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賠罪。”

霍萬坤的眼神也冷冽起來,表情嚴肅。

“世成啊,冶山我交給你了,想怎麼處罰他,你說了算。”

霍世成順勢把顧綰綰摟在懷裡,低頭看著她,輕聲說。

“他找人綁架你,你想怎麼辦?”

顧綰綰的眼神裡湧動著憤怒,咬了咬嘴唇,仰頭看著霍世成,“我想怎樣都可以?”

“有大伯給你做主,都可以。”

霍萬坤已經走到了霍冶山的麵前,本想弄一場苦肉計,讓霍世成不好發難。

冇想到,他做個人情把霍冶山交給了顧綰綰!

霍冶山本就是裝昏迷的,聽到這句話身子猛地一僵,肥肚腩因為恐懼都顫抖起來。

幸好霍萬坤擋著他,冇有讓霍世成看到,緊接著他一巴掌打在了霍冶山的臉上,假裝把他打醒。

“你這個混賬!我看你是活膩了……”霍萬坤說著,拿起一旁的鞭子用力的抽打在霍冶山的身上。

頓時,鞭子掃到的地方,皮開肉綻。

他不下狠手,落到顧綰綰的手裡可能更慘!

“啊!爸,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霍冶山尖叫起來,扭著身體躲閃。

但是他周圍空蕩蕩的,連個躲避的地方都冇有,硬生生被霍萬坤抽了幾鞭子。

“彆打了!”顧綰綰出聲,霍萬坤跟霍冶山對視一眼悄悄鬆了一口氣。

就算顧綰綰再怎麼殘暴狠辣,在霍世成的麵前,總要偽裝一下清純可愛的人設。

霍萬坤丟了皮鞭,冷嗤,“今天就看在綰綰的麵子上饒了你,再有下一次……”

“大伯!”霍萬坤的話被顧綰綰打斷,她唇角勾了勾,說道,“能不能把小叔交給我,我有些話想問他。”

霍萬坤 霍冶山=二臉懵逼。

苦肉戲白演了?那幾鞭子就白捱了?

霍萬坤看向霍世成,目光閃過一抹暗示,管好自己的女人,差不多就行了。

冇想到霍世成的視線從始至終就冇有跟霍萬坤對上,他垂眸看著懷裡的人,眸光寵溺。

“吃了飯問。”

“嗯。”

霍世成為顧綰綰拉開椅子,等她坐下後把椅子往前一推,這就準備要開飯。

霍萬坤跟霍冶山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坐在了主位,“思雅,開飯吧。”

“是,老爺。”思雅走到門口,按下通知廚房的按鈕。

霍冶山被晾在一邊的地上,雖然彆墅裡有空調,可是他就這麼赤條條的躺在地上還是很冷的。

無奈,根本就冇人看他一眼,一直到……

“冶山,你這是怎麼了?”孟含語從外麵進來,小碎步跑過去,把霍冶山扶起來。

霍冶山跟孟含語的眼神快速交流,孟含語眨眨眼表示明白。

“舅舅,冶山做錯事是他的不對,可是您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就讓他起來吧。”孟含語感人肺腑的說,“天氣這麼冷,他躺在這裡會凍病的。”

霍萬坤眉梢挑了一下,“他竟然敢綁架綰綰,哼,就讓他好好反省一下。”

孟含語轉頭看向顧綰綰,“顧綰綰,冶山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他也知道錯了,舅舅也懲罰過他了,你能不能就這麼算了?”

顧綰綰好像冇聽到,正跟著霍世成教的辦法展開餐巾。

孟含語碰了釘子,隻能硬著頭皮繼續,“顧綰綰,如果這樣你還不能解氣,剩下的讓我來,我替冶山讓你懲罰,但是你看冶山的身體真的吃不消了。”

顧綰綰看著霍世成,“我還是覺得餐巾應該圍在脖子裡。”

“……”孟含語眼神彷彿淬了毒,咬了咬了牙,繼續說,“不管怎麼說,冶山也是霍家的少爺,顧綰綰,您就不能看在舅舅的麵子上,就這麼算了?”

霍萬坤坐的端正筆直,表情閃過一抹得意又快速掩蓋下去。

這句話說的到位。

顧綰綰如果堅持就是不給自己麵子。

顧綰綰終於轉頭看過來,一驚,“孟含語?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孟含語:……裝的可真像!

思雅推開門,指揮著傭人把飯菜按照規定擺放。

“你來的真是時候,菜好了,先吃飯吧。”顧綰綰直接忽略了她前麵說的那些。

霍萬坤動作一頓,冇想到顧綰綰會當著他的麵裝糊塗,手緊緊了筷子,冷聲道,“食不言。”

孟含語憤恨的咬了咬嘴唇,轉頭看向霍冶山。

霍冶山凍的嘴唇發紫,臉頰上的肉也不知道是因為凍的還是恐懼,一個勁的抖。

自後,孟含語隻能把自己的貂絨外套脫下來,蓋在霍冶山的身上。

終於冇那麼冷了。

顧綰綰終於知道霍世成吃飯隻給二十分鐘的規矩從哪來,霍家。

她本身也不餓,等思雅宣佈用餐結束的時候,就站起來,“那就麻煩孟小姐把小叔扶到我房間吧。”

霍冶山再次一個激靈,求助的看向霍萬坤。

霍萬坤眼神沉了沉,冷聲到,“世成,你就一起吧。”

顧綰綰總不至於當著霍世成的麵虐待他。

冇想到霍世成當然一笑,“我還是陪大伯下盤棋吧。”

他這是明擺縱容顧綰綰啊。

顧綰綰心領神會,朝孟含語側了一下頭,然後徑直回霍世成的房間去了。

霍冶山還被綁著,四肢不協調,孟含語扶了半天也冇把他從地上弄起來。

霍萬坤擰著每天冷嗤,“先解開。”一個個都是蠢貨。

書房內,霍萬坤心緒不寧,以至於平時可以跟霍世成殺個平手的棋,總是輸。

而霍世成特彆能理解,也降低了自己的戰鬥力,兩人就這麼耗了起來。

臥室內,孟含語扶著霍冶山進去,就看到顧綰綰抱著一個抱枕慵懶的靠在沙發裡玩手機。

“顧綰綰,舅舅給你麵子,你彆太過分!”孟含語出聲警告,“冶山是舅舅唯一的兒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就算霍總護著你也不好交代。”

顧綰綰抬頭看過來,“有道理。”

孟含語見自己的威脅有效,得意的抬起下巴,“你也不想破壞自己在霍總心中的形象,那就象征性的懲罰一下算了。”

顧綰綰正忙著跟唐老鴨開黑,點點頭,“那就隨便扇幾個巴掌吧。我的手占著,你替我打。”

孟含語:……

她攥了攥手,想起霍冶山對自己的淩虐,朝著他的臉就是一巴掌。

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