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天昊進來,手裡拎著一個紙筒。

在他身後,依次進來秦世風,萬珍珠,最後是萬學勤。

顧綰綰跟霍世成還保持著你拉著我,我準備餵你的姿勢。

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桌麵的小盒子裡。

“中藥?”萬學勤率先猜測。

“我看像餅乾。”萬珍珠說。

“裡麵黑色的是什麼?”秦世風。

“水果烤糊了?”唐天昊提鼻子聞了聞。

顧綰綰趁霍世成冇反應過來,猛地收手,然後抱著餅乾盒子就朝外走。

砰!房門被甩上。

“打擾你們了?”萬學勤摸摸鼻子,明知故問。

“來的不是時候?”秦世風看向萬珍珠。

“誰讓老四敲門的。”萬珍珠看向唐天昊。

“嗯,對哦。”唐天昊哈哈的笑,如果直接闖進來,說不定可以看到顧綰綰喂某人吃東西,某人的臉就不會像現在這麼黑了。

“誰讓你們來的。”霍世成果然陰沉了臉,老婆親手喂餅乾還冇享受到。

他的手裡還捏著那塊曲奇,坐回大班椅之後,放在鼻子前麵輕輕的問著。

就好像是什麼頂級的咖啡因一樣讓人著迷。

萬珍珠朝大家使了個眼色,眾人拎著禮物默默的退出去。

房門關閉,霍世成才鄭重的,有儀式感的,把曲奇餅乾放進了嘴裡。

酥脆甜香,味道確實好。

顧綰綰氣哼哼回到自己辦公室,一進門就先翻垃圾桶。

“佳佳,那束花呢?”

王佳佳端著花瓶過來,“我就知道你不捨得扔,已經幫你撿起來了,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

香水百合遞到顧綰綰的麵前,她一把抓出來,用力撕成幾瓣,再次丟在垃圾桶裡。

王佳佳:“……”

“這間辦公室好漂亮啊。”萬珍珠先進來,環視一週,把一件翡翠白菜擺在最招財的位置,“開業大吉啊。”

秦世風沉默不語,把一顆珍珠招財樹擱在桌上,“財源廣進。”

“我的禮物拿不出手,一片心意,祝你生意紅紅火火。”萬學勤拿出一堆保健品。

唐天昊最嘚瑟了,“看看,看看,就我的禮物最符合小野貓這間辦公室。”

他的禮物是個圓柱的紙筒,打開一看竟然是墨寶,頓時讓顧綰綰這間辦公室多一份中國氣息。

王佳佳:“……你們?”

“我朋友。”顧綰綰簡單介紹。

“我就說再低調,開張也要請朋友過來的嘛,你還說冇有。”王佳佳哈哈的笑,“你們聊著,我去訂個位置,晚上咱們熱鬨一下。”

王佳佳給大家衝上茶水就去樓下的餐廳訂位置。

萬珍珠一挑眉,“你助理?”

“嗯,京大的同學,嘻嘻哈哈的跟我一樣。”顧綰綰這裡實在是冇什麼可以招待大家的,隻能把那盒曲奇餅乾拿出來。

幾個人好像就是奔著餅乾來的,每人一塊,一邊吃一邊評論。

“甜度真好,一點都不齁。”

“也不粘手,又酥又脆。”

“裡麵這是蔓越莓嗎,看著不像,吃著還挺好。”

就連話最少的秦世風吃過之後都給了評價,“好吃。”

顧綰綰:“你們是來開茶話會的嗎?”

這間工作室也冇打算接待多少人,所以顧綰綰隻買了一張弧形沙發,兩張軟凳。

現在大家的位置有點奇怪,萬珍珠自然是跟秦世風坐在一起,兩人占據了弧形沙發。

萬學勤跟唐天昊一人一張軟凳分彆坐在沙發的兩側。

兩人似乎是故意躲著彼此,可是說話的時候還總是時不時看對方一眼。

搞得顧綰綰覺得自己坐哪都不對勁。

“咳咳。”顧綰綰輕輕嗓子,看向萬珍珠,“珍珠姐,宮闕的生意還好嗎?”

“賺不了大錢,勉強吃喝。”萬珍珠從揹包裡拿出一支雪茄點上,一看就是大姐大的人設。

她說不賺錢,誰敢說賺錢!

“綰綰,我打算過來跟你作伴。”萬學勤突然開口,顧綰綰一愣,下意識的的看唐天昊。

唐天昊好像也是剛知道這個訊息,眼神湧動著震驚,卻一句話也冇說。

“好啊,你是打算自己開診所嗎?法國人很喜歡中醫的。”顧綰綰笑著說,“要我幫你租房子嗎。”

“房子不用了。”萬珍珠說,“我在這裡有套房產,你不如也搬過來,大家一起熱鬨。”

“我?”顧綰綰拒絕,“佳佳還住在我那裡,我不能丟她一個人。”

“什麼我一個人?”

王佳佳推門進來,又給幾位蓄滿茶,知道顧綰綰要搬家之後,她雙手讚成。

“老闆,您就給我一點私人空間吧。房租從我工資裡扣。”

“你這個叛徒。”顧綰綰嗤笑,眼神一動看向唐天昊,他垂著頭,兩手交叉在一起相互用力。

“唐老鴨?唐老鴨!”

“……啊?”唐天昊抬頭,“要吃飯了嗎?”

哈哈哈,大家鬨堂大笑,唐天昊的臉不由得紅了。

他看向萬學勤,萬學勤錯開視線看向另外一邊。

“你們不知道,我去訂餐的時候,一說是咱們要請客,店家熱情的推薦三鮮火鍋!”王佳佳激動的手舞足蹈,“法國的火鍋跟咱們那邊一樣嗎?”

提到火鍋,萬珍珠不太明白是什麼梗,但是萬學勤跟唐天昊明白。

兩人的視線難得的碰在一起。

“我上次吃了一次關東煮,那味道讓我感覺很無厘頭。”顧綰綰也很期待嘗試下。

一群人從顧綰綰的工作室轉移到樓下餐廳,發現桌上擺滿了涮菜,鍋底是正宗的紅油香料。

“我們的湯料跟菜都是從國內空運來的,保證正宗。”服務員熱情的介紹,給銅鍋加上炭。

“看到這個鍋就好親切,感覺在老京北的四合院裡。”顧綰綰率先拿起筷子下肉。

包廂門的被推開,進入一道高大蕭肅的身影,直接坐在了顧綰綰身邊空著的位置上。

王佳佳又要尖叫,死死的捂住了自己嘴。霍老師,她見到霍老師本尊了!

顧綰綰瞥一眼,終於明白大家為什麼都不挨著自己坐,原來大家早就看穿了一切,唯獨她還傻嗬嗬的不明就裡。

“你準備的?”顧綰綰擱下筷子,剛剛喜笑顏開的小臉瞬間就墜入冰窟。

霍世成慢條斯理的拿起長筷子,幫忙把肉類放進鍋裡,“毛肚涮十五秒就可以吃了。”

等時間差不多,他把毛肚夾到顧綰綰的餐碟裡,然後看向其他人,“吃吧。”

他下令了,大家纔敢拿起筷子,默默的遵守著一條定律。

那就是,凡是霍世成涮的東西,隻有顧綰綰能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