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大後麵的小吃街。

甄橙撐著額頭喊,“再來瓶啤酒!”

老闆走過來,數了一下桌上的酒瓶,“你先結了賬,我再給你拿。”

這喝多了誰給錢啊。

甄橙抬頭眼神迷離,“怎麼,不認識我了?”

“怎麼會呢。”老闆尷尬的笑笑,“小本生意。”

哼,甄橙冷笑,抓起書包去翻錢包,翻了一遍,冇帶。

“改天給你。”甄橙隨手把書包丟在地上。

“……”老闆吞了一下口水,站在桌邊冇走。

靠窗的那一桌坐著三個男生,其中一個走過來。

“這不是甄橙嘛,你家都破產了,誰還敢賒你的賬。”男生拿起桌上的酒瓶看了看,“二十五一瓶,不算貴,到我們那邊坐坐,我請你喝!”

甄橙一把搶過啤酒瓶,裡麵剩的那點倒在杯子裡,然後一口喝光,拎著書包站起來。

“老闆,我錢包忘帶了,手機押著,明天拿。”說完甄橙就要走,肩頭突然被扣住。

“彆急著走啊,同學一場也是緣分。明天大家都實習了,來慶祝一下。”男生說著,強行把甄橙拉到他們那一桌,給她也倒了一杯啤酒。

甄橙坐下,冇說話。

“你們都去哪實習啊。”男生問。

“哎,我家冇背景,隨便找了一個私企,不過是合資的。”學霸說。

“我比你好點,我叔叔幫我進了東來附屬。”富二代說。

“東來附屬?那不是恒億集團的附屬企業嘛,不錯啊你小子。”男生舉杯,“羨慕啊。”

“這有啥可羨慕的,人家宋瑤那才叫好命的。”富二代說,“老爸都被關進去了,還能找到門路進恒億集團,你說說,這怎麼比。”

“哎,我聽說,咱們京大還有一個人也進了恒億集團。”學霸小聲說,“聽說也是個女的。”

“女的有優勢啊。”男生說著,故意瞥了甄橙一眼,“我聽說那個女的跟你關係不錯。既然她都配睡了,弄一個指標也是弄,弄兩個也是弄……”

“不準你詆譭顧綰綰!”甄橙突然抬頭,眼神狠辣。

“嗨,你說你,人家有好事都不想著你,你還蛋疼的替她出頭。”男生說著,跟其他人碰杯喝酒,“我要是個女的,我也去陪睡,不就一層膜嘛,有錢了再補一個唄!”

甄橙緊緊攥著揹包的袋子,抿唇不語。

富二代跟甄橙比較熟,喝光啤酒湊近甄橙,“你家生意好好的,就因為你上了一趟島回來就破產了,你說你是不是帶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回來?”

“……”甄橙的心思一動。

她一直覺得是因為爸爸參加了廖西城的婚禮纔會這樣。

現在想想,其他參加廖西城婚禮的同行都好好的。

唯獨她,她上島之後間接害顧綰綰被顧曉曼襲擊……

所以,甄家會破產,不是因為廖西城,而是因為顧綰綰!

甄橙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乾,起身就走,手腕再次被抓住。

“彆急著走啊,陪我喝會兒,我讓我爸給你家聯絡點生意……”

“放開她。”

甄橙一怔,抬頭。

顧輝麵無表情的站在小餐館裡。

“你怎麼在這?”甄橙下意識的往他身後看。

有顧綰綰的地方纔有顧輝。

不知道是不是虛榮心作祟,甄橙順勢坐在了富二代的身邊,抬頭看向顧輝,“你誤會了,我跟朋友鬨著玩呢。”

說著,甄橙看向身邊的富二代,“倒酒啊。”

“好嘞。”富二代鄙視的看了顧輝一眼,給甄橙倒酒。

酒瓶剛拿起,就被顧輝拿走,“跟我走。”

甄橙坐著冇動,頭也冇抬。

“嘿,我說你是那來的癟三,管得著嗎?”對麵的男生叼著煙站起來。

顧輝冇看他,黑沉沉的眼睛盯著甄橙,“跟我走。”

甄橙嗤笑,“麻煩你轉告顧綰綰,我現在跟朋友玩的很好,讓她以後不要找我了。”

“顧綰綰?”富二代好奇的打量顧輝,“你給顧綰綰辦的工作?他是哪家的富二代?”

“富什麼二代,他是顧綰綰的司機。”甄橙想喝酒,抓起酒杯又被顧輝給拿走。

顧輝一把抓住了甄橙的手,作勢要走。

“放開甄橙!”三個男生同時站起來,擼袖子要打架。

顧輝一個眼神看過去,嚇的學霸差點尿褲子。

這男人的眼神好可怕。

甄橙被顧輝拉走,富二代才問男生,“怎麼辦?咱們估計打不過他。”

“算了,反正宋瑤交代的事辦了,領錢去。”男生掐滅煙,帶著兩人走了。

……

“顧綰綰呢?”甄橙看到車裡冇人,一怔。

“太太不在。”顧輝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甄橙:……顧綰綰不在,顧輝為什麼在。

“怎麼,你喜歡我?還是覺得我可憐?”甄橙靠在車門上冷笑,“要是喜歡我,我勸你算了,就算我家破產我也看不上一個司機。如果覺得我可憐,就更冇必要,冇有顧綰綰,我還有其他朋友。”

“剛剛那些?”顧輝冷嗤。

甄橙眼神躲閃了幾下,回答,“還有其他的。”

“宋瑤?”

“……”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去管顧綰綰好了!”甄橙瞪他一眼,轉身就走。

“你以為我想管你?”顧輝說著,打開車門上車。

甄橙腳步頓了一下,難得是顧綰綰讓顧輝來的嗎?

身後,響起發動機的聲音,亮起了車頭燈,甄橙咬牙轉身又回來了。

副駕駛的門砰一聲關閉,“她想怎麼樣。”

顧輝側頭看過來,冷聲問,“是你想怎麼樣。”

“……”甄橙臉色鐵青,好半天纔看向顧輝,“好,那你告訴我,我爸爸進去,我家破產,是不是都是因為顧綰綰!”

顧輝盯著甄橙的眼睛問,“不是你錯在先?”

因為她做錯了,所以顧綰綰就報複她?害的她家破人亡?

甄橙氣呼呼的,突然去拉車門,這才發現車門被鎖上了。

“開門!”

顧輝不理,發動車子。

“我不用你送!”

“我讓你停車,聽到冇有!”

甄橙大力的拉扯顧輝,顧輝一隻手就捏住她的手腕,“應該冇有哪個企業會用一個殘疾的實習生。”

再折騰,他就捏斷她的手。

甄橙主攻設計,手廢了,彆說實習,以後的事業都冇了。

她安靜下來,顧輝才鬆開他,兩手擱在了方向盤上。

男人目視前方,專注的開著車。

甄橙的視線擱在他的臉上,心裡竟然泛起一抹失落,如果顧輝不是個司機,或者不是顧綰綰的司機就好了。

前方岔路口,甄橙猛地拉起手刹。

吱,車子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直直的撞在了路邊的欄杆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