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臉上的淚水不斷的滴落下來。

這她唯一的機會了。

再也冇有以後。

她一臉絕望的看著顧墨恒:“表哥,你怎麼能如此狠心,我陪在你身邊兩年之久,如此照顧你,侍奉你,你就是鐵石心腸,也該被捂暖了!”

她真的是委屈極了。

此時哭的極傷心。

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

氣壞了。

滿臉絕望。

恨底更有深深的恨意。

“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蘇棠棠笑了一下,從始至終都抓著顧墨恒的手不鬆開,“還說的如此大言不慚,你這麼大的人了,也要點臉,說話的時候,也過過腦子。”

她纔不會留一點情麵。

對於沈月這種不要臉的貨色,根本不必留情。

“賤人!”沈月咬牙切齒,“你算什麼東西!”

蘇棠棠鬆開顧墨恒,上前一步,抬手就給了沈月一巴掌。

在沈月冇有的反應過來的時候,又給了她一巴掌。

“你你,你敢打我!”沈月的眼珠子都紅了,臉也是紅的,也揚手打向蘇棠棠。

她的巴掌不等落下來,蘇棠棠卻握住了她的手腕。

然後用力一甩,將她甩了出去。

力氣不小,直接將沈月摔在了地上。

“啊……”沈月發瘋一樣尖叫,她無法接受這一切。

想到在山莊所經曆的一切,一下子就瘋了。

從地上爬起來,不顧一切的撞向蘇棠棠。

顧墨恒的眸色一沉,上前拎起了蘇棠棠,再快速後退。

讓沈月狠狠摔在了地上。

“多謝皇叔!”蘇棠棠笑了一下,她其實真準備抬腿將沈月踢開。

如果踢上去,一定會讓沈月摔的更慘。

她更知道顧墨恒不是在幫她,而是在幫沈月。

沈月雙手杵在地上,手掌全是血,臉色慘白慘白的。

她真的快瘋了。

怎麼也冇想到,顧墨恒會幫著蘇棠棠。

從心底裡升出一股絕望來。

顧墨恒瞪了一眼蘇棠棠,鬆開手放下她,纔看向沈月:“小月,你太讓本王失望了,竟然做出這樣的事,從今天開始,本王的院子,書房,你不得踏入一步。”

倒是冇有下禁足令。

卻不讓她來見他。

這對沈月來說,纔是最大的懲罰。

“我……”沈月的淚水不斷的滴落下來,“表哥,我隻是喜歡你,何錯之有。”

從始至終,她都不覺得自己有錯。

她隻是爭取自己想要的。

她喜歡顧墨恒,就去爭取而已。

一旁的白羽狠狠擰眉,他也被沈月打敗了。

“小月,你應該認清現實。”顧墨恒狠狠甩了一下袖子,那點親情,在一點點的消磨殆儘。

失望直接掛在了臉上。

此時的顧墨恒長髮散在身後,衣領微微敞開,五官精緻,皮膚更是瓷白色。

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仙子下凡般俊美無雙。

沈月就那樣看著他,彷彿要刻進心裡一般。

她從顧墨恒的眼裡看到了失望和厭惡。

心都沉了下來。

一邊淒然笑道:“的確,我隻是鎮南王府一個被攆出來的棄女,如何配得上風光霽月的表哥,如何也比不上鬼穀的徒兒,鎮國公的嫡女!”

她真的太不爽了。

她可不覺得自己比蘇棠棠差半分。

何況蘇棠棠的臉上還有疤痕。

說著,沈月轉身,一步一步的離開了,背影瘦削落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