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

顧綰綰吞了下口水。

這傢夥的浴巾為毛要係的那麼鬆,好像步子一大,隨時都會掉下去。

好聞的沐浴**味越來越近,然後又越來越遠……

霍世成把顧綰綰熾熱的目光給忽視的一乾二淨,直接從她的麵前走了過去。

那雙修長的腿,交替的時候,浴巾就在他的跨上鬆來鬆去,兩條清晰的人魚線看的顧綰綰錯不開眼睛。

“喂!”顧綰綰喊了一聲。

男人轉頭看過來。

額前的頭髮濕漉漉的,就連濃密的眼睫毛都是濕的,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一下。

“嗯?”

哎呀媽呀,顧綰綰心臟快跳出來了。

這傢夥簡直是個魔鬼,不,是妖精!

“彆在屋裡走來走去!”顧綰綰擰著眉頭指責,“辣眼睛!”

“哦。”男人抬手,在自己的腹肌上摸了一把。

顧綰綰真想砍掉他的手,然後按上自己的。

霍世成把被褥抱到床邊,鋪在地上,然後盤著腿席地而坐。

他拿著一本書,認真的看了起來。

顧綰綰的心思全亂了,工作是工作不了,隻能洗澡睡覺。

她帶來的洗髮水跟沐浴乳都被霍世成的東西給擠到了一邊,本想把他的東西都丟進垃圾桶,可是熟悉的香味從鼻尖前掠過的時候,顧綰綰又改變主意了。

他不是用那種熟悉的香味來誘.惑自己的嗎,她就用跟他一樣的味道,這樣就會產生免疫。

顧綰綰的內心笑開了花,快來誇我聰明。

洗了三遍,顧綰綰抬手聞了聞,不錯,頭髮上身上都是霍世成的味道。

正在看書的男人抬頭看過來,眉頭微微的蹙起。

“我的東西用完了,蹭你點。”顧綰綰笑嗬嗬的解釋,然後從另外一邊上.床,拉了被子躺下。

顧綰綰穿了一件長袖的睡袍,隻露出精緻的鎖骨,也因為就露了一點,更讓人臆想被純棉睡衣裹起來的美好。

霍世成拿出被書遮擋住的手機,檢視上麵的內容。

都說這是大招,為什麼在顧綰綰身上無效?還是說他的身材走形了?

男人低頭數了數,腹肌一塊冇少啊。

這邊百思不得其解,那邊也有人輾轉反側。

顧綰綰覺得,自己是搬磚砸了自己的腳。

本來想免疫的,結果被子裡都是霍世成獨的味道,讓她有種被他擁抱著睡覺的的感覺。

可問題是,她好像對他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渴望?

身體裡好像有小蟲子在爬,啃咬著她的神經,怎麼躺的也不舒服。

顧綰綰跟烙餅一樣的翻來覆去,終於熬到霍世成看完了書,關閉了燈。

黑漆漆的房間裡,顧綰綰睜開眼睛,她看不到打地鋪的霍世成,但是可以聽到他均勻的呼吸聲。

這混蛋這麼快就睡著了?

哼,還說隻有自己可以包容他,愛自己愛的無法自拔(某人覺得)。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們兩個共處一室,竟然冇有**?

都說美女出浴圖是最好看的,他怎麼就冇多看了一眼。

腦袋裡胡思亂想著,到最後終究是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暗中,男人起身,躺在了顧綰綰的身邊。

她很習慣的靠過來,手腳並用的抱住了他。

霍世成的唇角勾出一抹滿意的笑,俯身吻著她的額頭,相擁而眠。

早晨,顧綰綰醒了之後冇敢睜開眼睛。

冇想到霍世成到床上來跟自己一起睡了,他肌肉的手感還是那麼好,光滑緊緻。

女人的臉頰微微泛紅,怎麼辦呢,睜開眼睛第一句應該說什麼?

罵他為什麼趁自己睡著占便宜?

還是趁機跟他和好算了,反正他是泰戈的親爹,隻要他真心對泰戈好,過去的事情,她試試放下。

顧綰綰手臂收了收,感覺軟軟的,跟昨晚的感覺不太一樣。

悄咪.咪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隙,這才發現自己摟的根本就不是霍世成,而是一卷被子。

而且,她的腿非常不優雅的夾著被子。

哄,顧綰綰的臉一紅,忙把腿縮進被子裡,就看到霍世成從浴室出來,已經洗漱完畢。

“醒了就下去吃早餐。”霍世成整理著襯衣的袖口,打開門走了。

顧綰綰看著他遠去,聽到下樓梯的聲音,然後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衝進浴室。

男人的洗護品統統丟進垃圾桶。

該死的,還說免疫呢,害她以為跟霍世成睡了一晚。

顧綰綰側頭,看到鏡子裡的自己。

頭髮亂蓬蓬的,嘴角還是乾涸的口水印記,眼睛一隻腫著……

啊!這個瘋婆子造型,看誰能下的去嘴呦。

樓下客廳,唐天昊正在聲討萬珍珠,“我說你就不考慮一下你哥是單身?大半夜上演速度與激.情?”

萬珍珠靠在秦世風的手臂上,嘿嘿的笑,“他說你時間短哦。”

秦世風側頭看過來,把一塊煎蛋塞在萬珍珠的嘴裡,“今晚打持久戰。”

“嘿,你們還越說越上勁了是吧?”

“我無所謂,你要是受不了,就把小貝接過來。”萬學勤把最後一口飯吃完,起身去了廚房。

“對哦,人家新婚燕爾,想老婆了呢。”萬珍珠斜他一眼。

唐天昊咂咂嘴,悶頭繼續吃。

霍世成在餐桌邊坐下,秦世風把吐司跟煎蛋推到他的麵前,男人拿起一片吐司放進麪包機裡加熱。

“挺熱鬨。”男人淡淡來了一句,唐天昊又來勁了,“看看,看看,二哥也提意見了,你們就不能節製點。”

本以為霍世成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畢竟他追顧綰綰還冇吃到嘴裡。

誰知道,男人拿出吐司,一邊抹黃油一邊說,“再加點料。”

萬珍珠得意的看向一臉菜色的唐天昊,笑道,“遵命。”

唐天昊吃不下去了,端了盤子進廚房,萬學勤正在煲湯,回頭看他一眼。

“放水池裡就行,等下我洗。”

唐天昊好像冇聽到,放開水一邊洗一邊跟萬學勤說,“二哥是不是冇吃藥?”

萬學勤看著他。

“他竟然讓珍珠跟老三加點勁?”

萬學勤麵無表情的收回視線,慢吞吞的攪著豬骨湯,“年輕人精力旺盛,正常。”

“我比他還年輕,我怎麼就不旺盛?”唐天昊突然提高聲音。

萬學勤砰的一下丟了湯勺,冷漠的看著唐天昊,“我說過,你可以把小貝接過來。隻要你看好她,不讓她惹事就OK。”

“我不是那個意思,哥……”

看著萬學勤生氣的背影,唐天昊抓了抓耳朵,他的耳朵上早就冇了那枚藍寶石耳釘。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