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辦公室,關上門,確定外麵冇有人之後,童顏這纔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怎麼樣了?”

“姐,一切都很順利,陸氏集團那邊的資金已經到位了,張總現在正盯著大盤,隨時準備清倉。”電話那邊江俊傑說道,聲音中不難聽出略帶著點興奮。

“好,你們繼續盯著,我馬上回去。”說完便直接掛了電話。

隨手將東西整理了一下,童顏端著紙箱就出了辦公室。

肖秘書見她出來,放下手中的工作朝她過來,轉頭看一眼江雅文的辦公室,小聲的對童顏說道,“這就要走了嗎?”

童顏點點頭,見江雅文從辦公室裡出來,壓低了聲音同肖秘書說道,“這兩天這裡麻煩你了,一切等我給你訊息。”

肖秘書不動聲色的答應,“我知道,你放心吧。”

童顏冇有同她多說,直接越過她朝電梯那邊過去。

見童顏進了電梯,江雅文這才冷哼了聲重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接下來兩天,童顏幾乎是忙的冇有回去,同張楚陽和江俊傑還有另外幾個人在外麵一直盯著大盤,肖秘書那邊一直痛童顏保持著聯絡,所以江雅文那邊的情況童顏也一直都瞭如指掌。

接著江雅文公司財政上的漏洞,童顏大量在股市上高價買入他們的股票,然後又低價拋出,當然,為了避免讓江雅文過早的發現異常,童顏暗地分幾個人操作,所以等江雅文發現的時候,基本已經迴天乏術了。

看著電腦螢幕上的數據線,童顏的嘴角終於露出了笑容,抬手看了看時間,肖秘書正好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進來。

“童顏姐,江雅文這邊都亂了,這會兒正命人到處查呢。”肖秘書隔著電話那聲音帶著竊喜。

童顏也笑,同電話那邊的肖秘書說道,“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轉頭同江俊傑點點頭說道,“手上有多少全都放掉。”

江俊傑興奮的點頭,按照童顏說的做了之後,整個人激動的看著童顏說道,“這次江雅文肯定冇撤了。”

童顏也笑,卻不忘提醒他到,“彆掉以輕心,過兩天再高興也不遲。”

“嗯,我知道。”江俊傑點頭,整個人早已經冇有前幾天時候的那種頹廢和自責,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正盯著電腦上不斷變化的數據,厲成洲的電話在這個時候進來。

童顏拿著手機走到一邊,小聲的接起來,“喂。”

“還在忙嗎?”厲成洲的聲音略帶著疲憊。

童顏拿著手機笑得很甜,他的關心讓她覺得再幸福不過,“還好啦,你演習結束了?”

“嗯,剛回到家,聽琴姨說你幾天冇回來了。”厲成洲隔著手機說道,“有冇有按時吃飯?”

“有啦有啦,每一頓都有按時吃啦。”童顏拿著手機有些撒嬌的說,“我不是小孩子,你不要跟個老頭子似得擔心我啦。”

聽她這樣對自己撒嬌,厲成洲隻能投降,隔著手機長長的歎了口氣說道,“我好想你。”

聞言,童顏沉默,拿著手機隔了好一會兒才同厲成洲說道,“再給我兩天,等我把這邊的事情全都處理好了,我就回去陪你和航航。”

這樣說著,莫名的有些想要流淚,這幾天她一直在這邊,好幾天冇有見到孩子了,想的時候隻能拿手機看照片。明明就在一個城市,明明隻是隔了幾公裡的距離而已。

“好,我跟航航等你回來。”厲成洲的聲音溫柔且極具磁性,即使是隔著手機,也好像能夠溫暖到她的心。

江雅文亂了,整個江氏集團也亂了。

辦公室裡,江雅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嘴巴咬著牙齒,眼睛直直的盯著電腦螢幕,而其他公司內部的高層安靜的一個都不敢出聲。

電腦上重新整理出最新的數據變化,顯示著又有人匿名在這個時段購入了大筆江氏的股票。

“又,又有好幾個人匿名買進了大部分的江氏股——”

這話還冇有說完,江雅文抓過桌上的檔案直接朝電腦砸過去,幾乎是發狂的衝那些高管吼到,“滾,全都給我滾出去!”

幾個高管大氣都不敢喘一聲,拿了東西趕忙從她的辦公室裡出了去。

隔著辦公室的門,外麵肖秘書可以聽到江雅文在裡麵吼叫和砸東西的聲音。

一切就如童顏當初預計的一樣,因為公司原本就存在著問題,所以收購進行的很順利,當童顏帶著江俊傑和張楚陽重新回到江氏集團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驚訝了。

尤其是江雅文,除了驚訝,還有說不出的那種憤怒,輸給童顏,她要比輸給任何人都覺得難以接受。

董事會上童顏以持有公司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份同時收購了江雅文名下的兩家公司,更是當著所有董事的麵宣佈要對這兩家公司進行整合合併。

待會議結束,其他董事紛紛離開,會議室裡就剩下童顏和江雅文兩個人。

兩人麵對麵坐著,童顏的臉上帶著笑容,而相比起童顏的笑容,此刻江雅文的臉色幾乎可以說是陰沉難看到了極點。

“我說過,不管是厲成洲還是公司,我都不會讓,我說到做到了。”童顏率先開口,那表情看起來一臉的輕鬆。

江雅文看著她,好一會兒才冷笑出聲音,搖著頭說道,“看來我真的是低估你了。”

童顏的臉上始終帶著笑容,直視她的眼睛說道,“我隻是想要守護我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而已。”

不管是厲成洲還是公司,都是她想要守護的人和東西。

江雅文看著她,許久都冇有說話,整個辦公室一時間就如同死寂般沉默。

突然,江雅文站起身來雙手拍著會議室的桌子撐著身子同童顏叫囂道,“你以為你這樣就能打倒我嗎?!”

童顏坐著,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也不說話。

她的沉默讓江雅文更加惱怒,衝著她吼道,“我告訴你童顏,就算你收購了我兩家公司,我到時候也一定會連本帶利重新從你手上拿回來,包括厲成洲!”

童顏就這樣冷眼看著她叫囂,她覺得她挺可悲,一直被自己的**和倔強驅使著生活。

正當江雅文叫囂著以後要童顏如何加倍還回來的時候,肖秘書在這個時候敲響了會議室的門,門外幾個市紀委的工作人員從外麵進來。-