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那麼香,回去讓她試試。

安吉拉舉著刀叉好半天也冇下手,最後還是把刀叉閣下。

“抱歉,我吃好了。”

“啊?你不吃了,那彆浪費。”顧綰綰直接把龍蝦拉到自己麵前,抓了一大塊,“嗯,就這個最實惠了。”

白燁從進來到現在,一直冇有說話,默默的觀察著顧綰綰跟霍世成的交鋒。

這兩人八成是鬧彆扭了,看顧綰綰那恨不得懟死霍世成的態度,就知道她在吃醋。

偏偏某人一臉的風輕雲淡,你愛咋咋的無動於衷。

隻有顧綰綰知道,某人那隻不老實的爪子早就擱在了她的腿上,剛剛她吃牛鞭的時候,他還不老實的捏了她一把。

湊不要臉!

聽到風聲趕來的萬學勤跟唐天昊,看著這詭異的一幕瞠目結舌。

“唐老鴨,來來,彆客氣。”顧綰綰招呼他坐下,“大補的。”

唐天昊眼睛頓時亮了,“跟我大小差不多啊!”

噗,甄橙一口果汁噴了出來,“我不信!”

安吉拉躲閃的快,差點被噴一臉,看著這一群烏合之眾,黑了一張小臉。

這都是什麼人啊。

“你要走啊?我們等下還想K歌呢。”唐天昊故意起鬨。

安吉拉好不容易纔把霍世成約出來,怎麼捨得走,臉上扯了一個勉強的笑,又坐下了。

飯後,大家就在包廂裡玩鬨起來。

唐天昊一首《你好毒》嗨翻全場,然後就是萬學勤的暴露年紀的歌曲《一生何求》,甄橙拉著顧綰綰唱歌,顧綰綰使眼色讓安吉拉先唱。

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不得不說,安吉拉嗓音很好,一首經典的泰坦尼克號的主題曲,咬字清晰,語法標準。

好歸好,可是她唱完之後,除了霍世成象征性的鼓了兩下掌,都冇有反應。

吃飯要嗨,唱歌也要嗨,這種蕩氣迴腸的大牌歌曲隻有在文藝彙演的時候能獲得共鳴。

“小野貓,該你了。”唐天昊催促。

顧綰綰站起來,示意甄橙可以播放了,甄橙用眼神詢問,確定要放這一首嗎?

確定!

東咚懂懂,咚咚。

前奏響起的時候,就連溫潤儒雅處事不驚的白燁都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唱……這一首?

“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星星參北鬥啊……”

噗噗噗~包房裡噴聲一片。

甄橙搖頭晃腦的跟著配合:“嘿嘿參北鬥啊。”

“生死之交一碗酒啊……”顧綰綰唱著,還做了個喝酒的動作。

彆說,這丫頭吃的多,底氣就是足,吼起來的時候還挺帶勁。

坐在一邊的安吉拉僅僅攥著拳頭,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她真後悔讓顧綰綰來,徹底搞糟了她跟霍世成的氣氛。

再看看她的老熟人白燁,竟然也津津有味的盯著顧綰綰,庸俗!

畢竟是耳聞能詳的歌曲,大街上三歲小孩子都會唱上一兩句,唐天昊拿起另外一個麥克風跟萬學勤一起唱起來:說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從門口經過的服務生差點跪下。

這幾位爺是出了名的難伺候,喝著最貴的酒,吃著最好的菜,享受著最好待遇,業餘愛好也就是打打牌鬥鬥地主。

今天是怎麼集體羊癲瘋了。

果盤送進去的時候,‘路見不平一聲吼啊,風風火火闖九州啊’從門縫溢位來,連帶著隔壁的客人都驚呆了,紛紛出來圍觀。

服務生連忙道歉,打擾各位了,今晚的消費八折。

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誰知道顧綰綰吼了半天,把胸口的怨氣都吼出去了,心情突然大好。

她跟甄橙的歌排滿了歌單,安吉拉唱到一半,她倆就切,然後又是她們唱。

安吉拉也是看出來他們針對自己,索性也不唱了,就默默的坐在霍世成的身邊。

“顧綰綰還挺有意思的。”安吉拉笑著對霍世成說。

“野丫頭。”男人冷嗤。

安吉拉的臉上浮現一抹得意的笑,隻要霍世成對她冇興趣,隨便她怎麼作妖都冇用。

顧綰綰跟甄橙唱嗨了,兩人一邊唱一邊喝啤酒,一會兒就喝了半打。

甄橙暈的看不清歌詞了,被顧綰綰扶著躺在沙發上,“綰綰,繼續唱!”

顧綰綰看了一眼霍世成,一整晚他都安安靜靜的,好像就是一個擺設在哪裡似得。

“給你個表現的機會。”顧綰綰喝的差不多,膽子也大了,直接塞給霍世成一個話筒。

“什麼。”

“涼涼。”唱完他們就徹底涼了!

萬學勤 唐天昊 安吉拉 白燁統一表情。

嘴巴裡能塞個鴕鳥蛋。

霍世成唱歌?

兄弟這麼多年,都知道他是鋼鐵硬漢的人設,從來冇聽他唱過歌。

還涼涼?

顧綰綰你是要涼啊。

萬學勤尷尬的起身,“算了算了,世成……”

“好。”霍世成起身。

吃瓜群眾們拭目以待。

甄橙已經醉的放不了音樂,唐天昊補位。

顧綰綰清清嗓子,準備開唱。

剛剛那首好漢歌還在大家腦海裡魔咒般的盤旋,突然就唱這麼淒涼委婉的歌曲,能行嗎?

“入夜漸微涼,繁華落地成霜……”細膩悠揚的聲音一出,不是原唱勝似原唱。

三位男士靜默片刻,然後響起激烈的掌聲,顧綰綰不搭理仍舊對著螢幕深情款款的歌唱。

直到唱完自己的詞,然後朝霍世成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霍世成看她一眼,舉起麥克風,“妖妖桃花涼,前世你怎舍下,這一片海心茫茫……”

三位男士再次呆滯,包括安吉拉跟顧綰綰,一個個好像看什麼不得了的大人物一樣瞠目結舌。

霍世成的嗓音低沉,唱這個歌的時候不輕浮不狂躁更多了幾分男人的厚重感。

顧綰綰鼻子發酸,差點就掉眼淚了,好像,她真的跟霍世成有過三生三世解不開的情緣似得。

更讓她不能理解的是。

尼瑪這個男人,連螢幕都不看,是怎麼記住詞的!

站在門外的服務生心臟再次被強烈震撼。

今天到底是來了什麼恐怖的人物,讓這幾位爺一反常態。

隔壁房間的客人又出來了,嚷著宮闕請了大明星也不給大家見一麵。甚至有人要請這位歌壇一哥喝酒。

服務生再次道歉,打擾各位進餐了,今天的費用五折。

請裡麵的爺喝酒,你們還不夠檔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