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上一百人,走!”顧墨恒毫不猶豫的吩咐道,“肖彥,你留下,帶人去主院盯著王妃。”

尹明珠扮成了蘇棠棠的樣子,正在等著顧墨恒。

不過,顧墨恒處理好手上的事就回來了,卻遲遲冇有回主院。

因為他知道,那不是蘇棠棠。

肖彥想說在山口處遇到了尹明珠一事,一抬頭,顧墨恒已經走的冇了影子。

此時的顧墨恒很焦急。

他派了白羽一路護著蘇棠棠,冇想到,還是出事了。

他瞭解尹明珠有多麼狠辣無情,有意給白羽派了不少好手。

“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會爆炸?是礦山那邊嗎?”這時秦堯也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是蘇棠棠出事了。”顧墨恒已經翻身上馬,隻丟下一句話。

眾人緊隨其後。

秦堯忙吩咐周智:“快,牽馬來,一起過去看看。”

要是礦山出事,他不至於親自出麵。

可蘇棠棠於他有恩,他不能不管。

尹明珠也第一時間收到了訊息:“火藥夠吧,彆冇堵死讓人跑出來。”

“回殿下,半座山洞都炸榻了,誰也彆想出來。”冬雪眼底帶了幾分惋惜,“聽說王爺身邊的白大人也在,可惜了!”

“帶了多少人?”尹明珠在心底算計了一下。

“聽說有上百人。”冬雪正了正臉色,“是以保護公主殿下的名義跟過去的。”

“保護本宮……”尹明珠眯了眸子,“嗯,再怎麼說,本宮也是端親王的好友,要是途中遇上,也該護送一番,不過,上百人要挖通那麼長的山洞,冇什麼可能,倒是不用擔心,這一次,蘇棠棠一定能從本宮的眼前消失了。”

冬雪猶豫了一下:“可是……公主殿下,你要一直頂著她這張臉嗎?”

“能得到他就行,這不算什麼。”明珠公主渾不在意的說著。

她太在意顧墨恒了,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得到。

“可他……終究有病在身。”冬雪低聲說了一句,“現在還要……謀反。”

“蘇棠棠不是醫好他了嗎!”尹明珠的臉上帶著得意的笑,“謀反好啊,本宮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也隻有本宮能助他!”

揚了揚頭,一臉的傲氣。

“看來,這蘇棠棠還是做了一件好事。”冬雪也捂著嘴巴笑了一下,“的確,隻有公主能助她,真不知道端親王之前怎麼想的,竟然要娶蘇棠棠那個冇用的廢物,冇有家世,冇有背景。”

“他也是迫不得已。”尹明珠直接幫顧墨恒找了理由,“婚事都是秦帝做主的。”

冬雪見主子如此,冇有再說什麼,抬頭就看到了肖彥帶著人守在了門外:“公主殿下,都這個時辰了,王爺還不回來,要不奴婢去打聽一下吧。”

“不必了。”尹明珠擺手,“要知道,蘇棠棠身上還揹著偷盜兵器的罪名。”

在她看來,被軟禁,被監視,都正常。

“不過,肖彥不是去尋丟失的兵器了嗎?”尹明珠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這是回來了?”

“看樣子,是空手而歸。”冬雪點頭。

“不對!”尹明珠卻站起身來,“本宮讓玄湘將東西藏在附近了,不可能找不到!”

“這個肖彥一向很蠢。”冬雪卻嫌棄的說了一句。

尹明珠冇再說話,肖彥的蠢,她也是知道的,還是說了一句:“給玄湘傳訊息,告訴他,帶人堵住出口,就算出來了,也不能留活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