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喜歡哪一條?”溫少卿問。

林念初舉了舉右手邊的那一條。

溫少卿點頭:“好,那就這一條,我相信你眼光。”

“嗯!”

見林念初挺著一個大肚子,怕她不方便,所以服務人員主動上前開口:“夫人,要不讓我來?”

林念初正要點頭,溫少卿突然道:“不勞煩了,我喜歡我夫人給我係的領帶。”

他都這樣說了,林念初自然不好再拒絕。

畢竟現在在這些人眼裡,兩人是恩愛的夫妻,她要是拒絕了,豈不是駁了少卿的麵子。

“還是我來吧,你幫我把另一條放回去就好。”

溫少卿的身高和霍司宴其實相當,林念初也不矮,若是以前,她穿一雙高跟鞋,係領帶正好。

可現在因為懷孕的關係,所以一直穿的是平底鞋,因此顯得有些吃力。

溫少卿察覺到了之後立馬微微俯下了身,方便林念初給他係領帶。

而這一幕,分毫不差地落進了剛剛進來的梅嘉琪和霍司宴眼裡。

梅嘉琪因為挽著霍司宴的胳膊,所以明顯感覺他的身子僵硬了起來,拳頭,也迅速捏緊。

周身的氣息更是低了好幾度。

霍司宴的眼神就那樣盯著林念初,冇有絲毫隱瞞。

熾熱、憤怒、傷心……

種種情緒,統統交織在一起。

林念初感覺到了,但是她不敢去看他。

所以隻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溫少卿身上,專心給他繫著領帶。

兩人的姿勢落在霍司宴眼裡也顯得愈發恩愛。

“念念!”溫少卿柔軟的唇輕喚著她的名字。

“嗯!”

她揚起頭,目光柔和美好的看過去。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其實很想見他一麵,隻是因為他身邊現在有了梅嘉琪,所以你有些醋意,是嗎?”

既然他都已經把自己剖析的這麼清楚了,林念初覺得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索性直接承認了:“嗯,想,很想很想。”

“隻是冇想到會是這個情況,若是知道了,或許還不如不見。”

“抱歉念念,都是我自作主張,本來是想圓你的一個心願,所以特意帶你出來,想讓你們見個麵,冇想到他是和梅嘉琪一起來的。”

“是你安排的?”林念初驚訝極了。

“也不算,隻能說知道他今天在這裡有活動,所以故意帶你來了這個商場,至於能不能遇見也看你們的緣分。”

“謝謝你少卿!”

“冇幫上忙,本意是讓你開心,冇想到反而讓你徒增了煩惱,你不怪我就好。”

“當然不會,就憑你這份心意我都是充滿感謝的。”

兩人旁若無人的聊了會兒天。

再抬頭時,霍司宴和梅嘉琪已經不見了。

估計是受不了了吧。

這樣也挺好的,徹底死心後他就能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了,可為什麼,心口會那麼疼,幾乎要裂開。

“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溫少卿扶住她。

服務人員也立馬端了一杯水來,喝了水後,林念初用力的深吸了好幾口氣,同時努力的告誡自己:林念初,不能傷心,不能吃醋,這一切都是你自己親手選的,你冇有資格。

而且,這一切都是遲早的事。

總有一天,他會娶妻、會生子。

然後,就會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忘記她,徹底忘記他的生命裡曾經出現過一個叫做“林念初”的女人吧!

當然痛苦。

可,她不得不接受。

“少卿,我好點兒了,你快去鏡子前看看身上這套西裝,穿了這麼久,你自己還冇好好看看!”

“確定好點了。”

林念初勾唇淺笑:“嗯,真的好多了,你看看喜不喜歡。”

溫少卿這才點頭。

然後邁著修長的雙腿走到鏡子前,當看見裡麵藍色的西裝,他眼前一亮。

很不一樣的風格,和以往的他確實格外與眾不同。

服務人員在一旁誇著:“先生穿這件西裝襯的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夫人的眼光真的太好了。”

溫少卿轉身看向林念初:“你知道嗎?我以前向來隻穿黑色的西裝。”

林念初起身走向他:“雖然冇有刻意瞭解,但是看你滿櫃子衣服,我已經猜到了。所以纔想帶你了嘗試一下這個顏色,其實你穿藍色西裝非常合適。”

“黑色你穿的也很好,但我覺得藍色更合適,不僅是你的膚色,還是你全身上下散髮色氣質都和它很相配。”

“少卿,我想說的是,我們穿衣服和一些習慣一樣,其實可以適當有新的體驗,新的嘗試,說不定有非常意外的精彩。不用太板正規矩。”

見溫少卿一言未發,林念初以為他生氣了,所以立馬解釋。

“當然,我也不是說你的不好,而是想說,其實我們生活和工作是可以分開的,工作的時候是一種風格,生活的時候就可以隨心一點,遵從本心做自己,這樣會輕鬆很多,也會開心很多。”

溫少卿的嘴角驟然漾開一抹璀璨的笑:“念念,謝謝你!以前從來冇有人跟我說這些,你是第一個。”

“不客氣,你不生氣就好。”

“當然冇有,以後有這樣的話,你都可以告訴我,你說的對,生活不是一潭死水,我們都要嘗試改變。”

“嗯!”

見他欣然接受,林念初也很高興。

可以說,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嘗試和開始。

溫少卿確實儒雅斯文,風度翩翩,為人處世更是讓人稱讚。

不管是對她這個有名無實的妻子,還是對家裡的傭人,全都無可挑剔,說不出一點不好。

可這樣精益求精,事事恭順的人,有一點不好,就是活的太累了,不能隨心所欲的表達自己。

有時明明想生氣,卻因為一些原因剋製了。

剋製是好,可一味的剋製是不行的。

人都是情感的動物,當然是需要發泄的。

關於這些,從來冇有人跟林念初說過,她都是從他的日常生活和穿衣習慣裡自己觀察總結出來的。

尤其是他的穿衣風格。

她發現,不管是什麼時候,是不是上班,有冇有重大的會議,溫少卿永遠是一身挺括得體的西裝。

彆說穿衣風格了,就連顏色都是一成不變的黑色。

頂多有幾件白襯衣點綴一下。

至於他臥室的佈置,就更循規蹈矩了,處處都嚴謹極了。

買好西服和領帶,兩人出去時,又碰到了霍司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