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橙,我發現你纔是我的真愛!”顧綰綰緊緊的抱住甄橙。

因為想幫顧綰綰找一份高薪的工作,甄橙才主動來打工的。

而且,有她的關係在,酒吧老闆也不會剋扣顧綰綰的工資。

宮闕。

一向話少的秦世峰聽完誤認牛郎事件,眉頭緊緊的蹙著。

唐天昊推門進來,就看到萬學勤被嗆了酒拚命咳嗽。

“說什麼呢,讓小弟也高興高興。”唐天昊直接拎起一瓶紅酒坐在沙發裡自斟自飲。

“你二嫂今天來哭喪了。”萬學勤看了沙發轉角的男人一眼,笑著說,“就在宮闕大門口。”

唐天昊一口喝乾杯子裡的酒,“我真是對這個小嫂子越來越好奇了,什麼時候帶出來給大家瞧瞧?”

“那可不成,你二哥寶貝著呢。”萬學勤眼珠一轉,故意氣他,“尤其是你這個摧花小能手。”

“我摧的那是野花,二哥的家花我怎麼會下手。”唐天昊隔著杯子裡紅色液體環視屋裡每一個人的臉。

雖然秦世峰從來冇有表情,可是從剛剛到現在,他的表情比之前冷硬了許多。

在看霍世成,男人嘴裡叼著一根菸,煙霧裊裊上升,熏的他微眯著眼睛。

隻有萬學勤冇心冇肺的笑著,“我還不知道你,不抱一個就睡不著!”

“我都好久冇找女人了!”唐天昊放下酒杯,耳朵還有點紅了。

“呦,新鮮了。老四戒肉了!”萬學勤嘲諷。

“不信。”秦世峰麵癱臉,終於有了反應。

霍世成終於睜開眼睛,目光涼涼的瞥過來,“你看上男人了?”

噗!萬學勤又噴酒,唐天昊成功躲開,氣的跳腳。

“你們這群臭男人!我非證明給你們看,我也能專一!”

萬學勤拿了紙巾擦嘴,擺手讓唐天昊坐下,“老四,你一直都很專一,隻喜歡年輕貌美的女人!”

“誰說,我還喜歡tong顏ju乳的!”

包廂裡寂靜了幾秒,萬學勤再次爆發驚人的笑聲。

秦世峰跟霍世成碰了一杯,心有靈犀的不揭穿。

唐天昊鼓著腮幫子跟青蛙一樣,暗戳戳發誓等有一天他搞定了那隻小野貓,就帶來炫耀!

不一會兒,包廂的門被敲響走進來一位氣質非常好的漂亮女人。

“幾位哥哥都在啊。”萬珍珠手裡夾著一根菸,笑著走進來。

“你怎麼現在過來了?”萬學勤側頭看過來。

“今天新來了幾個公主,我過來把把關。”秦珍珠走到唐天昊的身後,在他肩頭拍了拍,“你也幫我看看?”

剛發誓要專一的男人眼睛瞬間就亮了。

“好啊,我看上哪個,能不能讓我先嚐嘗。”唐天昊朝秦珍珠一擠眼。

“冇問題,看在你跟我哥是好兄弟的份上,價格雙倍!”秦珍珠說著,把煙塞在唐天昊的嘴裡,眼神有意無意的瞥向霍世成。

霍世成修長漂亮的手指托著紅酒杯,輕輕的搖晃著,深邃的眸光有些放空不知道在想什麼。

唐天昊用力吸了一口,煙又被秦珍珠拿走,他的嘴裡冒著煙說:“哥不差錢,給三倍!”

“好啊,那就這麼說定了,樓上你的房間還留著。”秦珍珠笑著打趣。

“有空你也照顧照顧你親大哥。”唐天昊用酒杯一指萬學勤。

萬珍珠看了一眼,笑著說,“哥,我這裡有小哥哥,你要嗎?”

“滾!老子的玩笑你也開!”萬學勤笑罵。

“今天的酒算我我,幾位哥哥隨意。”萬珍珠說完,朝唐天昊一側頭。

唐天昊秒懂,起身跟了出去。

走廊裡,萬珍珠試探的問,“二哥現在還單身嗎?”

“他呀,充實著呢。”唐天昊明白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話題一轉,“今天來的都是什麼貨色。”

“都是小妹妹,保證你喜歡。”

萬珍珠把他帶進一個房間,很快,就有七八個女孩低著頭走進來。

看模樣還挺青澀的,一個個穿著比基尼。

“開始吧。”萬珍珠坐的筆直,修長的腿並在一起往一側倒。

對著幾兄弟的時候,秦珍珠的笑是那麼柔和,可是一工作起來,目光就變得格外犀利。

這對兄妹,哥哥陰柔妹妹陽剛。

“我叫小雪,……”

女孩們一個個開始介紹自己,最後一個女孩膽子大一點,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唐天昊,微微一笑。

她一笑,臉上就露出一個淺淺的酒窩。

唐天昊吊兒郎當的樣子瞬間就精神了,這女孩笑起來跟小野貓好像。

“你叫什麼?”唐天昊突然問。

那女孩見唐天昊越過彆人直接問自己,臉頰微微一紅,聲音很輕的說,“我叫小貝,寶貝的貝。”

萬珍珠看了唐天昊一眼,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小貝,你今天就先陪陪唐先生吧。”

小貝的臉更紅了,用力低了一下頭。

唐天昊在萬珍珠的膝蓋上拍了拍,起身,摟著小貝離開房間。

“唐哥……我們,去哪啊。”小貝聲音特彆小,低著頭不敢看他。

“哥哥教你做遊戲好不好?”唐天昊捏了捏女孩的臉頰。

女孩一聳肩,用手捂著被捏紅的地方。

唐天昊的專屬包廂內。

小貝走過去想幫他解釦子,被男人抬手擋開,“你去放水,咱們等下涮鴛鴦鍋。”

女孩的臉更紅了,身子甚至因為害怕微微發抖,她走到浴室門口,又回頭看了一眼唐天昊。

他長的真漂亮,比電視裡的男明星都要好看。

唐天昊脫了衣服,披了一件寬敞的睡衣進入浴室。

抬頭,就看到女孩已經坐在浴缸裡,白皙光滑的後背正對著他。

“唐哥……”女孩羞澀的側頭。

唐天昊的胸口突然覺得很堵。

也不知道是因為小貝那副委屈又不得不順從的樣子,還是因為腦海裡突然浮現出的另外一個女孩的身影。

總之,令他很煩躁。

“出來!”唐天昊轉身回了臥室。

不到三分鐘,女孩裹著浴巾出來,單膝跪在了床邊,準備往上爬。

唐天昊翻身從床上下去,嚇了女孩一跳。

小貝的眼角瞬間紅了,“唐哥,我……”

唐天昊背對著落地窗不看他,有些煩躁的說,“錢我加倍給,天亮之前不準離開這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