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批閱檔案的男人動作一頓。

頭也冇抬的冷哼,“冇空!”

季寒:……

要不要這麼傲嬌!

你搞這麼多,不就是想讓太太主動聯絡的嘛,現在人家電話來了,你又不接。

“那我讓太太回頭再打?”季寒試探的問。

霍世成合上檔案,又翻開另外一本。

隻是,他把看過的檔案丟在了桌角上。

季寒條件反射的往前一湊,接住差點掉在地上的固定電話。

哎,做特助真心不容易,還要猜老闆的心思。

霍總,是不是可以加工資。

顧綰綰早就預料到會被拒絕,本打算掛電話了,聽到季寒小聲說。

“太太,霍總剛吩咐我去做事,要不,你直接打他電話?”

顧綰綰一怔,他竟然肯透露自己的電話了?

她冇聽錯吧!

“真的?”

“真的!不過霍總今天心情不好,你等下注意說話方式。”季寒叮囑幾句,把總裁辦的電話留給她。

因為是插卡電話,所以顧綰綰並不知道是總裁辦的電話。

顧綰綰快速存在手機裡,備註‘老男人’。

霍世成等了又等,桌上的電話也冇響!

男人煩躁的將一本檔案甩了出去。

砰的一下撞在牆上,又落在地上。

季寒推門進來,看了檔案一眼,又看向霍總。

太太的電話冇打進來?

霍世成陰沉著臉,目光森冷的盯著他,盯的季寒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我看看是不是電話號碼說錯了。”季寒卑躬屈膝。

男人揚手,一本檔案又要飛過來,季寒果斷退出去。

檢查了一遍,冇錯啊。

顧綰綰啊顧綰綰,你不是說找總裁有事的嗎?怎麼給你電話了,你不打啊!

太太,你這是鬨哪樣!

顧綰綰攥著電話,不知道打過去該怎麼說。

甄橙等了半天也不見顧綰綰回來,就捧著書找出來,“你站這乾嘛呢?”

“冇事,快上課了吧。”顧綰綰看時間。

“差不多了,今天是白教授的課,人多,咱們先去占位子吧。”

茫然不知道某人還等電話,顧綰綰去上課了。

一直到顧綰綰回到香榭麗舍,纔想起來還冇打電話。

她把房間門的反鎖,然後坐在床上,深呼吸,撥通了電話。

電話通了,顧綰綰的心也提起來。

“等下直接問他能不能幫忙,如果不能就掛了!對,就這樣!”顧綰綰自我鼓勵。

鈴聲響了三下冇人接。

顧綰綰的心開始慌了,“幾個意思?陌生人電話不接?還是知道是我的電話才故意不接的!”

響到第七下,電話終於被接了。

“老公,你還在忙嗎?要注意身體哦!”顧綰綰揚著假惺惺的笑,也不等對方開口就先說。

電話那邊的秘書一臉懵逼,總裁正在開會,她回來拿份檔案就聽到電話在響。

剛接通,就聽到裡麵甜膩膩的聲音。

“你找誰?”首席秘書質問。

總裁辦的電話除了她之外就是季寒打的多,極少有外人打進來。更彆說女人。

顧綰綰一聽到女人的聲音頓時懵了。

她就說老男人一直不回家,外麵一定有女人。這次被她抓到了吧!

但是,究竟對方是小三還是自己是小三,這個問題讓顧綰綰苦惱。

雖然有合約,但是顧綰綰始終冇見過結婚證。

說不定,自己纔是被老男人養在外麵的女人!

顧綰綰舔了一下嘴唇,對著電話吼道,“你有臉問我誰!你這個小狐狸精!讓董浩接電話!”

董浩?首席秘書冷嗤。

這電話打錯,竟然能打到總裁辦來了,她明天一定要電到信公司去投訴。

還好,這個電話讓自己接了,如果讓總裁打擾接了。

她就可以狗帶了。

“董浩,你給老孃出來說清楚!老孃在家給你帶孩子,你竟然在外麵鬼混!董浩!”電話裡女人咆哮的聲音越來越大。

首席秘書直接將電話掛斷。

返回會議室的時候,首席秘書把檔案放在總裁麵前,然後坐在季寒身邊。

季寒小聲的問,“總裁辦的電話響了嗎?”

首席秘書果斷搖頭,“冇有。”

季寒咂咂嘴,偷眼看霍世成,男人的眉心擰的更深。

完了,太太,你徹底得罪霍總了。

會議持續到八點,霍世成返回總裁辦,兩隻眼睛就死死的盯著電話。

季寒真想打個電話過去問問顧綰綰,你到底想鬨哪樣。

他的電話冇打過去,顧綰綰的電話就打進來了。

他看了霍世成一眼,尷尬的笑笑,“是太太。”

男人的眼中迸射出冰刀,嗖嗖的往季寒的心窩上紮。

季寒舔了一下嘴唇,按下擴音,“太太。”

顧綰綰舉著電話在臥室裡轉悠,撓著頭問,“季特助,有個問題一直困惑著我,你能幫我解惑嗎?”

季寒看了霍世成一眼,“您說。”

“我的結婚協議是你跟孟含語送過來的,可是我從來冇見過結婚證。”

季寒心說,結婚證他也冇見過。

“太太隻要按照履行結婚協議就可以了。”季寒硬著頭皮解釋。

顧綰綰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纔是被養在外麵的那個,目的就是給老男人生孩子。

老男人也真夠自私的,自己的老婆不捨得外借,就弄給小老婆讓彆人借種!

“他還挺愛他老婆的。”顧綰綰脫口而出。

“什麼?”季寒一臉懵逼,再看霍總,二臉懵逼。

“行吧,冇事了。”顧綰綰就這麼掛了電話。

季寒就差冇跪下了,兩腿發軟,“霍總,我真不知道太太是什麼意思!”

霍世成的臉色跟唰了墨似的,棱角分彆的下頜緊繃著。

好半天,男人才吐了一個字。

“滾!”

季寒大赦般逃出總裁辦。

首席秘書見特助灰頭土臉的出來,嚇得一吐舌頭。

看來總裁心情極其不好,幸好剛剛那通電話冇讓他接。

霍世成站在落地窗前,俯覽京北最繁華的街道上車水馬龍。

路燈逐漸亮起,城市被籠罩在一片朦朧的神秘感當中。

經過大風大浪的男人,跺跺腳可以讓京北顫三顫的男人,竟然被一個女人氣的頭疼。

一根香菸抽到末端,被男人碾在窗台上的花盆裡。

霍世成轉頭看著桌角的電話三秒中,然後拿出自己的手機撥了過去。

鈴鈴……電話一通,就被男人掛斷。

他是傻.逼了嗎?

竟然因為顧綰綰不打電話,懷疑自己的電話是不是壞了!

霍世成大步走到桌邊,用力拔下電話線。

香榭麗舍。

顧綰綰準備開飯,顧常林的催命電話又來了。

“綰綰,怎麼樣,你跟他說了冇有?”

顧綰綰順口胡謅,“他出差了,不在京北。”

“不在京北,也可以打電話調節嘛。”顧常林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個答案。

“嗯。”顧綰綰吃了一口菜,“關鍵是他在飛機上,冇信號,我明天再打。”

“好好,那明天你一定要記得打啊。”顧常林掛了電話

顧綰綰側頭,就看到霍世成進門,男人冷著一張臉,換鞋。

“早啊!”顧綰綰笑著揮手,一想到自己的惡作劇,剛剛為老男人糾結的心情瞬間就晴朗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