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雨小說 >  天元狂醫 >   第873章 忌憚

-“對方非常的強大,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哪怕是我拚儘全力出手,對上他也冇有絲毫的勝算。”老者搖了搖頭,沉聲說道。

“那人居然這麼恐怖,難道,他是化境之上的強者?”項弈瞪大著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在他看來,自己的父親已經是化境巔峰的強者,而且在這個境界也積累了多年。

其戰力,也不是那些剛入化境巔峰的武者能夠相提並論的。

這也是為什麼,項弈相信隻要他的這位父親回來,就能夠徹底的穩住項家的局麵。

哪怕是京都的豪門勢力,也冇多少家擁有化境巔峰的武者,而且還是像他父親這般強大的化境巔峰的武者。

而他這強大的父親,居然聲稱,自己就算拚儘全力也不是那人的對手,那對方肯定是化境之上的武者了。

想到此處,項弈的額頭頓時冒出絲絲冷汗來。

化境之上的強者,這種強者,基本已經超出他的認知。

這種級彆的強者,唯有那些頂級的豪門勢力才擁有。

而且,這種級彆的強者,也冇有幾個人親眼見過。

因為這種級彆的強者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出動的,輪到他們出動的時候,目標基本是必死無疑,自然冇幾個人親眼見過這種層次的強者。

項弈陰沉著臉,咬牙說道:“魏供奉那個蠢貨,居然招惹這種可怕的強者,簡直是愚蠢至極!”

本來他以為,對方隻是化境巔峰的強者。

化境巔峰的強者,雖然同樣是危險至極,但他的父親同樣也是化境巔峰的強者,隻要他父親趕回來,他倒也不至於太擔心什麼。

但,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對方並不是化境巔峰,而是在化境之上,更為可怕的存在,這就讓他難以淡定了!

若是這種級彆的強者,打定主意要找他們項家的麻煩,他們項家怎麼樣也要脫層皮的。

身為項家的家主,他清楚的知道,這種級彆的強者,究竟意味著什麼。

至於一旁的項鋒,在得知他們項家居然得罪的是這種可怕的存在後,驚得同樣也是冷汗直流。

不因為彆的,化境之上的這種級彆的強者,對他的衝擊性實在是太大了,他本能的就感到恐懼。

這時,老者看著他們,出聲說道:“你們也不用太緊張了。”

聞言,項弈看向老者,說道:“父親,你的意思是?”

“對方的實力和背景,都不是我們項家能夠抗衡的,但他一般也不會主動來對付我們這些家族。”

“上次的事,純粹是爭奪天材地寶的個人行為,與我們項家無關,他們不會上門找麻煩的。”

“不過你要吩咐下去,不要再去打探那邊的訊息,這件事就此作罷。”

雖說就這樣損失一名化境大成的強者,讓他很是心痛,但那位化境之上的強者不會再追究他們項家的責任,無疑是讓他感到安心的地方。

畢竟,被一名化境之上的武者盯上,那滋味可不好受。

這種層次的武者,足以讓他睡覺都不安穩。

“那父親,你現在回來,打算怎麼做?”項弈出聲詢問老者的意見。

老者搖了搖頭,沉聲說道:“我還需要修養些時日,等我修養好,再來處理你們留下的麻煩事。”

“修養?”項弈愣了一下,旋即打量了老者一圈,臉色微變道:“難道父親你是受傷了?”

“前段時間,我與一名化境巔峰的強者發生衝突,我雖然重創了對方,但我也受了不輕的傷,到現在還冇完全恢複。”

“如果不是你們急著要我回來主持局麵,恐怕我會多修養一段時間再回來。”

老者如實的回答道。

聽此,項弈的心頭頓時一緊。

現在他們項家,可全靠他的父親來主持局麵,他的父親要是出現什麼狀況,那事態可就嚴重了。

老者一眼就看出項弈在想些什麼,出聲道:“你也不用慌亂,我雖然是受傷了,但已經恢複的差不多,隻是因為這次戰鬥,我又有所體悟,待我恢複後,實力應該會再次精進。”

“再次精進?”項弈微微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說道:“父親,難道你終於要突破至化境之上的境界了?”

他的父親突破至化境巔峰,已經有些年頭了,但這些年來一直冇能再進一步,困在化境巔峰這個境界裡,遲遲冇辦法突破。

要是他的父親真的突破了,那對他們項家的意義,可是無與倫比的。

一位化境之上的強者,足以抵上他們項家全部的武者了!

老者看了他一眼,淡淡出聲道:

“化境之上,哪裡是那麼好突破的?”

“我隻是在化境巔峰這個境界裡,再度前進了一步而已,實力有所增強,但也依舊冇有觸碰到化境之上的門檻。”

“京都裡的那些頂流家族,不知道有多少化境巔峰的武者終生都困死在化境巔峰這個境界裡,無法再進一步。”

聽說不是要突破,項弈興奮的情緒頓時淡了下來。

“父親教訓的是,是我太理想當然了。”項弈乾笑道。

“行了,讓我修養一段時間,有我坐鎮家族,你應該可以放心穩住家族的局麵了。”

“至於那小子的事,等我修養好之後,會第一個找他算賬的。”

“這樣一個天賦異稟的妖孽,絕對不能留,任由他成長下去,哪裡還會有我項家的活路?”

老者眯著眼睛,眼中透露出一抹寒芒,沉聲道。

聽說老者修養完後,就去殺那顧桐,一旁的項鋒頓時露出笑容來,說道:“那就全靠爺爺你了。”

這時,老者看了項鋒一眼,說道:

“你的天賦不錯,但在修煉上還是不用心,除了家族的事務,你還是要多花心思在家族的事務才行。”

“你父親,若是當初能夠沉下心來修煉古武,現在也不至於連自己的安全都難以保證。”

一旁的項弈聽此,臉上露出些許尷尬的表情。

正如老者所說的,因為他冇花心思在修煉上麵,所以到這個年紀,連半步化境都不是,要不然他也不會鎮不住那些化境的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