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搶劫來的更快!”顧綰綰像個青蛙一樣鼓著腮幫子。

霍世成慢悠悠的吸了一口煙,深邃的眼神微眯,“物有所值,你最清楚。”

“呸!你那是服務嗎?你那是摧殘!”

顧綰綰炸毛,第一次遇到比自己還不要臉的,“我讓你拍照,誰讓你親,誰讓你弄了……你看看我這渾身上下就冇有一塊好地方,你種的草莓,一百萬一顆!”

“這,這,還有這!仔細算算,你還得給我錢!”

男人英俊的臉冷鑄,冇想到這個太太還是個逗比。

打蛇打七寸,低醇淩冽的嗓音響起,“照片不要了?”

“送你留紀念。”顧綰綰嘚瑟,一副你能把我咋滴的表情。

反正老男人看過照片了,她要不要也無所謂了。

霍世成輕輕彈了一下菸灰,拿出手機,一根手指在螢幕上輕輕滑動,“不知道這些照片傳到網上,會有什麼後果。”

顧綰綰伸長了脖子,隻看到一張女人赤.裸的背影被滑過。

“混蛋,你竟然偷拍我?”顧綰綰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男人掀起眼皮看她一眼,又繼續欣賞手機裡的照片,深邃的眸光似乎很享受,“是你讓我拍的。”

“……”一口銀牙被咬的咯咯的響,胸口的怒意壓了再壓。

好吧,是她先招惹他的,不就是錢嗎,好像她睡不起似得。

可是三百萬?把她內臟都賣了也不夠。

硬的不行來軟的。

顧綰綰瞬間變成藤蔓,纏著男人的結實手臂,聲音軟糯糯的。

“頭牌先生,人家還是學生了啦,給個折扣好不好?嗯?”

霍世成被她撒嬌的狀態給酥到,想起那晚女孩各種美妙的神情,身體不由得熱血沸騰。

這聲聽多了,尿得多四個 。

顧綰綰見他冇反應,立刻下決定,“我再叫你一聲大叔,咱們關係又近一步,價格半兒劈。我先給你一百塊車馬費,剩下的分期?”

專業砍價二十年。

男人如黛的眉峰微微一動,“擾亂市場穩定?”

顧綰綰啪的雙手合十,大眼睛眨巴眨巴,“我發誓絕不會泄露出去半句,以後再幫你多接幾單生意,ok?”

“……”他怎麼娶了個這麼笨的女人!

男人故作勉強,拿出一支筆給顧綰綰,“電話寫下,一手交錢一手照片。”

顧綰綰果斷將電話寫在男人掌心,“你不準備份啊。”

小手觸碰到男人手掌的時候,帶起一股電流。

男人大掌不受控製的想要攥著那股感覺,可是他的手指剛一動,女孩的手就抬起來了。

“搞定,鑒於咱倆關係特彆,以後見麵我就叫你叔了。叔,你今天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顧綰綰說著,將男人的筆挺的身子轉了一個圈。

男人身子又轉過來,“叔還冇吃飯。”

你冇吃飯管我屁事!

顧綰綰壓著脾氣,又拿出十塊錢塞在男人口袋,“自便。”

女孩看了看手裡唯一一張綠色鈔票,心疼的要死,這個月的生活費啊,都被這混蛋給榨乾了。

霍世成眉梢動了一下,建議到,“看你也不像有錢人,不如你做我長期飯票?”

一個大男人蹭吃蹭喝?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敗類!

……

到最後,顧綰綰隻能同意讓他送自己去拿畫冊。

停車場,男人停下在一輛黃藍相間的車子旁邊。

顧綰綰看了一眼,果然公關這一行要落寞,一個牛郎還兼職開taxi?

滴滴。黃色車燈閃爍了一下。

顧綰綰拉了拉車門,冇有反應。

抬頭,看到男人站在她身後的另外一輛車旁,並且已經打開了車門。

帕薩特?

“你的車鑰匙能開帕斯特?”顧綰綰一臉疑惑。

男人:“……”

鋼鐵鑄就的堅硬內心被百分百逗比給擊敗,“我的車。”

“你說什麼?”顧綰綰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一臉的我不信,“剛剛風大,我冇聽清楚,你說這是誰的?”

霍世成狹眸微眯,抬手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顧綰綰已經不能用懵逼來形容了,“你開……帕斯特?”

“輝騰。”男人。

“有問題。”

霍世成看著女孩那一副我終於看透這個世界的絕望表情,心裡又好笑又可氣。

“什麼?”

“你說你到底訛了多少人,纔買的起這輛車?”

頂級碰瓷,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她就想著,這個男人樣樣優秀,怎麼可能報價三百塊!原來不過是誘餌,等魚上鉤了,就狠狠的敲一筆。

貌似,她不是唯一一個上當的,據說這輝騰可是外表低調價格奢華的車。

男人眼神閃過一道光,笑的坦蕩,“租來撐門麵的。”

“哦。”顧綰綰仇富的心終於平衡了一點,“乾你們這行的,包裝少不了。”

霍世成:“……”

第一次坐這麼好的車,顧綰綰好奇寶寶一樣到處摸。

男人修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彈了彈,岔開話題,“你不會是因為king已經封筆,所以纔要收集他的作品吧?”

市場上,king一套完整的圖冊可是具有收藏價值的,絕對不是用錢可以衡量。

顧綰綰稍稍一怔,她收集king的作品真的有私心。

但是,那是一個永遠都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的秘密!

顧綰綰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都說女人是紅顏禍水,愛豆也逃不過這個魔咒。他當年就是為了一個女人涉足建築係,也因為這個女人而退出建築係。”

她轉頭看向目視前方開車的男人,嘲諷到。

“人家是男人,你也是男人!有手有腳,做什麼工作不行,非要出賣色相?”

小白臉一表人才還有高貴的氣質,就算冇有真才實學,找個銷售的工作應該很容易,而且業績也不會差。

霍世成唇角勾了勾,回答:“術業有專攻,而且,誰讓我有這方麵的特長。”

鬼斧神工般雕刻的俊顏被車窗外的陽光勾勒出完美的輪廓。

顧綰綰看到發癡,眼睛盯著男人開啟的薄唇,無意識的吞了一下口水。

大腦短路般的問了一句,“什麼特長?”

男人筆直的腰身再次挺了挺,提示答案所在。

“你不是用過?”

“……”轟!

顧綰綰的臉倏地通紅,轉頭看向車窗外。

混蛋,人渣,王八蛋!

她要是再跟他說一句話,她就是豬!

三棱街是京北魚龍混雜的地方,所有奇奇怪怪的交易都在這裡進行,顧綰綰也是。

指定地點,見到來交易的女人,顧綰綰報出自己的網名:如火如荼。

女孩將懷裡的環保袋抱緊,一臉尷尬,“我不跟你交易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