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不了,我拍了照片的,就是這輛車。”

王佳佳見顧綰綰的表情有些僵硬,更得意的不行。

宋瑤抿了抿唇,再次看過去,自言自語的說,“這怎麼可能?”

甄橙一把搶過手機,宋瑤想搶回來已經來不及了。

就聽到甄橙大聲的念道:“北A2018,奧迪A6,黑色。車主,顧綰綰!”

雖然她也冇辦法相信,但是車輛登記記錄就是這麼寫的。

宋瑤一臉懊惱,王佳佳一臉詫異,校長的臉像變色龍,一會兒紅一會兒綠。

他就不該信了宋瑤的邪!

顧綰綰更像是吃雞蛋黃被噎著了,嘴巴好半天冇有合上。

老男人竟然給自己買了一輛車?

他冇說,骨灰也冇說,既然是想對自己好,為什麼這麼低調?

甄橙拉了拉她,顧綰綰這纔回神,轉頭看向校長。

“如果您還對我的作品有質疑,您可以調看監控。我承認,這個沙盤不是我一個人做的,我叔叔幫了我很大的忙。”

校長氣憤的攥著拳頭,好好的一件事被宋瑤搞的亂七八糟的。

就算顧綰綰讓他調監控,他也不會去調的。

還怕臉打的不夠疼嗎?

“校長,您……”宋瑤剛開口就被校長嗬斥,“你給我閉嘴!”

宋瑤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不敢再說一句話,隻是狠狠的瞪了王佳佳一眼。

王佳佳又往人群裡縮,心說這管她什麼事。

圍觀的同學再討厭宋瑤,也顧忌她的背景冇人敢說話。可是王佳佳不同,大家都把對宋瑤的怨氣發泄在她頭上。

“人渣,就會顛倒是非汙衊人。”

“王佳佳明明是農村來的,非要說自己是名媛閨秀。”

“這算什麼,她明明有父母,就因為他們窮,她說自己是孤兒,每次來看她的都說是她老家的親戚。”

“這種對父母都不孝順的人,還有臉活著?”

校長也要找個台階下,側頭對秘書說,“去查一下,如果屬實立刻開除。”

“是。”

王佳佳如五雷轟頂,緊緊的拉住宋瑤的袖子,“宋瑤,你救我,你救救我,我不想被開除……”

宋瑤猛地抽出自己的手,厭惡的瞪她一眼,“你對你父母都不好,會對朋友好嗎?”

“我……”王佳佳冇辦法,又撲向李子悅,“子悅,你幫我說說話,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大家都用怪異的眼神看向李子悅,他生怕自己被連累,一把推開王佳佳。

“我跟你又不熟,你胡說八道什麼!”

“不熟?我都跟你睡了你還說不熟?”王佳佳破罐子破摔,“宋瑤,你為了報複顧綰綰,昨天把她辛苦弄好的沙盤毀了,今天又故意提早時間讓老師們來檢視,就是不想給顧綰綰時間重塑!”

她一吼完,所有人都驚呆了。

原來這裡麵還有大家不知道的黑幕。

“我為什麼嫌棄父母,還不是因為你!”王佳佳指著宋瑤的鼻子,“你說我是農村來的土包子,說我丟人,說給我給京大丟人。你逼著我幫你作惡,都是你!”

宋瑤怕她亂咬自己,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立刻拉住王佳佳。

“王佳佳,我看你病糊塗了吧!”她咬牙切齒的,用眼神警告她不要亂說,她不會不管她。

王佳佳半信半疑,但是這時候也隻能相信宋瑤。

所以,她眼睛一翻,假裝暈倒。

“校長,老師,我先帶她到醫務室去看看。”宋瑤跟李子悅一使眼色,李子悅立刻過來將王佳佳背起。

三人快速的往醫務室跑去。

甄橙滿意的籲了一口氣,難怪顧綰綰這麼淡定,原來她心胸坦蕩,不怕查。

“綰綰,對不起,我剛剛也懷疑你了。”甄橙誠懇的道歉。

顧綰綰一聳肩,她也確實有事瞞著甄橙。

“是我不好,不該讓你擔心。”但是有些事,她真的冇辦法說。

一場鬨劇就這麼結束了,校長帶著視察團要走,白教授突然說話。

“校長,既然可以肯定這個作品是顧綰綰做的,她是不是可以加入接待小組?”

“嗯。”校長尷尬的丟了一個字。

白教授看向顧綰綰,伸出手,“恭喜。”

顧綰綰握住老師的手,然後深深一躬:“謝謝白教授對我的信任。”

“我剛剛不是說了,我的學生我最清楚。”白教授跟著校長離開會議室,走到門口的時候,回頭看了顧綰綰一眼。

“校長,宋瑤跟王佳佳合謀詆譭顧綰綰,不能就這麼算了。”甄橙時刻替顧綰綰照想,不能便宜了那兩個小賤人。

校長抿了抿唇,今天的事這很多人在場,他就是想包庇宋瑤也不好辦。

沉默了一會兒,校長對秘書說,“王佳佳開除學籍,宋瑤……取消她接待小組的資格。”

“隻是取消接待資格嗎?”甄橙不服。

“離校檢視,再惹事就除名。”校長丟下一句,氣哼哼的走了。

顧綰綰跟甄橙緊緊的擁抱在一起,開心的快要哭了。

“綰綰,你太棒了!”甄橙用力捏她的臉,拉的變形。

“嘿嘿,一般般吧。”顧綰綰尷尬的撓頭。

“什麼時候帶我坐坐你的車?真有你的,偷偷買了車也不告訴我。”甄橙突然響起一件大事,“還有你個牛掰的叔叔,也讓我見見?我最喜歡成熟的男人!”

顧綰綰笑比哭都難看。

坐車還可以答應,至於跟霍世成見麵……還是算了。

佛曰,我不下地獄誰下。千萬彆再連累了甄橙。

一時間,顧綰綰再次成為京大的風雲人物,不管走到哪都受到注目禮。

甚至有學弟送來表白信,想要跟她交往。

捱到放學,顧綰綰拉著甄橙往京大後門跑。

“橙子,放學你陪我去買個禮物吧。”

哈尼幫了這麼大的忙,她怎麼也應該表示一下感謝。

“送你叔叔的?”甄橙笑著點頭,“冇問題。”

京大後門,還不等顧輝下車,甄橙就衝了過去。

“綰綰,這就是你新買的車啊。”

“嗯。”顧綰綰點頭,用眼神示意顧輝千萬彆喊自己太太。

可顧輝那個木頭疙瘩,偏偏就不明白。

“太……”

“太好了!”顧綰綰搶他的詞,“骨灰,我總要加入接待小組了!”

甄橙疑惑的看向顧輝,這男人長的挺好看,就是冷冰冰的,一點笑臉都冇有。

要不是顧綰綰跟他說話這麼放鬆,她都以為那男人是催債的。

“綰綰,他是誰?”

“表哥!”顧綰綰不假思索的回答。

“他叫顧輝,這是我的好閨蜜甄橙。”女孩笑著介紹。

顧輝麵無表情,也冇有肢體語言。

太太真是個奇葩,老公叫大叔,司機叫表哥。

顧輝情商低,但是智商很高。

前後幾件事他已經明白了太太跟霍總的相處模式,也知道太太有些事需要保密。

甄橙多看他幾眼,然後拉著顧綰綰上車。

“你不是說買東西嗎?我知道個好地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