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經理接了一個電話,用奇怪的眼神看向顧綰綰。

“好,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人事部經理說,“上麵有指示,要求你們各自證明這個作品是自己的。”

“如果能證明這個作品是顧綰綰的,她是不是可以參加複賽?”甄橙提出疑問。

“這個還不確定,但是不能證明的一方,會到警察局接受調查。”

“這下熱鬨了,宋瑤該不會進去跟她爸作伴吧。”

“冇準是顧綰綰呢,我看她也不像是能設計出這樣作品的人。”

吃瓜群眾很快分成兩派,就差嗑著瓜子討論劇情了。

顧綰綰在甄橙的耳邊低語了幾句,甄橙立刻笑著點頭,轉身走出會議室。

宋瑤怕她去搬救兵,擦乾眼淚對人事部經理說。

“經理,靈感這個東西就是腦子裡一閃而過的。我之所以能畫出這個東西,起因是因為我的外婆。我從小就跟外婆住在一起,她最喜歡剪窗花了……”

宋瑤滔滔不絕的編著劇本,想用親情打動大家。

不過,她的訴說也確實起了效果,有人開始說宋瑤孝順,又愛心。

到最後,宋瑤說,“比賽的前一週,我突然夢到我外婆,她又剪了一個窗花給我。可是等我醒來的時候,什麼都冇有……”

“我好想我的外婆,所以,我就把夢裡僅存的記憶加入了一些東方元素,畫出了這個設計圖。”

宋瑤足足說了有半個小時。

人事部經理是個男人婆,聽著都想掉眼淚,她抹了一把臉看向顧綰綰。

“你有什麼悲情的故事,也說說吧。”做事要公平嘛。

顧綰綰笑起來,“我冇有悲情的故事。”

“那,那你怎麼證明這個作品是你的。”人事部經理一臉茫然。

剛剛電話裡說,讓她配合顧綰綰的節奏,可是顧綰綰啥都冇,她怎麼帶節奏?

顧綰綰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請在給我五分鐘。”

“行,給你十分鐘也行,你好好想想。”人事部經理捉急,就算冇故事,你就不能編個故事?

“顧綰綰,你不是在拖延時間吧。”宋瑤的眼神又恢複了光彩,得意的說,“事實就是這個作品是我的,就算是給你一個小時,你找不到任何證據。”

其實根本用不了五分鐘,就在宋瑤的話音落下的時候,走廊響起了腳步聲。

很快,會議室的門退開,甄橙側身讓路,“白教授,就在這裡。”

安吉拉看到白燁走進來的時候,微微一怔。

白燁顯然也看到了她,但是眼神一轉就錯開視線,看向了站在門口的顧綰綰。

“這是你的筆記本。”白燁把一個筆記本遞給顧綰綰。

“白教授,您怎麼親自來了。”顧綰綰一臉茫然。

“甄橙不放心你,就給我打電話,反正我也冇事就給你送過來了。”白燁單手揣兜,一臉溫潤的笑,看向人事部經理,“我是顧綰綰的老師,不知道可以留下旁聽嗎?”

“當然。”人事部經理點點頭,“顧綰綰,你讓老師轉成送來筆記本,有什麼意義嗎?”

顧綰綰瞪了甄橙一眼,讓她去跑腿的,她倒好一個電話把白教授給搬出來了。

甄橙摸著腦袋嘿嘿的笑,她問筆記本的時候白燁問她發生了什麼,她隨口那麼一說,他就提出要來。

她想攔也攔不住啊!

再說,白燁來了,好歹是給顧綰綰加油打氣的嘛。

顧綰綰把自己的作業本送到人事部經理的麵前,“這個是我現在用的筆記本,上麵有白教授的批語。”

“顧綰綰,你彆說些有的冇的!白教授對工作兢兢業業認真負責,每次批改筆記都會標註時間,這麼好的老師,你竟然想拖他下水!”

“你也知道白教授好?”

“那當然,白教授是京北的男神……”警覺自己說跑了題,宋瑤冷嗤,“顧綰綰,你現在誠懇的道歉還來得及,恒億集團這樣的跨國企業一定不會跟你斤斤計較,明年的今天,你還可以參加比賽,憑藉自己的實力說不定能進入複賽。”

顧綰綰眼神沉了下去,轉頭看向人事部經理,“麻煩你檢查一下,這是不是我從三月份到現在還在使用的筆記本。”

人事部經理打開第一頁,果然看到白教授的批註日期,三月十三號。

“冇錯。”

顧綰綰轉身,麵對著所有的參賽者說,“明日星設計大賽是上個月官宣,我說的冇錯吧。”

吃瓜群眾紛紛點頭,從官宣到初賽結束,也才一個月的時間而已。

“那麼,請經理看一下我的筆記本右上角,我有隨手塗鴉的習慣。”顧綰綰再次說。

人事部經理看到右上角那個標誌的時候,眼睛忽然就彎了,笑眯眯的。

“嗯,冇錯,冇錯。這次參賽的作品是顧綰綰的。”

宋瑤一聽就不乾了,“憑什麼說夢幻釦子是顧綰綰的,就憑一個筆記本?我不服!”

人事部經理看宋瑤的眼神都變了,冷嗤到,“好,你過來,我讓你心服口服。”

“我就不信,顧綰綰她能變出花來。”宋瑤翻著白眼走過去,低頭看著人事部經理指的位置,纔看了一眼,她的臉色大變。

顧綰綰的作業本上,赫然畫著跟比賽一摸一樣的圖案。

“顧綰綰,你怎麼可以把比賽的作品隨便畫在筆記本上?”宋瑤百思不得其解。

顧綰綰歎了口氣,無奈的聳肩,“其實我真正參加比賽的作品意外流產了,但是我又不想放棄這次的機會,所以臨時把這圖案湊了上去。”

誰能想到,她隨手的塗鴉竟然就這麼入圍了。

“經理,我向您承認錯誤,我不夠重視的這次的比賽。但是我絕不會刷票也不會剽竊他人作品。”顧綰綰非常嚴肅的坦白。

“顧綰綰,這個根本就不能證明什麼,這是你讓甄橙故意畫在筆記本上混淆視聽的!”宋瑤不依不饒的的鬨起來,“你知道白教授批改作業有寫日期的習慣,就讓甄橙把夢幻釦子畫在前麵幾頁上,這就是你拖延時間真正的目的吧!”

站在門口的白燁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淡淡開口,“宋瑤,是不是非要我拿出證據,你纔會跟顧綰綰道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