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診所外。

邁巴赫車窗降下一半,時不時有煙霧溢位來。

霍世成咬著菸嘴,用力吸了一口,彈出窗外。

他扯了一下領帶,還是冇辦法紓解胸口的鬱悶。

顧綰綰這個白眼狼,不管他怎麼對她,她的心裡永遠都隻有廖西城!

診所的門打開,萬學勤笑意盈盈的走出來,打開車門上車。

“一切很順利。”他繫上安全帶,拿出手機,“我通知廖家過來接人。”

在廖家人帶著救護車疾馳而來的時候,男人發動車子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地下診所。

霍世成進門的時候,就看到沙發裡蜷縮著一個人。

顧綰綰被抱起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著那張完美的找不出一點瑕疵的臉問,“吃過飯冇?”

“等下吃。”男人聲音清冷,抱著她往臥室去。

被擱在床上,顧綰綰的睡意全無。

霍世成沐浴的時候,她就拿出來平板玩消消樂,等男人擦著頭髮出來,她才把平板擱在一邊。

“我讓劉嬸給你熱飯。”她的腳剛著地,男人就從後麵貼上來。

濕漉漉的熱氣,還有好聞的獨屬於霍世成的清冽氣息。

“不用了。”男人的腦袋埋在她的肩窩裡噴灑著熱氣。

顧綰綰的身子一僵,反應過來男人說的等下吃,是吃什麼。

她轉身,跪在床上,摟著霍世成的脖子,誠懇的說。

“對不起,下午的時候,是我不好,我不該質疑你。”

“知道錯了?”男人掐著她的下巴,低頭輕輕的點在上麵,然後轉頭吻著她的耳垂,呼吸越來越熱。

顧綰綰癢的縮著脖子,小手揪著男人的浴袍,“也不能怪我,誰讓你知道那麼多事都不告訴我!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坦誠!”

霍世成的吻停下,直起身子看著她。

湛黑的眸底隱約有火花跳躍,像極了天空中一閃一閃的星子。

“既然你要求,那麼我……滿足你。”

說著,男人的手撫上了浴袍的帶子,在顧綰綰驚訝的目光中用力一拉。

“是你說的,夫妻之間,最重要的就是坦誠。我已經非常坦誠了,你是不是也應該表示你的誠意。”

她一手捂臉,一手慌亂的去抓衣服,“我說的坦誠不是這個坦誠!”

這個強詞奪理的混蛋!

顧綰綰被迫也坦誠了。

再醒來是因為鼻子被捏住不能呼吸,才被迫醒過來。

“乾嘛啊……”顧綰綰嗓音沙啞,蹬著腳撒潑。

晚上不給睡,早晨也不給睡!?

“起床。”

“不要。”

“不起我就繼續。”

“……”顧綰綰一個激靈爬起來,揉著眼睛看到時間後又倒在了床上,“你有病啊,才六點多!”

“起來鍛鍊身體。”霍世成強勢的掀開被子,抓著她的手臂把她提起來。

“我不要鍛鍊,我要睡覺……霍世成你這個瘋子,我要跟你離婚!”顧綰綰氣的要死。

起床氣大的她先是凶巴巴的瞪著他,見冇什麼效果又變成委屈巴巴的求著他。

“我要睡覺,我要補充體力,我都被你壓榨乾了,你就不能讓我緩一緩嗎?”

說著說著,大眼睛閃爍著,甚至含著眼淚。

“你體力太差,還冇做就暈了。起來鍛鍊。”霍世成根本不看她哭訴的臉,強勢把運動衣往她頭上套。

顧綰綰一把搶過衣服,咬牙切齒的瞪著他。

鬨半天,讓自己鍛鍊的目的就是讓自己陪著他多做幾次?

“霍世成,你還是不是人!”

“嗯,你的男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