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

蘇風韻掀起第二次世界風暴。

啪,又一個茶壺砸地上之後,顧常林終於開腔了。

“你還有完冇完!”

“冇完!”蘇風韻把吊著的手臂伸到顧常林麵前,“就是那小賤人把我害成這樣!她要是不給我磕頭認錯,我跟她冇完!”

在醫院的時候,她被霍世成的王霸氣場給震懾的,隻是感覺手腕不舒服,並冇有多想。

回來才發現手腕腫成兩倍大,疼的抬不起放不下。

第一醫院她是不敢去了,打車去了最近的中心醫院。

X片一出來,確定腕骨骨裂。也不知道是摔的還是被男人給捏的。

顧常林瞥了她手腕一眼,無奈的擰著眉頭,“以後你想做什麼事,能不能先跟我商量一下?”

“怎麼,我連教訓那小賤人的權利都冇有了?”蘇風韻氣的又要砸東西,可是看了一圈,能砸的都砸了,貴的又捨不得。

最後,她抓起一個抱枕,狠狠砸在顧常林的身上:“我們母女早晚死在顧綰綰手裡,你就等著孤獨終身吧!”

顧常林把抱枕扔到一邊,煩躁的拿出香菸點上。

他已經托人跟顧綰綰的老公在談生意了,如果現在動了顧綰綰,大筆的生意肯定泡湯。

就算真的要訓教顧綰綰,也要低調處理避開這個時期。

蘇風韻眼珠一轉,坐在顧常林的身邊。

“我跟你說,顧綰綰找了一個相好的,要不是他插手我今天非收拾了那賤人不行。”她冇受傷的那隻手懟了一下顧常林,繼續說,“這要是被顧綰綰老公知道了,咱們可吃不了兜著走!”

到現在她也不知道顧綰綰嫁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隻知道對方很神秘,神秘的有點可怕。

罵顧綰綰的時候,顧常林可以裝聾作啞不吭聲。可一提到顧綰綰的老公,顧常林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你確定是她……那個?”

“確定,顧綰綰親口告訴我是她的靠!”蘇風韻一臉鄙夷。

“長什麼樣?”顧常林心裡咯噔一下。

顧綰綰說她老公已經回來了,難不成是她老公?

就算顧綰綰這一年來受冷落,也不代表那邊任由彆人欺負顧綰綰。

蘇風韻不想說那男人特彆帥,覺得那樣是抬舉顧綰綰。

所以,她就違心的回答:“人嘛,就一般人。不太白,不太高,看起來病懨懨的。”

顧常林心裡冇底,“不行,我得打個電話去。”

話音剛落,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喂,是我。”顧常林接通電話。

“顧經理,精裝修的工程需要先擱置一下。”對方態度冷漠。

“啊?”顧常林蹭的一下站起來,這合約都簽了,怎麼要擱置?“是不是顧家廚衛哪裡做的不好?”

“顧先生,你連自己的家都管不好,怎麼能管理好一個工程。”

顧常林額頭冒汗了,顧曉曼是因為顧綰綰才被關在警察局裡。該不會是因為蘇風韻打了顧綰綰,這筆生意才黃的吧……難道,那男人真是顧綰綰老公?

想罷,他攥了攥拳頭,試探的問,“請問,您家先生的身體還好嗎?”

他想確定,那個不太白,不太高,病懨懨的男人會不會是顧綰綰的老公。

電話那邊沉默片刻,冷冷的丟他一句,“先生絕對比您活的長久。”

顧常林:……

電話掛斷,顧常林癱軟在沙發裡,兩眼發直。

“老顧,老顧?你怎麼了?誰來的電話?”蘇風韻晃了晃他。

顧常林看過來,茫然的眼神突然就狠厲起來。

“都是你闖的禍!”他一巴掌打在蘇風韻受傷的手臂上,疼的蘇風韻殺豬一樣的嚎叫起來。

……

陽光從落地窗灑進來。

將低調奢華的彆墅一點一點喚醒。

通往二樓的樓梯上,歪著一個蓬頭垢麵的身影。

顧綰綰一條腿耷拉在台階上,一條腿撐著下巴,長髮倒垂著遮蓋了那張白皙的小臉。

距離設計比賽還有六天。

她的腦洞全部死光了,熬了一個通宵畫出來的東西還不如屎。

張媽經過廚房,嚇的驚呼一聲。

“太太?”

“嗯?”顧綰綰抬起頭。

“您這是怎麼了?”

“張媽,我想吃肉。”昨天晚飯素著她,纔沒有靈感的吧。

張媽猶豫了一下,點頭,“我這就去準備。”

七點,主臥的房門打開。

霍世成邁著修長的腿走出來,一眼就看到一樓沙發裡那具喪屍。

顧綰綰躺在沙發裡,腳敲在靠背上,正舉著手機刷微博。

最新訊息,因為恒億集團的參與,報名明日星設計大賽的選手已經突破一百萬。

再這麼發展下去,她通過初試的機會都很渺茫。

一道黑影突然籠罩下來,顧綰綰挪開手機看了一眼。

黑色精緻的西裝將男人的身材拉的更加修長,冷峻鐫刻的五官不帶一絲表情的看著自己。

嘿,讓他白吃白喝白住,竟然還跟他吊臉子?

顧綰綰一軲轆坐起來,盤著腿說,“你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誰讓你睡我老公的房間的!”

霍世成目光閃過一抹嘲諷,“女人都可以讓我睡,何況是一個房間?”

“……”顧綰綰。

她一向伶牙俐齒的,怎麼在他麵前就屢屢受挫呢?

男人垂眸,看到她正在搜尋明日星設計大賽的比賽流程。

“你也報名了?”

“正在準備。”顧綰綰眼中的失落一閃而過,“算了,跟你說你也聽不懂。”

她跳下沙發,快步走到霍世成的麵前。

“聽說特等獎除了進入恒億集團工作,還可以獲得價值一千萬的現金獎勵。”顧綰綰回頭看他一眼,冷嗤,“等爺拿到特等獎就讓你滾蛋。到時候去包養一個比你年輕,比你帥氣,最重要是會笑的男人!”

霍世成四十五度側頭,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在那之前,我一定幫你生個孩子去交差。”

生什麼孩子,那不過是她騙老男人的藉口,他還當真了呢。

她必須找個機會把他手機裡的照片刪除,等冇有了把柄在他手上,就把他轟出去!

於是,餐桌上,顧綰綰一邊吃飯一邊盯著男人放在右手邊的手機。

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嘩啦一下把自己的牛奶潑了上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