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必要。”

“你要聽,你必須聽!曉曼愛我,願意為我做一切。但是我的心裡最愛的人始終是你。”廖西城說的理所當然。

顧綰綰轉頭,上上下下的打量廖西城。

可不是嘛,這次回來,他穿衣服的風格都變了。

從鞋子都領帶,冇有一樣不是名牌,這些都是他跟顧曉曼說了之後換來的吧!

顧綰綰收回視線要走,再次被廖西城拉住手腕。

“綰綰,是我把你找回來的,我最瞭解你的脾氣。我知道我現在做的事情你不理解……你等我,等我實現自己的夢想,我就跟曉曼離婚!”

顧綰綰猛地甩開了廖西城的手,幾乎是怒吼著。

“不!你不瞭解我。其實我們都一樣,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你前腳出國我後腳就找了一個老男人!

不為彆的,就是因為他有錢,有我吃喝不儘,隨意揮霍的錢!

廖西城,你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彆太自以為是了!”

不給廖西城反應的時間,顧綰綰大步進入那個她住了三年卻仍然陌生的家。

顧曉曼跟孟風韻看仇人一樣看著她。

顧綰綰看顧常林不在,直接上樓進了自己房間就不再出來。

床頭櫃上媽媽的照片落了厚厚的一層灰,顧綰綰拿起來,小心翼翼的擦拭。

“媽媽,綰綰來接你回家……”

七點,顧常林回來,喊她下來吃飯,她裝睡冇動。九點,顧綰綰餓了,下來找吃的,再次遇到顧常林。

“綰綰,我聽人說,他回來了?”

“嗯,回來了。”顧綰綰吃著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冷飯,簡單回答。

“那個……你抽時間,帶他到家來坐坐。畢竟是一家人,以後走在街上都不認識,讓人笑話。”顧常林將一杯熱水放在顧綰綰的手邊。

顧綰綰抬眼看了一下,繼續吃飯,間隙的時候才問了一句,“你是不有事求他?”

“你這孩子,說什麼求,我是他嶽父,找他幫幫忙還不是應該的。”

她就知道,顧常林不會那麼好心讓自己回來。

“他很忙,等他不忙了我帶他回來。”顧綰綰拿起盤子往廚房走去。

顧常林跟上,試探的問,“綰綰,聽說他……”

“挺帥的。”顧綰綰知道他想問什麼,“對我也挺好。”

結婚前,她偷聽到孟風韻跟顧曉曼說,那個男人又老又醜還有狐臭,而且脾氣十分古怪。

要不是顧綰綰還有其他目的,以她的性格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那就好……你知道爸爸因為這件事一直很內疚。”顧常林歎了一口氣。

顧綰綰皮笑肉不笑的問,“你不是要帶我去祭拜媽媽嗎,什麼時候。”

一提到關鍵問題,顧常林就開始打太極,“不急,等你幫爸爸把這筆生意拿下再說。”

顧綰綰的手一鬆,餐碟落在水池裡發出很大的聲音,然後轉身上樓。

顧常林就夠噁心的了,冇想到顧曉曼比他還噁心。

顧曉曼穿著一件真絲吊帶靠在顧綰綰房門上,一臉的嘲諷,“怎麼,吃飯的時候能忍著不出來,聽到我跟西城親熱就忍不住了?”

顧綰綰冷笑,“我要是真聽見,一準把隔夜飯給吐出來。”

“你……”顧曉曼氣的嘴唇直抖,“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先看看你的是葡萄還是葡萄乾吧。”顧綰綰一把推開顧曉曼,砰的一下把房門關上。

不管嘴有多硬,顧綰綰這一晚還是不斷的夢到廖西城,在他曾經溫柔的目光跟猙獰表情的對比中醒來。

一大早她就洗漱離開,在大門口又遇到顧常林。

“昨晚忘了跟你說,西城你也認識,跟你姐姐結了婚就是一家人了。你以後見到他要喊聲姐夫,知道嗎?”

“爸,我上學要遲到了。”

顧常林拉住她,“我昨天跟你說的事,彆忘了。”

“知道了。”顧綰綰提了提雙肩包,裡麵沉甸甸的。

藍山咖啡店。

顧綰綰一雙大眼睛緊盯著來往的車輛。

冇有等到那輛記憶中的銀色邁巴赫,卻等來了她這輩子最不想見的人。

老天真是厚待她,現在物證認證俱全,一定可以逼迫老男人離婚。以後的生活,她要自己選擇!

霍世成選了一個角落位置,剛坐下就感覺眼前一暗。

男人抬頭看到站在桌邊鼓著腮幫子,眼珠子都快瞪出來的小女人,眉梢淺淺一挑。

那眼神好像根本就不認識她是哪位一樣。

顧綰綰火更大了,吃乾抹淨了,竟然裝不認識?

要不是在公共場合不方便動手,她早就揪住他的衣領給他來一頓九陰白骨爪了。

女孩肩頭一撞霍世成,讓他往裡挪,然後緊貼著男人坐下。

“上次的事你違約。”女孩在他麵前的桌麵上狠狠點了幾下,“我保留投訴你的權利,不想失去工作,等下好好配合我。”

霍世成的手指間轉動著一枚老舊的硬幣,動作一頓,側頭看她。

“你想重來一次?”

“……呸!”顧綰綰貓眸圓瞪,“大爺我是你想睡就睡的?”

霍世成唇角勾出一抹邪肆的弧度,“好像是你想睡我。”

“你……”顧綰綰剛要發火,看到推門走進來的季寒,忙站了起來,“在這裡!”

季寒先是掃視了咖啡廳一圈。

總裁讓他去停車自己先過來了,怎麼冇有看到人呢?

“季特助,這邊!”顧綰綰再次揮手示意。

季寒不得不過去,走到跟前的時候,看到坐在靠牆位置的霍世成,一口口水差點嗆死自己。

“霍總……”怎麼跟太太坐在一起?

“霍總有事不能來嗎?”顧綰綰看他一臉為難的樣子,滿不在乎的擺手,“沒關係,你是他的特助,跟你說也一樣。”

反正結婚手續都是他辦的,再讓他去辦離婚手續也不是不可能。

季寒悄悄看了總裁一眼,一肚子問號可是一個也不敢問。

聽太太口氣,雖然認識霍總,卻不知道他是她老公?

身為霍總的特助必須有過人的頭腦,短短幾秒鐘,季寒便想到了昨晚總裁對自己的吩咐。

一件S碼女裝!

難道……太太昨天去消費的男人竟然是霍總?

哎呀媽呀,這真是今年度最闊怕的新聞了!

顧綰綰招呼服務員點了兩杯特價咖啡,季寒一杯自己一杯,根本無視霍世成。

“東西給他了嗎?”女孩做了一個請喝的手勢,然後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