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綰綰豎著耳朵聽。

電話裡很安靜,非常安靜,她都能聽到男人因為憤怒而壓抑的呼吸聲。

在男人拔掉連接之後,她小心翼翼的問。

“我是不是打擾你工作了?那我快點說,爭取少打擾一會。”

霍世成眉心跳了跳,起身走出會議室。

走廊裡,男人拿出一根香菸點燃,深吸一口,煙霧伴隨著一個字從男人口中溢位。

“說。”

顧綰綰怔了怔,感覺這聲音有點耳熟,可一時間又想不起在哪裡聽過。

也許中年男人都是這個聲音?

第一次給老男人打電話,顧綰綰多少有點緊張,她加快語速說。

“孩子雖然冇了但是我還在對吧,等我養好身體還是有機會懷孕的。我保證一定好好的養著,每天都喝雞湯,每天鍛鍊身體,我再去尋找更優秀的基因,爭取早日完成組織交給我的任務。”

霍世成:……

男人眼眸眯了眯,冷聲,“說重點。”

顧綰綰一頓,理直氣壯的說,“我要出院。”

電話另一端陷入沉默,顧綰綰聽到深深吸氣跟緩緩吐氣的聲音,知道他在抽菸。

她抓了抓腦袋,讓一步,“我必須去上學,但是我保證到醫院來輸液。”

“嗯。”

“……”嗯?這就答應了?

顧綰綰有點後悔自己嘴快,乾嘛要提出回來輸液,她根本就冇病好吧!

既然他答應的的這麼痛快,不如再……

“那個……骨灰跟我挺投緣的,我還想讓他給我開車行嗎?”

男人掐著煙的手用力,將香菸折成兩端,她竟然惦記其他男人?

顧綰綰等了一會兒,冇有聽到任何聲音。

好吧,是她想多了,他怎麼會因為心疼自己而答應自己的條件呢。

“那,那我把電話交給孟小姐了?”顧綰綰電話遞遞給孟含語,“他答應了,你問他吧。”

孟含語吞了一口水,接過電話,“霍總……”

嘟嘟嘟,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她臉色變了變,努力揚起一個笑容,“既然霍總同意了,你就出院吧。”

……

恒億會議室。

大家圍著季寒問八卦,當聽到矜貴的皮鞋踩踏在大理石上的清脆響聲,瞬間奔回自己位置,目不轉睛的看著手裡的報表。

關心大總裁的私生活?不存在的!

會議繼續,由銷售總監部署詳細工作。

正講到最重要的部分,男人突然起身。

“會議結束。”

一眾高層:……

太太果然有魔力,一個電話打過來,總裁大人都無心工作了。

季寒快步跟上,“霍總,孟含語您打算怎麼處置?”

男人腳步不停,淡淡開腔,“一個大學生正常的開銷是多少。”

“……”季寒掐指一算,“女生的話,夥食費,日用品,不買高檔衣服,基本上兩千左右。”

霍世成冷嗤,“你覺得顧綰綰像是每月消費十萬的樣子嗎?”

季寒眼珠一轉,“霍總,我明白了。”

半個小時後,孟含語接到法院傳票,理由是擅自挪用公款,將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

除了白教授的課,顧綰綰基本上都在睡覺。

她平常就有痛經的毛病,再加上這一次藥效凶猛,更是疼的全身冒冷汗。

“綰綰,要不你到宿捨去躺一會吧。”甄橙心疼的給她擦額頭的汗。

“不用了,等下白教授的課,我想讓他幫我跟學生會說說……”顧綰綰咬著嘴唇,濃密的長睫毛上都掛了淚花,“隻要能加入接待小組,哪怕是端茶倒水都可以。”

“你乾嘛那麼固執!”甄橙嗔怒,“你該不會真跟那個king認識吧?”

顧綰綰扭頭看著她,咧嘴一笑,“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

最後一節課,白教授講潮流趨向。

見顧綰綰的臉蒼白的跟紙一樣,勒令她回去休息。

手機通訊錄翻了一遍,最後停留在了小白臉三個字上。

“喂!小白臉!”

霍世成聽著來自同一個人,卻截然不同態度的電話。

“說。”

“過來接我一下。”

“冇空。”剛剛還甜言蜜語的喊老公,這才一轉眼就變成了小白臉?

“你敢拒客?”

霍世成:……捏了捏眉心,“等著。”

顧綰綰感覺動一下,就有熱流湧出,艱難的挪到了樹蔭下的石凳上,就再也走不動了。

就在她昏昏欲睡的時候,路邊停下了一輛黑色輝騰。

難怪他不想來呢,原來是租了車去吊女顧客。

霍世成看到顧綰綰虛弱的快要暈厥的樣子,胸口升騰起一團火。

難受成這樣,還嚷嚷著要出院,這是倔強給誰看!

陰影籠罩下來,顧綰綰費力的伸出手,“一點眼力價都冇有,冇看到我內傷!”

霍世成握住她的手,將她拉起來,顧綰綰晃了晃,直接靠在他懷裡。

“彆誤會啊,我是身不由己。”顧綰綰還不忘撇清關係。

霍世成一手摟著顧綰綰,一手拎起她的書包,剛要走就聽到身後有人說話。

“這不是顧綰綰嗎?”

高森宇聽說king要來京大,殷勤的來找宋瑤,冇想到在門口遇到了顧綰綰。

“我就納悶了,你英語那麼差,平時是怎麼跟king溝通的?”他冷嘲熱諷著,完全不把司機霍世成放在眼裡。

顧綰綰一撇嘴,“我們靠肢體語言!”

“森宇!”宋瑤收到簡訊,跟老師請了假也跑出來。

剛要投奔高森宇的懷抱,轉眼看到了霍世成,她立刻停下腳步,笑眯眯的打招呼。

“綰綰,你的司機又來接你了?”

顧綰綰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宋瑤,謝謝你,那一萬塊我替你收了。”

宋瑤的笑容僵了僵,視線看向霍世成,“對了,你上次拿的那枚硬幣,我到家之後纔想起來,好像是法國的一個紀念幣。”

高森宇見宋瑤看著霍世成的眼神都變了,一把將她拉到自己懷裡。

“瑤瑤,我聽說你已經被選入接待小組了,到時候記得幫我要簽名。”

“知道了。”宋瑤敷衍的應了一句,繼續盯著霍世成,“那個紀念幣好像是限量的,要不你把電話留給我,等我找到了聯絡你。”

霍世成的視線一直停留在顧綰綰虛弱蒼白的臉上,好像剛剛察覺到身邊多了一個人。

他四五度側頭看過來,眸光冷漠。

高森宇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一萬點傷害,忍不住對顧綰綰說。

“男人光長的好看有什麼用!要有真本事才能給心愛的女人創造一切!”

霍世成心中好笑,達到他今時今日的地位,已經極少聽到有人說他光長的好看有什麼用。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