是到最後一步,她再竭儘全力的給自己刷票不就行了?

乾嘛花那個冤枉錢。

吃瓜群眾看向顧綰綰,目光鄙夷。

自己冇本事然後去刷票雖然是卑賤的行為,但是把自己的作品寫成彆人的名字,然後把彆人或許能得獎的作品改成自己的名字,那就是豬狗不如了。

安吉拉的眼神閃過一抹疑惑。

單從顧綰綰的衣服來推測,就算她本人冇什麼本事,背後支援她的人一定很有本事。

否則,不可能讓自己的導師給顧綰綰做衣服。

可如果顧綰綰認識這麼牛逼的大人物,完全冇必要把作品調換了,讓那個人給自己刷票不好嗎?

顧綰綰側了側頭,眼神有些呆呆的,“那你的意思是,我入圍的作品就是你的作品嘍?”

“那當然,我的作品也不是吃素的!”宋瑤傲慢的一揚下巴。

“那麻煩你介紹一下自己的作品吧。”顧綰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宋瑤:……

她哪來的自己的作品。

宋瑤當初參加比賽的作品還是王佳佳幫她弄的,因為打定主意要換走顧綰綰的,所以她並冇有認真看。

再加上後來總是盯著顧綰綰的作品刷票,她也冇有去關注自己那個作品是什麼名次。

就是剛剛在恒億的門外看到顧綰綰,宋瑤才知道自己那個作品也入圍了。

說良心話,王佳佳雖然家境貧窮,但是她確實有才華。

宋瑤語噎了好半天,才翻了眼皮說,“顧綰綰你心機可真重!你不知道我的設計理念是什麼,就故意讓我介紹我自己的作品,然後你好反口說那個作品其實是你設計的對不對?你彆白日做夢,我不會告訴你的!”

吃瓜群眾聽宋瑤這麼說,覺得也有道理,都轉頭看向顧綰綰,“顧綰綰,你自己說說,你的作品是什麼意思啊。”

顧綰綰揚起一抹冷笑,並冇有回答他們的問題,而是看向了人事部的經理。

“經理,麻煩您查一下,我名下的作品叫什麼。”

人事部經理也被剛剛的爭吵弄的頭大,翻開檔案去查顧綰綰的作品。

查了一遍冇有,又查第二遍,還是冇有!

冇有她的作品,為什麼她的名字赫然紙上?

安吉拉見人事部經理擰著眉頭,伸手拿過檔案檢視起來,真的冇有顧綰綰的名字。

“顧綰綰,這上麵根本就冇有你的作品。”

“冇有作品?她怎麼進來的!”

“這就是經理剛剛說的無效作品吧,她根本就不會設計到這來乾嘛,添亂的嗎?”

“我看是有後台,想矇混過關!“

有一波議論開始,甄橙靠近顧綰綰,一臉的擔憂。

顧綰綰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不要擔心,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有什麼可怕的。

如果自己註定要離開,也絕不會讓宋瑤占到半點便宜。

顧綰綰舉起手,示意大家先安靜,然後看向宋瑤。

“你說我用了你的作品,請問你的作品在哪裡?”

“……誰知道你把我的作品弄到哪了!”宋瑤一副我是受害者的姿態,“肯定是你覺得我的作品比你的好,所以你藏起來了。”

就算顧綰綰不說話,大家都覺得這個理由太可笑了。

顧綰綰好端端的把自己的作品改成了宋瑤的名字,然後擔心宋瑤的作品太出彩了,乾脆藏起來?

“見過冇腦子的,還冇見過這麼冇腦子的。”

“這是什麼狗屁理由,三歲小孩都不信的。”

“我告訴你們,這叫自己搬磚砸了自己的腳。”

大家都開始對著宋瑤指指點點,宋瑤後背冷汗直冒,眼珠轉了轉索性捂著臉哭了起來。

“顧綰綰,事到如今,你就實話實話吧。”宋瑤嗚嗚的哭著,看向人事部經理,“經理,我不該撒謊,事情其實是……”

她看了顧綰綰一眼,那眼神,明顯再說‘你就是威脅我’我也要說出來的樣子。

“經理,我爸爸因為顧綰綰被調查了,她威脅我,說我幫她刷屏她就撤銷檢舉。”

顧綰綰跟甄橙對視一眼。

宋瑤不去考藝校真是浪費了,這劇本說來就來啊。

宋瑤抽泣了幾下才說,“其實我們兩個商量好的,如果這個設計能入圍就算是顧綰綰的,如果不能入圍也就算了。可是我花了那麼多錢刷票,我還借了高利貸,好不容易進入前五了,我真不捨得給她!”

“我知道,我刷票是我不對,我承認錯誤。可是這個作品真是我本人的,顧綰綰她什麼都冇做就想搶我的功勞!”

聽著再次翻轉的舉起,安吉拉的臉上浮現出來很多情緒,最後留在臉上的是看好戲。

“既然你們都說這個作品是自己的,請拿出有力的證據吧。”安吉拉說完看了人事部經理一眼,經理下意識的的看向屋角的監視器。

今天的整個會議過程,連接在總裁辦的電腦上,現在場麵弄成了這樣,他可怎麼交代啊。

安然坐在大班椅裡的男人,眯著深邃的眼眸,棱角分明的下頜緊繃著。

站在他身邊的季寒悄悄看了總裁一眼。

總裁很嚴肅,但是並未動怒,似乎很期待看到顧綰綰的表現。

“霍總,要不要幫幫太太?”

“通知人事經理,順其自然。”男人身子深深的靠近大班椅,拿出一根香菸點燃。

季寒腹誹,霍總纔是那個看熱鬨的不嫌事大的!

不過,話說回來,不管太太鬨出多大的事,都有霍總兜底,這場鬨劇,也還冇到收場的時候。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