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麵,汪有為已經倒上了酒。

徐凡剛進來,他就一臉笑意的道:“你小子,我現在要是不叫你過來喝酒的話,晚上怕是就約不到你了。”

“我冇猜錯的話,現在杜立民已經預定了晚餐,晚上會叫你去喝酒呢,而且十有**蔣從元也會去,你小子麵子夠大的啊,縣長副縣長都得叫你去喝酒。”

“蔣從元現在多半已經從杜立民那裡知道了你的底細,我想他一定會很驚訝吧,青柳縣居然會有這麼一個人物,對了,告訴你小子個訊息,省委組織部已經下了通知,這兩天雲海大學老師嚴冰清將會來到向陽市擔任教育局局長的位置。”

“其實這已經屢見不鮮了,一些名牌大學的老師或者教授,他們本身就是教育工作者,大多都會被安排到下麵的一些縣裡或者是市裡擔任教育機構乾部,畢竟他們是專業的嘛。”

“隻是這嚴冰清的身份,嘿嘿,好像是你小子的老師啊,還有她的父親.....你不打算跟我和羅兄聊聊這裡麵的八卦麼?”

說實話現在想起當日徐凡跟嚴育民親切交談的畫麵,汪有為都還有些驚訝呢。

誰又能想到呢,這小子居然會認識嚴育民,最後汪有為回到市裡了,聽到盧市長說是去打聽過了,嚴冰清是嚴育民的女兒後菜恍然大悟,似乎有些事情就豁然開朗了。

可是嚴冰清作為一個大學老師,可以說是門生遍地,桃李滿天下了,她怎麼就單單對徐凡區彆對待呢,從瞭解到的訊息來看,那可是一位冰山女神啊,就算是來到了這向陽市,多半也是不會選邊站的,可以說她就是為了教育事業而來的。

這不,杜立民犯錯了,被降級了嘛,他的位置纔剛空缺出來,不等向陽市這些教育機構工作者歡喜呢,人家省委就空降下來一位年輕的局長了。

徐凡也是愣了一下,冇想到堂堂的市委組織部部長居然也能這麼八卦,而且,這種事情他怎麼說呀?

不過看羅天成和許芳夫妻兩都是一臉好奇的模樣,徐凡也是有些無奈的道:“其實還冇有畢業的時候,我就感覺嚴老師看我的眼神有點不對了,怎麼說呢,就好像是我已經是一個死掉的人一樣。”

“當然了,我和她也冇有過多的交流,她甚至都冇有主動跟我說過一句話。”

“這一次去省城的時候,杜立民不是闖禍了嘛,汪叔叔你還記不記得,去見何開平的時候,杜立民拿了兩條香菸給我,讓我幫忙送給何開平嘛,其實當時我和你們的想法一樣,那就是兩條有點兒小貴的香菸而已,但是見何開平的時候,何開平隻是接過去在手裡麵捏了一下,好像就知道裡麵是什麼了,於是轉手就給了我,說是讓我拿回來自己抽。”

“結果回到酒店以後,我就拆開了,好傢夥,裡麵全是現金,每條煙裡麵整整十五萬,一共三十萬,當時我也是被嚇了一跳,連忙拍了照片發給何開平,何開平說他當時在辦公室的時候摸了一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說是給我的見麵禮。”

“我想這既然杜立民為了平息這件事情送給何開平了,那麼那三十萬就是何開平的,至於何開平愛怎麼處理,那就是何開平自己的意願了,扔了也好,給我也好,都跟杜立民冇什麼關係了。”

“於是我就帶著那三十萬回到了母校,一來是想通過我得老師幫忙把那三十萬用在教育事業上,二來當然也是去看望一下我的老師。”

“本以為事情就是這樣了,我的老師也答應會妥善處理那三十萬了,誰知道我回酒店的時候,嚴副部長居然開車跟著我跟到了酒店停車場,當時我還以為他是騙子呢,有些戒備,直到他從手機裡麵翻出跟我們老師的合影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我們嚴老師的父親,而且還是本省省委教育部副部長,嚴育民。”

“後來嚴副部長又給我看了一張照片,是我們嚴老師和她死去的男友懂得合影,當時真的是把我嚇得夠嗆,因為我跟那哥們居然有七八分相似,那時候我才知道嚴老師為什麼看我的眼神就像是我死掉了一樣,才知道她誰都不願意多說一句話的人,為什麼會願意幫我處理那三十萬。”

“當然了,也正是因為我們嚴老師那個已經過世的男友,他們父女兩關係破裂,已經有好些年冇有說過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