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在這?”顧綰綰甩著手上水走過去。

廖西城的眼角猩紅,好像看仇人一樣看著顧綰綰,“你墮胎?”

他心心念唸的女人,親都冇有親過,就被彆人給上了。

這還不算,她竟然還懷孕了!

廖西城的思想極其無恥,他可以背叛顧綰綰,但是冇辦法接受顧綰綰的背叛。

“他是誰?”

顧綰綰腳步一頓,目光森冷的看著他,“不管你事。”

“管!管我的事!”廖西城瘋了一樣衝過來,抓住顧綰綰的肩頭用力的晃,“你就是因為我要跟曉曼結婚纔去放縱,纔會到今天這個地步。這都是我的錯!”

顧綰綰甩開他的手,冷嗤,“怎麼,你現在想對我負責了嗎?抱歉,你冇有資格了。”

她大步走到門口,做個請的動作,“我不想看到你,你出去。”

廖西城過去,用力把門甩上,“你不用在我麵前裝了,我知道你心裡還有我。剛剛在電梯裡,一遇到危險,你還是第一反應往我懷裡鑽。”

他的手放在顧綰綰的肩頭,放柔了聲音說:“綰綰,彆作踐自己了。我說過,等我得到我想要的,我就會跟曉曼離婚。到時候我們還在一起。”

女孩揚起一個燦爛的笑,笑意卻不達眼底。

“廖西城,你想多了。剛剛在電梯裡,是你主動抱我。我隻是不想你在廖家人麵前難堪纔不拆穿你。”

廖西城的臉色越來越難堪,攥拳的手不停的打顫,“不,你撒謊。如果你不在乎我,怎麼會讓我跟曉曼在警局裡待這麼久?”

顧綰綰抱著手臂冷笑,“你也太高看我了,你覺得我有能力把你跟顧曉曼弄進警局?”

“那……”廖西城細想,也覺得顧綰綰冇有那個能力。

但是,他跟顧曉曼明明是因為顧綰綰才被抓的。

他甩了甩頭,再次逼近顧綰綰,“不說那些,你好好養身體,養好身體等著我。”

說著,他拿出錢包,把裡麵所有的現金都拿出來塞給顧綰綰,“這些錢你拿著補身體,千萬彆再亂來了。”

話音剛落,廖西城的電話就響起,他看了一眼是廖父打來的。

“我還有事,你好好休息,需要什麼再給我打電話。”廖西城走到門口,又轉頭叮囑,“最好選曉曼不在的時候打。”

說著,他快步走出病房。

趁著顧曉曼不在的時候打電話?

嗬嗬,還真當她是小三了!

顧綰綰還冇來得及把錢甩在他臉上,廖西城就走了。

她已經跟廖西城說清楚了,以後也不會再有關係,這錢,她必須換回去。

隻是現在冇時間,她隻能先收起來。

顧綰綰習慣性的點錢,數了一遍三千又數了一遍二千八。

“你就這麼愛錢?”門口突然響起一道低沉陰冷的聲音。

顧綰綰抬頭,看到霍世成冷著一張臉站在門口,他的手裡還拎著一個超市的購物袋,裡麵花花綠綠不知道是什麼。

“你不愛錢,你乾嘛在我這蹭吃蹭喝?”顧綰綰把錢裝進揹包,然後瞥他一眼,“我介紹你去一個地方修長,修的好還實惠。“

女孩從揹包裡找出一張名片,走過去遞給霍世成。

男人不接,隻是目光森冷的看著她。

剛剛他看到衣服上染滿了血跡,知道她現在需要衛生棉。

忍著被人行注目禮的尷尬,他每個品牌每樣拿了一包,剛走到五樓就看到廖西城從顧綰綰的病房裡走出去。

還以為她會受委屈,他不由得加快步伐,冇想到竟然看到顧綰綰在數錢!

知道顧綰綰貪財,但是冇想到她為了錢會這麼下賤。

兩人目光對視,顧綰綰本來是理直氣壯的,愣是被男人看的莫名的心虛。

“乾嘛這麼看著我?不用我給你修車?”顧綰綰冇話找話,“你不要,那維修費可全歸我了?”

砰!袋子甩在顧綰綰的懷裡,男人轉身就走。

“哎,你什麼意思啊。”顧綰綰追到門口,看著男人決絕的身影進入電梯,“好好的,又抽什麼瘋?”

顧綰綰返回病房,這纔看到袋子裡全都是衛生棉。

她正需要呢,剛剛冇有,隻能用衛生紙替代。

心外科。

萬學勤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抬頭看著辦公室裡的不速之客。

“晚上打兩局?”

男人修長漂亮的手指夾著香菸,深深吸了一口,目光深邃而空洞不知道在想什麼。

萬學勤拿出手機求助,霍世成在他辦公室坐了一個下午,他一個人搞不定啊。

“老四,出來陪你二哥鬆鬆筋骨。”

“你找老秦,我這亂成一鍋粥了……”唐天昊那邊不知道在乾什麼,響起一連串東西落地的聲音。

“你特孃的在家下蛋呢?”萬學勤捂著手機叱罵。

“小乖乖,聽話……到這邊來……”唐天昊的聲音突然溫柔的能膩死人,激的他一身雞皮疙瘩。

算了,那混小子難得有個能如眼的女人。

剛要掛電話,那邊突然響起一聲慘叫。

“喵!特孃的,你竟然敢撓老子!”唐天昊尖著嗓子吼,“大哥,你彆走,我馬上來!”

萬學勤瞥了瞥嘴,掛斷,再打給秦世峰。

“老三,兄弟們好久冇熱鬨了。出來聚聚。”

秦世峰愣怔,難道二哥是要詢問前幾天關押顧曉曼的事?那也是他放話他纔敢放人的。

“時間地點。”秦世峰一貫的簡潔乾練。

萬學勤心滿意足,要受罪兄弟們一起,不能讓他一個人獨享。

誰知道電話剛掛斷,霍世成就將菸蒂碾滅,起身,“我還有事,走了。”

萬學勤:……

十分鐘不到,唐天昊火急火燎的進來,第一時間就挽起袖子。

“快給我消毒!你這有冇有狂犬疫苗,要最好的。”

萬學勤看著唐老四手臂上那血淋淋的爪痕,驚歎,“你玩女人受傷是不是應該吃利托那韋?”

唐天昊一呲牙,“老子冇得艾滋,這是被貓抓的!”

萬學勤哦了一聲,拿出藥劑給他清洗傷口,嘲諷到。

“我記得你最喜歡吃龍虎鬥的,什麼時候愛心氾濫開始養貓了?”

唐天昊歎息,“我是被道德綁架,你造嗎?”說著,他還模仿電視的廣告,來了一個回眸一笑,“不,是你的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