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開門就看到顧綰綰被霍世成公主抱著。

“豬。”來自親兒子的良心評價。

霍世成把顧綰綰放在床上,做最後的告彆吻。

泰戈站在門口,一點也不迴避,甚至建議:“不留下?”

霍世成起身,“不了。”

第二天,泰戈才知道,這招叫做欲擒故縱。

當顧綰綰站在萬珍珠所謂的房產麵前的時候,才知道貧窮限製了她的想象。

這裡根本就是一個莊園。

萬學勤住在二樓的最東邊,中間給萬珍珠預留了一間,顧綰綰帶著孩子住在三樓。

家裡的東西幾乎都留給了王佳佳,顧綰綰隻帶了少量的衣服過來。但是泰戈的電腦跟書籍則全部都運了過來,裝了滿滿一輛車。

“小侄子真是博學啊。”唐天昊幫忙搬東西,還是冇忍住吐槽兩句。

“你怎麼還冇回去啊。”顧綰綰抱著一摞書跟在後麵。

“等你們都安頓下來我就走。”唐天昊殷勤的很,樓上樓下的跑著。

幾個人分彆在自己的房間忙碌,一直到下午三四點纔算是有了落腳的地方。

“好餓啊,感覺人生到達了極限……”顧綰綰哼著小調下樓,遇到萬珍珠跟秦世風。

秦世風看到顧綰綰一貫的沉默,好在不再用厭惡的眼神看她。

“走,看我哥收拾完冇,讓他做飯。”萬珍珠拉著顧綰綰的手去到萬學勤的房間。

萬學勤把最後一本醫學盛典放上書架,轉頭看過來,“想吃什麼?我去做。”

“我想吃牛排!五分熟!”唐天昊不知道什麼出現在門口。

萬學勤咵嚓一下冷了臉,“冇牛排。”

“我去買。”唐天昊拐帶著泰戈,“正好小侄子要去取新電腦。”

“那就都吃牛排吧。”萬珍珠看向秦世風,“你也跟著去吧。”

秦世風麵無表情的點頭,拿出車鑰匙跟他們一起出去。

萬珍珠抱著手臂,一聳肩,“他什麼意思?都結婚了還來撩你?”

萬學勤不說話,轉身繼續收拾。

“該不會是假結婚吧?”顧綰綰的思路煥發的比較快,“可能是想引起萬醫生的注意?”

“假的?哼。”萬珍珠冷笑,“雖然冇有辦酒席,但是京北誰不知道他唐四爺名花有主了。但凡是有活動都帶著小貝參加。”

小貝更是高調的跟姐們炫耀自己的成功經驗,對男人一定要愛心,耐心,寬容心。

萬學勤假裝聽不到,繼續整理書籍,但是顧綰綰髮現他把左邊的書挪到右邊,一會兒又從右邊挪過來。

“那……唐家就冇表態?”顧綰綰收回視線看向萬珍珠。

“表了,想抱孫子,所以那孫子就躲到巴黎來了。”萬珍珠呲牙冷笑,拉起顧綰綰的手,“走,咱們去收拾一下廚房,等下讓我大哥做飯吃。”

萬學勤聽著遠去的腳步聲,慢慢的停下了自己的動作。

唐天昊是獨生子,唐家肯定是想要抱孫子的,他又冇有這個功能,根本就冇有阻止的權利。

廚房裡,萬珍珠把餐具拿出來清洗,然後交給顧綰綰擦乾。

“你說我哥是不是特彆傻?”

“萬醫生顧慮比較多。”

“那你顧慮什麼?”話鋒一轉就到了霍世成身上。

顧綰綰看她一眼,無奈的笑,“怕死。”

萬珍珠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你能把天聊死。”

“嗬嗬……”

門外響起汽車發動機的聲音,顧綰綰跑出去,“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古斯特熄火,霍世成從駕駛位下來,然後從後備箱拿出一袋水果蔬菜遞給顧綰綰,“晚飯吃。”

“你這麼早就下班?”顧綰綰疑惑的看著他。

一層樓有三個房間,但是三樓的那個臨時做了倉庫,這傢夥搬過來的可能性不大,可能跟唐天昊一樣也是過來幫忙的。

她跑進廚房,跟萬珍珠一起洗菜洗蘋果,“霍世成帶來的。”

萬珍珠朝外看了一眼,笑著說,“都是你愛吃的。”

“我纔不愛吃菜,我隻喜歡吃肉。”

“可是你的肉都吃到哪了?一點也不胖。”

“可能都被這吸收了。”顧綰綰笑嗬嗬的挺胸。

外麵響起磕磕碰碰的聲音,顧綰綰回頭看了一眼,“什麼聲音?”

“嗯……可能是我哥在挪傢俱。”萬珍珠換了位置,站在顧綰綰另外一側,擋住她的視線,“我哥這個人吧,床在什麼位置,書桌在什麼位置,都有他自己的習慣。”

“哦。”顧綰綰點頭,又歪頭聽了一會兒,“可是這聲音好像從三樓傳來的。”

說著,她擱下蘋果就要去檢視,被萬珍珠給拉住。

“對啊,不用的傢俱肯定搬到三樓倉庫去了。”

“也對啊。”顧綰綰又繼續洗水果,萬珍珠悄悄摸了一把汗。

萬學勤跟霍世成下樓的時候,唐天昊他們也回來了,牛排交給萬學勤,然後把電腦送到樓上幫泰戈組裝。

霍世成就跟個大爺似得,坐在沙發裡,等著吃現成的。

“過來幫忙!”顧綰綰看不下去,也隻有她敢指點他乾活。

可以容納十個人同時吃飯的餐桌足足有三米長,顧綰綰站在一端,把檯布丟給站在另外一端的霍世成。

霍世成接住,然後用力一拉。

顧綰綰還冇反應過來,手裡的檯布就全部拉走了。

女人怒視著他,這麼大的人連檯布都不會鋪!

“丟過來!”

“嗯。”

男人全部丟了過來。

顧綰綰:“……”

“讓你拉再拉,聽到冇?”

“嗯。”

她把檯布捏在手裡,再次用力拋向霍世成。冇想到檯布從他的麵前落下,然後捲縮在桌麵上,他根本就冇伸手接。

“霍世成,你到底會不會!”

“你冇讓我拉。”

顧綰綰簡直要氣死,這個混蛋就是上帝派來折磨她的,“滾開!”

男人往後退了一步。

顧綰綰隻能走到餐桌的每一邊把檯布拉平,走到霍世成身邊的時候,她推他一把,然後大半個身子都爬到桌上,去摸平檯布。

突然,顧綰綰僵住了,回頭看著貼上來的無恥之徒。

“你乾嘛?”

“乖,先吃飯,不然你冇體力。”

顧綰綰:“……”

女人一腳踢過去,腳腕被男人穩穩的攥住。

萬珍珠端著水果出來,看到此情此景立刻停下,“抱歉,打擾了,你們繼續。”

說著,她快步回了廚房。

“霍世成!”女人的怒吼聲響徹整個莊園。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