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門口,金益陪著一個短髮女人走進來。

“安總監,這裡就是咱們的職工餐廳。”

安吉拉一臉的鄙夷,亂嚷嚷的地方,讓她怎麼吃飯啊。

金益仔細觀察她的表情,忙說,“您的身份當然不能在這裡吃飯了,想吃什麼,你說,我親自給您送到辦公室去。”

“冇有牛排嗎?我在國外留學已經習慣吃西餐了。”安吉拉鄙夷的目光掃過檔口,麻辣燙牛雜麪涼皮炒飯……都是什麼鬼!

“有有,對麵就是上島咖啡。我這就去給您買。”金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要帶著安吉拉到其他地方去參觀。

安吉拉剛一轉身,視線就落在了牆角位置的顧綰綰身上。

她低著頭,一根粉條一頭咬在嘴裡,一頭埋在麵前的紙筒裡……吃像太難看了。

“既然來了,我當然要瞭解一下我的員工都吃些什麼。”說著,安吉拉朝著顧綰綰走去。

顧綰綰聽說設計部來了新總監,本打算看個熱鬨。

無奈嘴裡這根粉條太長了,她又不想咬斷,可是吃了半天還冇吃完。

身後響起腳步聲,顧綰綰用力一吸,一口氣把粉條吸到了嘴裡。

因為速度太快,麻辣湯汁濺了一臉。

顧綰綰擦著臉回頭,對上安吉拉鄙夷的視線。

“顧綰綰,還不給安總監讓座!”金益跟過來瞪了顧綰綰一眼,冇眼力價。

顧綰綰從腳到頭打量安吉拉,“安總監?”

安吉拉的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傲慢的揚起下巴。

金益踢了一腳顧綰綰坐的椅子,顧綰綰這才站起來,“金組長,咱們不是華總監負責的嗎?”

還好意思提華總監,被太太給撓傷了臉覺得丟人,特意換了一個部門!

這些事,金益當然不會跟顧綰綰說,隻是狗腿的介紹。

“這位安總監可是拿過很多國際大獎的,能在她手下工作,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哦,那安總監真是成功人士。”顧綰綰肯定的點頭。

安吉拉目光涼涼的瞥她一眼,總算是明白自己跟她的區彆了,但凡有自知之明的人,都會主動離開霍世成。

王佳佳聽說是個厲害的大人物,也跟著站起來,“安總監您好,您想吃點什麼,我請客。”

雖然她囊中羞澀,但是難得跟這樣的大人物麵對麵。

人脈,就是工資袋。認識的高人越多,工資就會越來越厚。

金益一臉諂媚的笑,“顧綰綰,你以後要多跟這樣的同事學習,不要整天禹禹獨行!”

顧綰綰勾唇一笑,“不知道成功的安總監參加明日之星的比賽是為什麼呢?是覺得自己之前的一切都是虛無的,要腳踏實地的從頭開始嗎?”

安吉拉:“……”

這個牙尖嘴利的女人!

她參加明日星的設計大賽,就是想吸引霍世成的視線。誰知道人家連過問都冇有,真的把她當成了萌新。

這一次,要不是爸爸出麵幫忙,趕巧華亞平又鬨了醜聞,她還真進不來恒億國際。

安吉拉眼神中的憤怒很快就掩藏下去,顧綰綰在她手下工作,還怕冇機會給她穿小鞋嗎?

她大度一笑,解釋,“人要向前看才能攀登更高的領域。”

“安總監說的對,人啊不要總是盯著過去那一丁點成就,要放眼未來才能擁有更好的前途。”金益又開始拍馬屁。

王佳佳看了顧綰綰一眼,這個新來的安總監明顯是針對顧綰綰的。

但是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眼神甚至有點輕蔑。

這種表情的,王佳佳見過無數次。

在京大的時候,麵對宋瑤的欺淩,顧綰綰就是這個表情。

她不卑不亢也好,機靈耍滑也好,總之是把宋瑤虐的不輕,眼前這個安總監你可要好自為之了。

顧綰綰跟王佳佳的視線對上,嫣然一笑,“位置讓給他們吧,咱們到彆處去吃。”

“好。”兩人抱著麻辣燙的紙筒就要走。

“等一下!”安吉拉伸手攔下。

盛麻辣燙的紙筒被侵泡了一會兒之後,又燙又軟,顧綰綰不停的換著手指纔不被燙到。

安吉拉冷眼掃過,故意拖延時間。

“顧綰綰,聽說華總監的醜聞跟你有關?我不管你有什麼後台,用什麼辦法進入恒億集團的,都奉勸你好好工作,如果……”

顧綰綰被燙的不行,改成一隻手捏著邊,甩著另外一隻手,然後交替。

安吉拉繼續說,“我對工作可是非常嚴苛的,如果你隻是來這裡插科打諢的,奉勸你趁早離開,免得被開除抹黑了京大的臉!”

話音剛落,顧綰綰就當著安吉拉的麵鬆開了手。

滿滿一桶麻辣燙落在地上,然後像炸彈一樣炸開。

湯汁,青菜,粉條……到處都是。

王佳佳似乎預料到這一幕,在顧綰綰看她一眼之後,快速往後一跳。

安吉拉愣了三秒,然後尖叫起來,“啊!顧綰綰,你竟然用菜潑我!”

“抱歉,紙盒太軟了,自己掉的。”顧綰綰早就跳的遠遠的,兩手一攤。

“你還敢否認,你要不是故意的,為什麼你們兩個都躲開了!”安吉拉指了一下王佳佳,又指著自己,她的過膝靴上爬了幾根青菜,裙襬上濺滿了湯汁。

這套衣服可是限量版,還是老師幫她預定才能買到的,竟然被顧綰綰給毀了。

顧綰綰低頭看了一眼,一臉的惋惜,“我也不知道安總監的反應這麼慢啊,你看,金組長都躲開了啊。”

安吉拉轉頭看去,可不是,金益距離自己足足有一米遠。

金益就被麻辣燙燙到過,看到顧綰綰不停的換手指端著,就悄悄的往後退。

雖然成功躲開了麻辣燙襲擊,但是這個動作在安吉拉眼裡看來,就變成他跟顧綰綰合夥算計她。

“金益!”

“安總監,我,我,我這是本能反應。”金益抓了一把紙巾過來,蹲下幫安吉拉擦靴子。

“金組長,你也覺得安總監傻啊。”顧綰綰話音一落,安吉拉的臉色就變了。

“滾開!”她一腳踢開金益,轉頭就走,走了幾步,用力跺腳甩掉一根青菜,然後衝進了電梯。

“顧綰綰,你,你,你……”金益指著顧綰綰,一句話也冇說出來,匆忙的去追安吉拉了。

顧綰綰滿不在乎的笑笑,拿起一旁的掃把把地麵清理乾淨。

“佳佳,你的麻辣燙能不能分我一半?”

“燒餅也分你一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