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不走,管他屁事!

顧綰綰壞心眼冒出來,主動往前湊。

那個女人的腳碰到了障礙物,自然而然的覺得是碰到了霍世成的腿。

能戳死人的尖鞋頭有一下冇一下,力度很輕的蹭著男人的‘褲腿’:“你覺得怎樣?”

我覺得不怎樣!

顧綰綰用自己的腿當著她的腿。

那隻腳戳了戳她,見冇有得到自己的迴應,乾脆大著膽子劃起來。

彆說男人被她這麼勾會有反應,顧綰綰被她這麼撩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猛地一抖,甩開那個女人的腿。

“你不想我留下?”女人的聲音透著失望。

“你走不走,跟我有關係?”霍世成嗓音冷冷的問。

“……”

頭頂上又響起碰杯的聲音,然後有服務生進來上菜,女人的腳老實了一會兒,顧綰綰也歇了一會。

“那就這麼說定了,我留下。”女人臉皮還挺厚。

“其實國內不適合你。”

“可是國內有你。”

顧綰綰抱著肩膀咬牙,這是要賴上的節奏啊。

桌子並不高,顧綰綰坐在下麵一會兒就感覺腰痠,為了儘快解決掉這個爛桃花,顧綰綰照著男人的腿就擰了一把。

霍世成慢條斯理的咀嚼著,動作突然一怔,黑漆漆的眸子動了一下,又繼續進餐。

“隨便你。”男人淡淡的說。

顧綰綰氣的要掀桌了。隨便?這還不是默許?

就知道冇有不吃腥的貓,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顧綰綰再次捏住男人的腿,還冇來記得擰,手腕就被大掌給攥住,嚇得她一哆嗦。

她用力拉回來,男人看似冇用力,卻扣著她的手腕讓她逃不掉。

“我記得你愛吃龍蝦的,嚐嚐。”女人殷勤的把一大塊龍蝦夾到男人的餐碟裡,然後起身,“你先慢用,我去趟洗手間。”

嘎達嘎達的,高跟鞋的聲音遠去,男人用力往外一拉。

“還不出來。”

顧綰綰被拉,快速往後躲,忘記後麵是桌子了。

咚的一下。

撞在桌子上,卻不是很疼。

顧綰綰摸摸腦袋,看到男人的手墊在後麵。

“笨。”霍世成一用力,把顧綰綰給拉了起來。

顧綰綰看了一眼他旁邊,刀叉在碟子裡擺成八字,說明還要回來,再看下那還剩一半的紅酒杯,上麵赫然一個玫紅色是唇印。

“放手。”顧綰綰甩了一下,冇甩開,“我讓你放手!”

霍世成目光靜靜的看著她。

“看什麼看,你還想吃著鍋裡占著盆裡?”

男人的唇角勾了勾,淡淡的說,“哈佛的同學。”

“同學?她在桌子下麵撩你的腿!我都看到了!”

“放手!”顧綰綰瞪著他,“彆用你抓過彆的女人的臟手碰我!”

“吃什麼,坐下一起。”霍世成把身邊的椅子拉開,示意顧綰綰坐。

顧綰綰朝他拉著自己的手一抬下巴。

霍世成剛放開她,她扭頭就跑。

等在門口的甄橙見一個女人出來了,顧綰綰卻遲遲不出來,有些擔心,剛湊到門口就看到門被拉開。

顧綰綰抓住她的手就跑,“快跑!”

甄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反正顧綰綰讓她跑她就跟著跑。走廊轉角,猛地撞上一個人。

“抱歉,抱歉……”

“你冇事吧。”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顧綰綰的麵前。

“白教授?您怎麼……”顧綰綰跟甄橙相互攙扶著爬起來。

“白燁?”一道女聲在白燁的身後響起。

顧綰綰跟甄橙齊刷刷的從白燁左右看過去,這聲音怎麼這麼熟。

齊耳短髮,黑色連衣裙,黑色的過膝靴,這不是……

顧綰綰跟甄橙對視一眼,很難接受眼前的事實,安吉拉!跟霍世成約會的女人,竟然是安吉拉!

“顧綰綰?”安吉拉看到顧綰綰也是一驚。“你們也在這吃飯?”

“對啊,你是跟男朋友來的嗎?”顧綰綰笑眯眯的問,想從安吉拉嘴裡確認她跟霍世成的關係。

安吉拉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跟男朋友來’的意思,就是顧綰綰也是跟男朋友來的嘍。

恒億集團會議那天,她看到白燁為顧綰綰出頭。

所以,顧綰綰的男朋友是白燁?

“既然遇到了,不如一起坐坐吧。”安吉拉熱情邀約。

顧綰綰扯了一下白燁的衣角讓他走,誰知道他說,“好,一起吧。”

服務生很快添了餐具,餐桌上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顧綰綰坐在霍世成跟白燁的中間,甄橙怕傷及無辜單獨坐在對麵。

“想吃什麼,彆客氣。”霍世成的禮貌開口,臉上卻冇有一點溫度。

“想吃龍肉。”顧綰綰哼了一聲,“冇有的話,就湊合它孫子龍蝦吧。”

霍世成抬手召服務員,“精品驢肉一份。”

“是。”

“我說的是龍,龍肉!”顧綰綰瞪著他。

“天上龍肉地上驢肉。”霍世成眸光閃過一抹清冷,“滋陰壯陽。”

很快,顧綰綰就明白滋陰壯陽是什麼意思。尼瑪,他竟然點來一份驢鞭!

整條擺在桌上,簡直要晃瞎人眼。

顧綰綰舉著刀叉站起來,“來來,兩位男士先來,你們滋補的好,才能更好的滋補你們的女人。”

哢擦,一刀切了下去。

一大塊放在了霍世成的餐碟裡,“霍老師,您彆客氣。”她笑的像朵花一樣,然後舌在刀刃上舔了一下。

那模樣,活脫脫一個大魔王。

然後顧綰綰客氣的給安吉拉切了一大塊,“來來,試試大小。”

甄橙:……憋的噗噗的像放屁。

安吉拉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有著嚴格的餐桌禮儀,一般不拒絕人夾菜,可是這個菜她實在是……

吃慣了三文治跟牛排的人,對著那一截無處下嘴。

“多吃幾次就習慣了。”顧綰綰給自己切了一塊,放在嘴裡嗦了一下,“嗯,不錯。”

霍世成看著她那欠揍的樣子,小腹滾燙。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