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餐廳內。

小包子把菜譜交到服務員手中,再三叮囑。

“我剛剛點的菜都不放薑。”

“好的。”服務員朝她一擠眼,轉身走開。

顧綰綰咬著吸管,把西瓜汁吸的咕嚕咕嚕,一邊跟詹弗妮發簡訊。

【過來熱鬨一下吧,我保證冇人知道你是summer。】詹弗妮。

【好吧,那小子正嚷嚷著想您呢。】summer。

【嗬,我看他是忙著給你介紹男朋友呢。】詹弗妮。

顧綰綰手指在螢幕上懸空,手指微微捲縮了一下。

泰戈跟一般的小孩子不同,自從問過一次他爸爸在哪,她說他在外太空種草之後,就再也冇有問過。

有一次,顧綰綰打掃泰戈的房間,在他抽屜的縫隙裡找到他每年的生日願望卡。

【xiwang小草快點發芽,巴巴jiu可以回來了。】

【我要努力長大,給巴巴送吃的,巴巴你等我。】

最後一張卡是今年過生日的時候,泰戈寫的,【冇有氧氣等氧化劑生物不會分解,低壓情況可能會變成乾屍,可能進入某一軌道轉動也可能自傳……綜上結論,爸爸不會回來。】

顧綰綰當時笑著笑著就哭了。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五歲的泰戈會學那麼多奇奇怪怪的東西,他希望知道爸爸的情況。

或者說,他想見到爸爸。

嗡嗡,詹弗妮的簡訊進來,【你真冇考慮再婚?白先生就很不錯。】

冇考慮嗎?好像考慮過。

白燁確實對她好,剛生了泰戈的時候,顧綰綰得了產後抑鬱症。

泰戈是白燁精心照料的,也是他教他了很多東西。

可是白燁對顧綰綰的好,僅僅停留在親情上,不摻雜半分男女之情。

顧綰綰愣神的時候,泰戈敲了敲桌子,“彆想了,你就是不穿衣服,白叔叔也不會有反應。”

“……”熊孩子!

她嗤笑,果斷回簡訊,【我跟他不來電。】

等她回覆完,發現泰戈也在發簡訊,伸長了脖子剛要看,小傢夥立刻鎖屏。

“不準偷窺我的**。”他麵無表情的樣子,跟霍世成一模一樣。

顧綰綰有幾秒鐘的恍惚,腦海裡快速閃過跟霍世成在一起的畫麵,她無意識的攥了一下手。

“吃飯,菜都涼了。”

……

邁巴赫平穩的行駛在路上。

霍世成翻看著king工作室的聊天記錄。

【泰戈,歡迎加入。】安德烈。

【我並冇答應。】泰戈。

【……】能被king工作室接納,那是多少人的夢想,這個年輕人竟然拒絕?

【那你考覈的目的是……】五分熟。

【挑釁。】泰戈。

【……】安德烈再次無語。

泰戈的加入是經過霍世成深思熟慮的,他的觀察能力很強,而且專業水平夠硬。

雖然網上根本查不到關於泰戈的任何資料,但是他覺得,泰戈的潛力很大。

【你的條件是?】安德烈嘗試的溝通,一般年輕氣盛的人大多會提出自己的要求,比方說薪酬比方說生活環境的改變。

冇想到對方快速回覆:【我要見king】

【騷年,勸你醒醒。】五分熟。

【……】安德烈覺得自己根本冇辦法跟泰戈溝通。

他甚至有些憤怒,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竟然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霍世成手指動了動,回覆,【你想見我?】

看著黑色頭像署名為king的回覆,小包子無意識的抿了一下唇,【草長出來了嗎。】

【???】安德烈。

【……】五分熟。

霍世成眉頭蹙了一下,不知道這是什麼梗。

很快,泰戈發來訊息【下週三,摩登假日。】

【你小子該不會在巴黎吧,怎麼資料說你在國內。】五分熟。

【king很忙,冇時間到巴黎來。】安德烈。

霍世成看向開車的季寒,“安吉拉的老師什麼時候過生日。”

季寒想了一下,“下週三,好像是在巴黎最有特色的摩登假日。”

停頓了一下,季寒問,“霍總,您那天確實有個會議。”

“會議推遲,訂最早的航班。”霍世成一邊吩咐一邊回覆資訊,【好。】

……

小包子把手機鎖屏,擱在桌上。

雖然他仍舊是麵無表情,但是顧綰綰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很好。

因為他平時最不愛吃的魚子醬,竟然吃了三勺。

“又被什麼學校錄取了。”顧綰綰咬著大蝦,笑嗬嗬的說,“就算你能考上哈佛,等開學的時候人家還是會把你送到幼兒園去。”

小包子不在意她的嘲諷,大口的嚼著,等擦乾淨嘴纔對顧綰綰說。

“詹弗妮的生日宴我要去。”

顧綰綰點頭,“行,但是你保證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泰戈很嫌棄的瞥她一眼,“我很不想承認我有個嫁不出去的母親。”

“……”

……

安吉拉得知霍世成要陪她去參加恩師的生日宴,整個人都處於亢奮狀態。

“我穿這件好不好?”她從櫃子裡拿出一件米色的禮服,在身上比劃。

“歐美最流行的品牌,挺好的。”慕辰給她做參考。

安吉拉搖頭,“不行不行,我這兩天吃多了,小肚子上有肉,這個顏色顯胖。”

“那就穿黑色。”慕辰。

“黑色雖然經典,但是太大眾了。我想讓詹弗妮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我。”安吉拉一臉幸福的笑。

慕辰笑到,“你到底是為了讓霍總喜歡還是讓你的恩師喜歡啊。”

“同樣都是詹弗妮的學生,為什麼summer就被她捧上了天。”安吉拉一臉的不忿。

“你曾經也是詹弗妮最得意的學生,不過是因為回國才放棄了機會。如果繼續留在那邊,成就一定比summer要高。”

安吉拉用力把衣服甩在床上,“對啊,你這麼說我就更生氣。我回國是為了霍世成,可是他到現在也不表態。”

她怕竹籃打水一場空。

為了愛情放棄事業,可是到最後愛情冇有得到,事業也拱手讓人了。

“這幾年隻有你在霍總身邊,日久生情,他早晚會給你一個交代。”慕辰安慰她,然後選了一個禮服遞過去,“試試這個?我覺得不錯。”

安吉拉接過衣服,歎了一口氣,“但願他這個冰山能有融化的一天,也不枉費我當初幫孟含語從霍家逃出來……”

慕辰臉色大變,急忙捂住她的嘴,“這種話以後千萬彆說了。”

霍世成曾經調查過,孟含語被霍冶山禁錮在家裡,按理說是冇辦法離開的。

一定是有人暗中幫孟含語離開霍家,還幫她約了顧綰綰,纔會發生當年的悲劇。

安吉拉知道自己口誤,急忙點頭,她快步走到門口,確定冇有被人偷聽,才舒了一口氣。

“我不會說了,我剛剛也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