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提前回國,根本就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要跟顧曉曼結婚了?

老天爺真是會給她開玩笑。

她為了擺脫老男人跟廖西城在一起,絞儘腦汁想辦法。

連最寶貴的膜都丟了,現在,他竟然說要跟她姐姐結婚?

“綰綰?綰綰,你在聽嗎?綰綰……”

路邊停著一輛黑色轎車,車窗半降,一雙鋒利的眸子盯著顧綰綰傷心欲絕的背影,然後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老爺,已經按您的意思辦妥了。”說著,一張房卡從車窗裡丟出,準確的落進路邊的垃圾桶裡。

……

香榭麗舍。

顧綰綰躡手躡腳回到自己房間。

剛關上門就聽到張媽的聲音:“太太,是您回來了嗎?”

“嗯,我累了,張媽你也早點睡吧!”顧綰綰兩腿發軟的靠在門上,眼睛腫的像桃核。

門外響起張媽的歎息聲,自從被分過來照顧太太,她一次也冇有見先生來過。

太太人小鬼大,也不知道置的什麼氣,除了吃喝一分錢也不肯花先生的,學費都是她自己勤工儉學賺來的。

張媽看著心疼,希望先生這次回來,跟太太的關係能緩和一下。

畢竟是夫妻,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

浴室內,顧綰綰放滿熱水,漸漸的沉下去。

卸下強自鎮定的麵具,女孩掩麵哭泣。

廖西城竟然說他即便娶了顧曉曼,心裡最愛的人還是自己。

嗬嗬。

她有什麼資格怪他?

廖西城前腳出國,渣老爹後腳就把她賣給了一個又老又醜又噁心的老男人。

是她先背叛了兩人的誓言,他想藉著顧曉曼上位也無可厚非!

恍惚間,顧綰綰聽到手機響。

她裹了浴巾出來,看到來電顯示是顧曉曼,女孩閉上眼睛深呼吸,接通。

“喂。”

“爸爸讓你明天回來一趟。”顧曉曼音速很快,好像很不情願打這個電話一樣。

“我明天有課。”顧綰綰果斷拒絕。

電話那邊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後換了一個人接電話,“綰綰,伯父找你有重要的事,你就回來一趟吧。”

聽到廖西城的聲音,顧綰綰的眼淚再次湧了上來,她仰著頭,努力壓製著。

得不到顧綰綰的回覆,廖西城語重心長的說,“綰綰,有什麼事我們見麵說好不好?”

還不等廖西城繼續遊說,旁邊響起顧曉曼的聲音,“西城,我餓了。”

“不是剛吃過飯嗎?”

“我想吃你……”

“你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電話那邊,兩人親密無間的互動彷彿一把匕首紮在顧綰綰的心上,她直接將電話掛斷。

簡單沖洗過,顧綰綰準備睡覺,電話又響了,是她那個渣爹顧常林。

“喂?”顧綰綰麵無表情的接通。

“綰綰,明天你回來一趟。”

“爸……”

“你姐跟西城就要訂婚了,你怎麼能不回來。”似乎是擔心顧綰綰不肯回來,顧常林又加了一句,“你不是一直想祭拜你母親嗎,快到你母親的生忌了,回來吧。”

顧綰綰被接回來的時候就知道母親已經不在了,可是並冇有親自去祭拜過。

每次顧常林要挾自己做事都是這個藉口,可每次都用各種理由搪塞不讓她去。

“好。”顧綰綰掛斷電話,不管明天怎樣,做個了斷吧。

……

宮闕的貴賓套房。

季寒敲門進來。

看著男人陰沉的跟墨一般的俊臉,小心翼翼的彙報:“先生,這是太太在宮闕的監控記錄。”

男人冰刀一樣的視線落在螢幕上的時候,瞬間變得鋒利。

太太?

這不就是剛剛要消費他的那個女孩!

一想到她有可能跟其他人做剛剛的事情,男人的胸口彷彿壓了一塊大石一樣沉重。

她的老公很殘暴?看來他剛剛還是太溫柔了!

見男人身上的冷氣越飆越多,季寒舔了一下嘴唇,將一份檔案遞上。

“這是太太的全部資料。”

霍世成眼神示意放在桌上,眉宇間蓄著冷凝坐在鬆軟的大沙發裡,修長手指打開檔案。

第一頁男人就冷了嗓音,“顧常林的小女兒?”

“霍總知道顧常林?”季寒頗為意外。

顧常林的小公司連連虧損,跟恒大集團這樣的國際企業八竿子也打不著邊。

霍世成嗓音淡淡,“在伯父那裡見過幾次,送裝裱好的字畫。”

霍老爺子雖然不掌權,但是他的人脈甚廣,想要巴結他的還是大有人在。顧常林想背靠大樹好乘涼,正常。

但是霍世成對顧常林卻冇有好感,因為他從老爺子那討了幾個工程,卻都以爛尾而告終。

“顧小姐是顧常林的小女兒,但是卻是顧氏企業真正的繼承人。”

霍世成蹙眉點頭,他看明白了。

顧氏的前身是白氏,也就是顧綰綰母親家的企業,婚後由顧常林接手。但是白氏婚後不久就出現精神失常,帶著女兒下落不明。

幾年後顧常林再婚,組成了現在的家庭。而顧綰綰也是三年前才被找回來的。

季寒盯著霍世成的表情,小心翼翼的說:“這個廖西城是廖家的私生子,不受重視,曾經在顧家住過一段時間……同時跟太太還有她的姐姐交往。”

男人湛黑的眼眸平靜無波,挑眉,下了定義,“渣男。”

“先生也知道渣男這個詞?”季寒震驚。

“我還知道你辦事不利,讓太太這一年來受冷落了。”男人啪的一下合上檔案,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霍總,他們給您送的女人冇有一千也有幾百。各式各樣的都有,你看都不看一眼……

季寒滿腹委屈,他哪知道老闆喜歡cosplay?

第二天,顧綰綰請病假冇去上課。

一直在床上躺倒下午,纔打車回顧家。

剛到門口,就看到一個俊秀的男人朝她走來。

廖西城臉色陰沉著,看著遠去的大眾,一把拉住她的手,“你剛剛坐的是順風車對不對?”

顧綰綰冷臉甩開他,轉身就走,“跟你有什麼關係。”

雙肩包被抓住,用力向後一拉就倒在男人的懷裡。

廖西城緊緊抱著她的腰,腦袋埋在她有些自來卷的長髮裡,“我還不是關心你。你單純,善良,容易上當受騙。除了我,不要和其他男人來往,他們不會真心對你好。”

“難道你會嗎?”顧綰綰手肘猛地往後一懟。

廖西城躲開,表情瞬間變得陰鷙,“綰綰,你聽我解釋,我跟曉曼在一起是有原因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