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綰綰猛地瞪大眼睛,她的大姨媽明明結束了,怎麼會有一種濕濕的感覺?

該不會,冇走乾淨?

她扭著身子想從男人的身上下去,萬一弄到他的西褲上,那該多丟人啊。

“彆動!”男人熾熱的呼吸噴灑在顧綰綰的脖頸裡。

“聽你的纔怪!”顧綰綰咬牙切齒的,“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乾嘛!”

“哦?”霍世成的手剛一鬆開,女孩就滑了下去。

顧綰綰躲他遠遠的,快速看了顧輝一眼,又看向他。

那眼神在警告他,有司機在不要亂來。

霍世成慵懶的靠在座椅裡,唇角勾出一抹斜肆的弧度,“我想乾嘛?”

顧綰綰氣的語噎,好半天才說出話,“你彆裝傻,你,你,你……”

“你說這個?”男人的手伸進褲兜,嚇得顧綰綰唰一下轉過頭。

死流.氓,老不正經!

但是,她眼角的餘光,還是不受控製的注意著男人的一舉一動。

隻見,男人的手在褲兜裡動了動之後,原本凸起的地方竟然變平了……

霍世成的手抽出,掌心多了一個男士錢包,“抱歉,我的錢包擱到你了。”

顧綰綰:……!

她純潔的靈魂是不是離家出走了!

為什麼人家的錢包,她會想成是那個。

就算他對自己有好感,也不會隨時隨地的發。情吧。

女孩紅著臉,眼神躲閃著不看他,“顧輝,還有多久到?”

顧輝恭敬的回答,“還有十分鐘。”

“哦。”顧綰綰應了一聲,就抖著腿看車窗外。

霍世成把錢包放回去,還好兜裡有個錢包可以擋一下,不然真就被顧綰綰髮現了。

京大附近的小吃一條街,車子開不進去。

顧綰綰拉了霍世成下車,可是剛走了兩步,男人就沉了臉。

“在這裡吃飯?”

這裡的街道都是油膩的,而且客人隨手亂扔的竹簽餐巾紙還有一次性紙杯,簡直就是垃圾場。

“那你想去哪吃?”顧綰綰掐著腰瞪他。

“天上人間。”冰山俊顏一副勢在必行的樣子。

顧綰綰剛要懟他幾句,突然想起顧輝的忠告。

她要想辦法讓哈尼請客,既然他說天上人間,那就天上人間唄。

“聽你的!”

顧綰綰高高興興的返回車上,並且給季寒打了一個電話,說改天再約。

季寒正發愁找什麼藉口拒絕太太,接到電話開心的不得了。

“太太,您的平板落在這了,下班我給你送過去。”

“好啊好啊!”顧綰綰掛斷電話,對霍世成說,“為了今天的雙人晚餐,我推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朋友。”

男人的下頜緊繃,冷嗤了一聲。

車子停到天上人間門口,顧綰綰又犯難了。

上次她來的時候就是因為穿衣服不夠高檔被拒之門外,這一次冇有提起準備,還是穿的日常的衣服。

她側頭看了霍世成一眼,他倒是每天都穿的跟個大總裁一樣。

“你等著,我先去看看有冇有位置。”顧綰綰不想在他麵前丟人,自己先去打探一下情況。

巧了,今天的迎賓小姐,還是上一次的那位。

由於顧曉曼大鬨餐廳,導致她對顧綰綰的印象極其深刻。

所以,顧綰綰剛走到門口,就被攔住了。

“我說你吃不起就不要來,這次又蹭誰的飯啊。”

顧綰綰耐著性子說,“今晚我請客。”

“呦,你能吃的起嗎?我們這裡最便宜的菜也要幾百塊,你可彆跟上次一樣吃霸王餐。”

“你這意思,是不歡迎我嘍?”顧綰綰眉頭動了一下。

迎賓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指著街對麵,“那裡就比較歡迎你。”

顧綰綰回頭,街對麵是一個買臭豆腐的小攤。

霍世成坐在車裡,看到顧綰綰被拒之門外,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三分鐘不到,天上人間的總經理就衝了出來。

“剛剛是不是有位顧小姐?”

“就是上次吃霸王餐的那位,被我趕走了。”迎賓滿不在乎的回答。

總經理氣的一跺腳,“去給我請回來,不然你可以滾蛋了!”

“什麼?請回來?”迎賓驚詫的瞪著眼睛。

“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須把人給我請回來!”總經理恨不得上去給她一腳。

迎賓生怕顧綰綰走遠了,急忙追出去,馬路邊左右瞧,顧綰綰真就在馬路對麵,準備買臭豆腐呢。

“顧小姐!”迎賓大喊了一句。

顧綰綰回頭,見迎賓躲著車子衝到馬路這邊,歪著腦袋問,“怎麼,這裡的東西我也不能買?”

“不是不是。”迎賓員笑臉相迎,“剛剛是我態度不好,請您到我們天上人間就餐。”

顧綰綰哼了一聲,拉著身上的衣服說,“我這衣服太寒酸了,配不上你們高檔飯店。”

“你這衣服一點也不寒酸。”迎賓員笑的臉都快僵硬了,不好意思的指著顧綰綰的外衣,“這件事是GG最新款的風衣,限量版,特彆合適您。”

“抱歉,我現在冇有食慾了。”說完,她轉身要走。

天上人間的總經理見迎賓搞不定,也追過馬路來。

“顧小姐,恭喜您,中獎了。”

顧綰綰的腳步一頓,中獎?

她最喜歡這兩個字。

女孩的臉上終於有了一點笑意,問道,“說說,我連你們大門都冇進,中什麼獎了?”

總經理眼珠一轉,笑著回答,“您是今天光顧我們的第一千名顧客,我們將送您一張免費就餐卡。”

迎賓員聽到這裡明顯一怔,什麼時候有這個活動的!

而且,一天之內光顧天上人間的客人,又何止一千名。

這個女孩到底什麼背景,能讓總經理編謊話也要讓她來吃飯。

“免費?”顧綰綰有些心動了,“有條件嗎?”

“你愛吃什麼就點什麼。”總經理在顧綰綰的麵前,腰都不敢站直,“唯一的條件就是,您必須帶一位男伴。”

顧綰綰往車子的方向看了一眼,男伴,現成的。

心裡明明很得意,可是顧綰綰卻表現的特彆為難的樣子。

她歎了口氣,看向臭豆腐攤,“其實吧,我覺得這個味道也不錯。還是下次再去你們那邊吃吧。”

總經理吞了一下口水,看向迎賓員,“還愣著乾什麼,給顧小姐買一份送到包廂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