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ang!

顧綰綰被丟在床上。

下意識的,她抓過被子把自己裹起來。

還以為男人要走過來,冇想到他走到了窗邊,抬手打開了落地窗。

清涼的風吹進來,男人深呼吸,憋悶的身體好像舒緩了很多。

顧綰綰的視線不受控製的看過去。

感受到女孩的視線,男人側頭看過來,顧綰綰急忙錯開視線。

“你穿著濕衣服在那吹風,小心生病。”

霍世成目光沉沉,內心正在上演一場激烈的爭鬥。

顧綰綰是他的太太,隻要他有需要,她就應該配合,不管是不是生理期。

可是他又希望顧綰綰可以心甘情願的跟他負距離,不是把他當成牛郎而是老公。

征服一個女人很容易,但是他要征服這個女人的心。

男人收回視線,深呼吸窗外沁人的涼風。

咚的一聲,顧綰綰轉頭,就看到男人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看吧,硬扛著是不行的。

萬學勤接到電話,匆匆趕來。

先幫男人換了身乾爽的衣服,然後給他輸上液。

“他怎麼樣??”顧綰綰緊張的攥著小拳頭。

“死不了。”萬學勤又在注射器裡加入了一支藥,然後看向顧綰綰,“但是肯定受影響。”

“啊?”顧綰綰傻眼。

完了,他要是不能工作了,還不在自己這賴到老死啊。

萬學勤非常滿意顧綰綰擔憂的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故作嚴肅的說。

“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顧他吧。”

顧綰綰一把攔住萬學勤,“哎,你是不是看他不行了,就要拋棄他!”

萬學勤:……

“就算他不行你還可以啊!”顧綰綰說完,突然覺得不對勁,眨巴著蠢萌的眼睛問,“你們該不會是互攻吧?”

萬學勤嘔血,他嚴重懷疑霍世成不是把自己憋暈的,是被顧綰綰給氣暈的。

咳咳,萬學勤擺手,“我不走,我到樓下去坐會,等他醒了你叫我。”

顧綰綰這才肯放他出去。

女孩搬了椅子坐在床邊,看著男人沉睡的容顏。

即便在睡夢中,他的眉心也是緊擰著,好像很不開心。

顧綰綰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眉心,手腕突然被男人給攥住。

“盛夏……”男人啞著嗓子喊了一聲。

盛夏?

原來他心裡有一個叫盛夏的女孩。

顧綰綰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眼眶突然發酸,淚水在裡麵打轉。

她緊抿著唇不讓自己哭出來,想抽出手,卻被男人攥的緊緊的。

他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臟位置。

好像獲得了世界上最稀有最珍貴的至寶,就算豁出性命也不能丟棄一樣。

男人緊蹙的眉頭漸漸舒展了,甚至,顧綰綰還在他的唇邊看的了一抹弧度。

看來,他真的很愛那個女孩。

顧綰綰的手指動了動,觸摸到男人緊實的胸膛,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著讓她有一種委屈的感覺。

她是怎麼了?

女孩抬手,抹到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滾落的淚花。

霍世成一直昏昏沉沉,他的汗水打濕了衣服,顧綰綰叫上來萬學勤幫他更換。

一直到淩晨。

霍世成終於恢複了意識。

他慢慢的睜開眼睛,看到萬學勤坐在床邊的椅子裡打瞌睡。

咳!男人一清嗓子,萬學勤立刻醒來。

他摸了一下霍世成的額頭如釋重負般,“終於退燒了,你不想活了!顧綰綰不行,可以找其他女人,乾嘛把自己弄成那樣!”

霍世成的眼神有些空洞,擱在被子裡的手緩緩攥成拳頭。

是幻覺嗎?

為什麼他感覺盛夏回來了,就在他的身邊。而且他一直都拉著盛夏的手,那種感覺不會錯。

萬學勤遞過一杯溫水,霍世成全部喝下,嗓子纔好很多。

“你怎麼在這?”他淡淡的瞥向萬學勤。

萬學勤一臉無奈,“顧綰綰給我打電話,說你暈倒了。”他抬頭看霍世成一眼,點頭,“行,我這就走。”

霍世成掀開被子剛要下床,就看到房門被女孩用後背推開。

她轉過身,手裡端著一碗剛出鍋的方便麪。

顧綰綰看過來,嘿嘿的笑,“餓了吧,我剛煮的。”

萬學勤伸脖子聞了聞,“我也熬了一夜,怎麼冇有我的?”

顧綰綰瞥他一眼,“鍋裡還有半碗麪湯,自己去盛。”

“嘿,卸磨殺驢是吧?”萬學勤抱著手臂冷嗤。

這兩人不愧是夫妻,就連過河拆橋的毛病都一樣!

顧綰綰嘚瑟的晃頭,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霍世成微不可查的一蹙眉,這味有點衝,“什麼?”

“方便麪瞭解一下。”顧綰綰快速放在桌上,捏了捏耳朵,好疼。

萬學勤忽然就樂了,“這東西對他來說是垃圾食品,他不會吃的。扔了也是浪費,不如我幫你消滅了。”

他剛拿起筷子,就被人給抽走。

霍世成坐在床邊,俯身看著那碗他之前非常嫌棄,現在覺得也許很美味的麵。

“誰說我不吃。”

萬學勤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看著男人挑起一筷子,慢慢遞到嘴邊。

猶豫片刻,然後一口吞下。

哢嚓哢嚓!

顧綰綰跟霍世成同時轉頭,就看到萬學勤拿著手機正在拍照。

這可是曆史性的時刻啊,霍世成竟然吃方便麪了!

他必鬚髮給兄弟們看看,看看他們最最敬愛的二哥都做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他就說嘛,霍世成跟顧綰綰在一起之後,會打破很多底線。

這,僅僅是開始。

“這裡冇你事了。”霍世成黑著臉趕人。

萬學勤急著去炫耀,也冇想留下,於是乎他拎著了醫藥箱愉快的走了。

顧綰綰抓抓頭一臉茫然。

雖然她也覺得哈尼剛剛吃方便麪吃出了國際範,也冇有必要興師動眾的要拍照留唸吧。

拍照!

顧綰綰猛地瞪大眼睛,她怎麼傻了。

剛剛男人昏迷的時候,她應該拿出男人手機,用他的手指解鎖,然後刪掉那些照片的。

為毛她就冇有想到啊!

一次絕佳的機會,就這麼擦肩而過了。

顧綰綰正捶胸頓足的懊惱的時候,聽到男人低醇輕緩的嗓音。

“昨晚誰守在這?”

誰,當然是小爺了!

但是顧綰綰不想讓他知道自己守著他一夜,給他擦汗擦身子。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讓霍世成知道自己關心他。

女孩回了一個茫然的表情,“除了你那個老‘攻’還有誰,反正我睡了一整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